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七章 理想的生活
    :

    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这里?

    左小右抬起头看着不远处那些零零散散散落着鬼鬼祟祟看过来的人们,唇角扬起一抹微笑,摸着那颗小小的脑袋,“很快了。”

    小澈撇了撇嘴,“去年你就这么说。”皱了皱眉,“电视上说你骗走舅舅的钱。舅舅现在是不是很穷了?”

    左小右抚额,“你从哪里看的电视?这里不是没有电视么?”

    “回家族的时候偶尔看到的。”小澈有些不自然的别过头。他可不能告诉她自己是因为担心她偷看来的。

    左小右点点,跟她每周可以来这边一次不同,小澈只能半年回家族接受族里老人的学习考查。

    半年前的新闻他憋到现在才说,这孩子倒是能藏得住事,跟他爹一模一样。

    “你放心吧,舅舅不会穷死的。”左小右轻笑着。一年前左少卿为了她坐稳克莱斯家族大小姐的位置,更进一步博得佐薰的信任,在佐薰有心安排的一场和左小右的“偶遇”里,对她展开了“猛烈”的追求,甚至送上百亿资产。

    佐薰丝毫没有怀疑,因为一切都在她的预料之内。左少卿深爱着左小右,在看到她已经忘记的情况下一定会对她展开爱情攻势。。这一步五年前就被左少卿料中,才有了那样一场将计就计。只不过代价确实也有些大。

    小澈淡淡瞥了她一眼,一副我不信的样子。

    看着那大眼下的小块乌黑,左小右心疼地将他将进了怀里,柔声问,“是不是很累?最近课业是不是又重了?”

    以前看娱乐新闻说那些富豪之家孙子才两岁就要学六门外语,以前觉得不可思议。现在她才知道一切都有可能。

    小澈从刚出身的那天就有七个不同语种的月嫂带着,用佐薰的话说这是植入记忆教育法。从孩子有听力的时候就开始记忆输送,等真正学习的时候就会有熟悉感。

    左小右不懂,但是她没有拒绝的能力。因为她“失忆”了,必须是对“妈妈”言听计从的乖女儿。

    只是辛苦了小澈小小年纪就背负着巨大的学习压力。

    “不累。”小澈圆嘟嘟的小/脸面无表情的绷着,可是脑袋却下意识往她怀里靠去。妈妈的怀抱,真的很温暖,很柔软啊。

    手机震动了两下,左小右没有去管。倒是小澈提醒她,“手机响了,是不是那边找你?”

    那边,是他们私下对克莱斯家族的称呼。

    从某一天小澈发现她是假装失忆的时候开始,左小右就将有些事告诉了小澈,但因为他还是太小,并没有说得太清楚。只是告诉他,她的理想就是有一天带他离开这里,回到爸爸的身边,一家三口生活在一起,他再也不用每天天不这就起来学这些东西。

    那边找她无非催她回去,左小右十分不舍。每次见儿子跟幽会似的。她轻吁一口气,拿出手机,刚打开就被屏幕上的画面给惊到了,连忙把手机给关了。匆忙对小澈道,“妈妈先走了,小澈,一定要乖,不要出事,知道么?”

    把小澈养在这里,从另一方面来说也是对她的控制。

    看着她仓皇离开的背影,小澈那面无表情的脸突然露出了一抹笑容。

    刚刚手机上的画面,他看到了,是爸爸和妈妈在一起的画面。虽然,两个人都光溜溜,但是……显然小右这次没有骗他,他很快就可以离开这里回到爸爸的身边了。

    左小右手忙脚乱地钻进车里,拍了拍狂跳的心,重新打开那张照片。

    照片并不是昨天的,背景夜睿居夜睿卧室的床/上。

    两道相互缠绕的身体,虽然是两个人的侧面,但仍然可以清楚地看到两人彼此到达极致的神情。

    什么时候拍的?她不知道。

    左小右觉得自己的心跳不断的加速,唇角不断的上扬,夜睿那样的闷骚竟然还偷偷拍下过两人的艳照。可是笑着笑着就哭了。

    她伏在方向盘上,嚎啕大哭。

    她用了五年把自己训练成一个妖/娆任性的女人,可是只夜睿一出现她就变成了当初那个爱哭的心里只有夜睿的左小右。

    现在的夜睿不再是当初出行大队保镖跟从的样子,一个人开车,住在冷冷青青的古堡里,只有一个佣人。

    那样孤单,那样萧索。

    他明明那样恨自己的,可是最后却又那样温柔。

    那样温柔的让她差点就要“恢复记忆”,让她忍不住想要扑上前去告诉他,“夜睿,我是左小右,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你。”想要忍不住告诉他,她只给他一个王八蛋生过孩子。她的生命里从来都没有别的男人,有的只有他一个夜睿而已。

    可是事已到此,棋子入局,父母之仇,爱人之恨,她都已笼进了局里,弃一子,全局尽毁。毁掉的,不只是她左小右,还有澈,还有一直在暗自扶持她的左少卿。

    珍笼棋局与天下,左小右与人周旋已经机关算计。

    手机再次响起,里面是一条简单的讯息“限你一个小时出现在我面前,否则,这张照片就会出现在网上,当然,还有更多……”

    左小右擦干了眼泪,意无反顾地发动了引擎。

    夜睿住的地方实在偏远,左小右到的时候已经是快要两个小时了。

    昨天来的时候是夜里去时又仓促并不没有仔细看。这会才发现,小古堡的守护围墙大门上写着“莱茵居”三个字。

    原来是夜睿母亲的旧居。

    铁门有些锈迹,爬在围墙上的植物藤蔓都已经枯萎了,看起来十分萧条。

    大门敞开,左小右刚进去,就见一个男人走了过来,恭敬地告诉她,“少爷在后花园。”并为她指了后花园的方向。

    从前院到后院用的也是小石子铺的花径小路,跟夜睿居的一样,显然夜睿居没用了莱茵居的一些细节。

    只是这里的后花园空有其名,并没有像夜睿居那样认真打理。

    落地的枯枝残叶,七零八落的花枝随身摇曳着。看着好不凄凉。

    花径的尽头一颗巨大的银杏,茂密的银杏叶在风中摇曳着,发出风铃般悦耳的声音,而让人心醉的,是树下的那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