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九章 要不要留下来
    :

    夜……睿……

    左小右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你要做我的情人?地下情人?无名无份?”

    看着她无比惊讶地模样,夜睿不然为然地笑着,“怎么?不愿意?”腰下一用力,感受着怀里的震颤,挑起她的下巴,无限诱/惑着,“左小右,我知道怎么让你舒服。”拇指摩挲着她的唇,“毕竟,这世上再也没有人比我了解你。”指着她的胸口,“你的心。”抚过两人交接的腹下,“你的身体。”

    左小右受不住那样的刺激,伏在他肩上哼哼,用仅用的理智告诉他,“你,是,是哥哥。妈妈会很生气。”

    夜睿嗤笑道,“你倒是叫得顺口。”似乎生气了,懒得动弹,任由她在自己腿上坐着,以这种暧昧的姿态交流着认真严肃的话题,“你给王八蛋生了孩子我不计较,因为你不记得我,我也不在你身边;你有未婚夫要结婚,我阻止不了,因为我出现晚了。”话峰一冷,“就算我最后一个出现,我也不会允许别的男人独占你。情人也好,哥哥也罢,我要你。如果我得不到……”看着她怜惜万分的模样,眼里却闪着邪恶的光,“那就同归与尽好了。左小右,让我们一起无耻的上头条成为个这世界的笑柄怎么样?嗯?!”

    “夜……夜睿……”

    他的威胁并没有让她害怕,而是让她心疼不已。

    曾经不可一世的夜睿,那样高高在上的夜睿,那样骄傲的连别人碰过她肩膀都要将她重重刷洗的夜睿,竟然……愿意在她婚后做她的情人……

    为什么要做到这种程度,为什么要为她落到尘埃,为什么要这样委屈求全……

    左小右咬着唇,为了掩饰那喷薄而出的泪意,她咬住他的肩胛,哽咽着哭求着,“给我,我难受。”

    “这就都给你。”夜睿只她当身体空虚难受,撑住了她的身子做了最后一轮冲刺。

    眼泪在空中飞溅,填满的身体却无法补充那伤痛的心。

    回不去了夜睿,我必须和他结婚,必须挑动萧夜对付克莱斯家族。只有他的出手,克莱斯家族才会再也无法站起。

    退不回去了夜睿,因为我有了我们的孩子,只要我往后退一步,孩子就会有危险。

    曾经想过有孩子羁绊住他一生,可是现在孩子成了她最大的软肋。

    她想到佐薰曾经说过,她是夜睿最大的软肋,她当时自责而内疚。可是现在,她喜欢小澈这个软肋,愿意为他乘风受雨。

    现在的她终于有些明白夜睿为什么明知道自己软弱,到处都是破绽却还给自己那样大的自由;因为他希望他的爱不会是她的负担。

    就像她爱小澈,她想带他离开克莱斯家族,可是她想为他准备好一切。

    小澈是她和夜睿相爱的最大明证。

    当左小右在哭泣中到达了癫疯时,夜睿眸光闪了闪,眉头微蹙,“左小右,不舒服么?”

    他是爱极了她在他怀里哭泣轻啜的娇憨,可是,不是像现在这样悲痛的模样。

    “不,是,我……”左小右不知道要怎么解释刚刚自己的心情,最后直接抹了把眼泪,“我只是从来没有这样过。”

    夜睿轻笑一声,抱着她的脑袋亲吻,“做为情人,满足你是我唯一要做的。现在,怎么样?”

    啊咧?左小右一愣,“什么?”

    “情人的面试,过关了么?”夜睿邪魅的笑着。

    左小右红了脸,没有说话。半晌才轻声道,“把照片还给我吧。”

    夜睿不以为然地动了动身子,“看来是没有做够……”

    “够了够了……”左小右连连摆手,“那,那……你不要把照片发到网上。也,也不能告诉别人。我,我,快要结婚了。”

    “好。”夜睿得逞地扬了扬眉,“我只要你就够了。”

    十分完美,情人……

    夜睿挑了挑眉,真是一个不错的身份。

    “以后主动过来,嗯?”男人的手不安分地酥/软的身体上游走,引得她又是一阵娇/喘连连。

    “知,知道了。”左小右虚虚地扶着他,明媚的双眸飞出妖/媚的丝线,看得男人身体又是一阵膨/胀。感受着她的紧致,男人低吟一声,“那个女人果然把你调/教得会勾引人了。”

    “记得哪天么?”男人律动着在她耳边问。

    “周三、周五。”左小右难耐地扬起了脖子,喉咙里滚出喑哑不堪的话来。

    “宝贝真乖。”男人性/感沉醉的喘息落入敏感的耳内她,似最烈性的chun药,让浑身燥热不已,索求无度。

    “宝贝,叫我名字。”

    “夜睿,夜睿,夜睿……”那埋藏在心里五年的名字,一声声溢出唇齿间,任由他主着沉浮。

    “左小右!”他将她紧揽入怀,用她的身体一点点填满已经空蚀多年的心。

    微风吹过,树叶响若碎铃。

    夜睿替她整理好衣服,仿若当年每每事后,他抱她去浴/室清洁。只可惜,再不能如当然那般拥她入眠。

    “记得时间,要过来。”夜睿抱着她,仿佛刚入热恋少年,分离在即,眼里写满了不舍。

    左小右点点头,“嗯。”眸中潮光未散,波浪型的头发在他指尖拂动。

    牵着她的手,为她打开了车门,欣长的身子倚着车门后悔,“应该做到你没力气开车才对,我就可以送你回去。”

    左小右媚眼回勾,“你不怕遇到我妈妈?”

    夜睿撇过话题,望着她轻笑,“左小右,你现在这模样,倒是很喜欢我的样子。”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挑逗,“喜欢我做得好,还是喜欢我人好,嗯?”

    都喜欢,喜欢眼你在一起,也喜欢你的人。

    从五年前就开始喜欢。

    左小右想这样回答他,可是,最后她只是骄傲的扬了扬眉,“我不过是配合你情人这个身份。”

    “既然如此,该有吻别才是。”长臂一揽,将她挡在自己和车壁之间,低头就轻。

    法式热吻,激烈而刺激,带着明晃晃的挑逗。

    一吻结束两人都已意乱情迷。

    “要不要留下来?”带着被久禁冷宫的幽怨,男人幽幽地望着她,眼露期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