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章 私会被堵
    :

    左小右倚着车,单脚站着,断了鞋跟的高跟鞋踩在车门内,清纯中带了一丝豪放,清丽中裹挟着妩媚。

    他望着她,柔情似水。

    而她此时却震惊心疼心酸又心甜。

    心疼心酸因为现在的夜睿把自己放到了尘埃里;心甜因为他此时所为一切,都只为她。

    好想留下来,一生两人三餐四季,可是不能,他们已经有了小澈。她要留下来,也要等要最圆满三人团聚时。

    她安抚般亲吻着他的唇,仿佛真正的出轨的任性小姐在安抚焦躁不安的情人,温声细语,“等我来找你。”

    闪身进入车内,引擎声动,她终于决然而去。

    他站在原地看着她,直到那张扬的跑车消失不见。

    啪!

    清脆的响指,一如五年前,干脆利落。

    一个黑衣人从某个角落钻了出来,“少爷。”

    夜睿抬眸扫了一眼左小右离去的方向,似乎在等她有无回来的可能,片刻后才问,“夜唯那边情况如何?”

    “照您的吩咐,一应条件等婚后正式生效。”夜魅恭敬地垂下头,“那边提意后天婚礼。”

    “后天的婚礼?!”夜睿勾了勾了唇,讥笑道,“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已经窘迫成这样了。”足下一顿,“左少卿什么时候过来?”

    “若森刚刚来了消息,左少已经入境了。”夜魅道,“现在已经在过来的路上。”

    夜睿眸光深了深,“把左小右回去的线路告诉他。通知一下媒体。”

    左小右大婚,左少卿这个“追”了大半年折了半数产为的冤大头又怎么能这样“轻易放手”。佐薰想在公众面前把这件事给抹了,简直妄想。

    “但是这对左小姐会不会有影响?”

    “当然要有影响。”夜睿勾了勾唇,眼里闪过一抹期待,“有影响,将来,才好玩啊!”

    夜魅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有些不忍,“左小姐毕竟不知内情,这样……”

    夜睿声音里带着一股子难得的兴奋,轻笑,“她要玩,我当然就陪她玩。”神色瞬间变冷,“把她这几年的日常行程表整理出来。”

    他盯了她五牛,她竟然还能跟别的男人生下孩子。而左少卿竟然一点风都没有透。不只是孩子,还有左小右那该死的“失忆”。不过两次正面接触,他就摸透了她的底。

    失记的人能看站他的时候总是想哭的样子么?失忆的大小姐被人强bao了能万分满足的样子么?失忆的人,能在愉悦的时候那样习惯地叫着他的名字,好像叫过千百回一样么?

    左小右,想装,我就成全你。接下来,可要好好接招啊!

    看着夜魅转身的背影,夜睿叫住了他,“派人把江浩东抓出来。”

    他倒是要看看传说中的“忘情水”是有药效呢,还是没有药效呢?如果她从来不曾失忆过给他弄出个孩子来,他一定弄死那个孩子;如果她失忆了给他弄出一个孩子……他还是会弄死那个孩子。左小右,只能给他一个人生孩子!

    左小右驱车行了一半,便停在路边不动了。她捧着红通通的脸心脏砰砰跳动着。

    夜睿竟然要当她的情人了,这样是不是就可以名下言顺的在一起了?她和夜睿开始谈恋爱了?他不在意自己生过孩子……不不不,如果有一天他知道自己给他生了小澈,他会不会更高兴。

    一想到这些左小右就激动的不能自己。好棒,又可以和夜睿在一起了。

    正在激动不已的时候,车窗被敲响了。左小右一回头就看见左少卿那张清俊温雅的脸。

    车还要郊区进城的路上,并没有什么人。

    “哥哥?”左小右打开车门好走下车,看着左少卿,有些意外,“不是在z国么?怎么过来了?”

    左少卿倚在她的车身上,胳膊搭着车上,看着她笑意嫣然,“你要结婚了,我自然在过来的。”

    左小右笑得风情万种,“你过来是祝福我么?”

    左少卿看得晃了神,明媚的左小右,阳光的左小右,现在性/感的左小右,都依然还能敲动他的心。

    岔开她的话题,问,“小澈还好么?”

    “嗯,他很好,也很想你。”想到小澈的那个问题,笑道,“他担心你现在过得贫穷。”解释道,“他偶然看了新闻。”

    “我也想小澈。”左少卿眸色渐蓝,“见过夜睿了?”

    左小右脸一红,点点头,”嗯。”解释道,“但是他不知道我恢复记忆了。”

    其实她也只失忆了半年而已。有明思泽提前喂了分解稀释的药,忘情水的药效很快就过了。

    这些年,她演得很好。只不过在见到夜睿的时候,屡屡差点破功。

    左小右自觉没有破绽,却不知道夜睿早已将她看穿。

    左少卿正要说话,就听得四周一片喧哗,回过头时就见原本车辆稀少的停车道边上停了好多车。车门大开,涌/出一群群扛着摄影机,照相机的人,冲着左小右和左少卿飞跑过来。

    “媒体?”左小右和左少卿相视一眼。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媒体一起聚集在这里?

    “先走!”左少卿将左小右往车里一推,可是车门已经被人掰住了。话筒直接往里升,除此捅到左小右的脸上,记者急切而压迫的声音直接逼了过去,“yoyo小姐,一个小时前克莱斯家族和萧氏共同发布了您萧总的婚讯,可是为什么您会出现在这里?是跟左少幽会吗?难道之前的传言是真的,左少真的为了您一掷千金么。”

    “放手。”左少卿握住那只撑开门的手,狠狠往外一拽,话筒连人同时摔倒在地。摄像机记录了一切,人群疯狂地涌过来,难道抓/住左小右的艳闻,光是拍照就可以上头条了。

    “左少,您这样护着她是不是因为还是深爱着yoyo小姐。您今天来找她是不是想在yoyo小姐婚前做最后一次争取?”

    “听说当初克莱斯家族因为您的慷慨而起死回生,是真的吗?”

    左少卿抵住车门,将车门关上,拍了拍车窗示意她先走。

    可是车头也拦着人,左小右根本无法动弹半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