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六章 符合身份的事
    :

    “不好!”

    像个任性的孩子,夜睿一口拒绝了。蛮横地吻了上去,气息瞬间变沉,眸光幽暗,“左小右。”

    “你,你,这个,太频繁了,对身体不好。”左小右看着他眼眸里渐变的欲色,红着脸扭过头去,“用心良苦”地劝着,“昨天,昨天已经有过了。不能,不能这么频繁。对你的身体不好。”

    “左小右,这是五年的战斗力。”夜睿咬着她的耳朵赤果果地勾引着,“给我,好不好?!”

    嘴里问着话,手指已经扣住了她身后的拉链,半开的拉链轻松滑下,洁白的婚纱颓然落地,堆在雪白的脚踝边,衬着那肌肤胜雪。

    对他埋藏了五年的渴望,让她根本无法真正的拒绝。

    从前奏到正戏非常顺利的进行与结束。

    彼此贪恋着彼此的身体,中间一句废话也无。

    直到结束后,夜睿替她穿好衣服,从滑动衣架上抽过一条婚纱,往地上一扔,“明天穿这件。嗯?”

    左小右看了一眼地上那件全部被摊开的婚纱,是传统的曳地婚纱,光是曳地部分就堆卷成了小山,一看就极为冗赘。

    明天的新郎并不是他,她所谓穿什么。身子倚着镜墙,光脚站在地上,一脚俏皮地顶着玻璃境,冲他眨眨眼睛,“好,听你的。”弯眸一笑,“怎么样?我这个情人还称职么?”

    夜睿垂头轻吻,笑容灿烂,“很称职。”

    左小右看着他,几乎要落下泪来。

    几年前那几场角逐,让夜氏一夜之间跌落谷底,夜睿更无心再管公司,一应事务都交给西蒙处理。现在夜氏岌岌可危,勉强维持。

    可是那个商业天才夜睿此刻却在这里跟她**,因她笑容灿烂。

    五年前相恋的那几个月,夜睿也是笑的,只不过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笑得那样讨好,那样灿烂。纵然是笑,那时的夜睿也是绷着的,矜持的。

    那时候的夜睿有背负,有仇恨,还有随时都能被触动的粟基之毒,让他的每一天都过得谨慎而小心。他表现张扬霸道不近人情,无非防着佐薰的人接近他催动粟基毒性。

    现在的夜睿过得更随意,更洒脱,但也更阴晴不定。那什么都不在乎的模样也更让人心疼。

    “yoyo小姐,需要帮忙吗?”外面的服务问。

    左小右正要开口,夜睿就咬住她的唇,两眼真勾勾地盯着她,露出恶作剧的眼神。

    “呜……”左小右呜咽了一声,“不……”试了一个音,却在张口之迹让夜睿的舌尖滑进了自己的唇内,再往后的话却是一个也说不出来了。

    “yoyo小姐,您怎么了?”服务员听着这声音不对劲,连忙敲门,连掰了几下子门把都没有把门打开,急了,拼命地拍着门,“yoyo小姐,你怎么样了?您没事吗?”

    “yoyo小姐,请稍等一下,我去找人来开门。”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老板只让她一个人伺候yoyo小姐,但是接到这个工作的时候她很高兴,因为这将会属于她的个人业绩。可是现在服务员吓得要死,店里不是没有接待过那些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客人。如果大老板的未婚妻在这里出了事故,那她肯定就死定了。

    左小右听着那远去的高跟鞋声,吓得脸色发白,使劲地推着他。

    夜睿终于松开她,眸色冷了几分,“左小右,你竟然敢推我!”

    看着他那瞬间变化的脸色,那五年就种在心里的习惯,让她脱口而出,“对不起,我……”话还没说完,就回过神来,咬着唇,有些委屈,“本来就是你不对。万一他们进来怎么办?毕竟……”

    “毕竟我们在偷情,是不是?”夜睿忽尔又笑了,在她唇边印下一吻,“既然是偷情,我自然要配合我的身份。”巴巴地望着她,“我走了!”

    见她没有办分挽留的模样,在她的肩胛处狠狠咬了一口,“没良心的小东西。”

    “唔!”他确实最知她分寸,那一口咬得用力,也触到了她敏/感/处的神经,让她的身体有了轻微的反应。

    听着她那一声轻吟夜睿这才拉着她走到门口,开门之前又是一吻,眼里万般不舍,“左小右要当别人的新娘了呢。”

    那一声轻叹把左小右的心砸得支离破碎。

    这回却不等她再说话,夜睿已经开门闪身离去,不带一丝眷恋。

    左小右站在门口看着那似乎还在颤抖的门板,眼里一片呆滞,如果不是体内还残留他的温度,如果不是肩膀还有余痛,那个人仿佛从来都不曾出现过,来去一阵风,仿佛一个梦。

    “yoyo,小姐,yoyo小姐。”门外传来服务员急切的敲门,交谈声,”快撬开门看看,千万别是出什么事了。”

    接着一阵噼里啪啦的工具声响,左小右打开门,有些疲惫地揉了揉脑袋,指着地上的婚纱,“这件给我送到家里。谢谢。”冲她歉意地笑笑,“刚刚很抱歉啊,确实有点不舒服。”

    “不客气,您走这边。”见她没事,服务员立刻松了一口气。哪里还会在意什么抱歉不抱歉。立刻带着她往门口大厅而去。

    “yoyo?”一个欣喜的声音传来,左小右抬起头,看见艾莎手里正拿着一本婚纱杂志一脸喜悦地冲自己跑过来,“你还在这里太好了,能不能帮我选一款婚纱?”

    还在这里?

    左小右皱了皱眉,那显然她是知道自己今天过来试婚纱的?!不着痕迹地避开了挽过来的手,探过头看她手里的杂志,问,“你要结婚么?”

    将自己那不可一世的大小姐地位展露无疑。

    艾莎气得要命,明明自己比她还要大几岁,左小右却仗着姑妈对她的宠爱从来都把她这个曾经的大小姐看在眼里,一点尊重都没有。

    “嗯。”艾莎压抑着愤怒欢快地点点头,“我和陈岳要结婚了。过来看看婚纱。”说着转身冲在大厅沙发上坐的陈岳招手,“陈岳,过来一下。”看着左小右笑着,“yoyo我还没有给你介绍过吧,这是我的男朋友陈岳。”又对陈岳道,“这就是前几天生日的yoyo,你也去过的。”

    左小右淡淡地“哦”了一声,余光扫了一眼陈岳,冲yoyo微微点头,“慢慢选,我有点不舒服,先回去了。”

    “请等一下!”艾莎突然拉住了她,语气有些急切。

    :艾莎这是要搞事哦,会发生什么事呢?吼吼,感谢跟读的大家,祝大家节日快乐,五一快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