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四章 一个真正的变态
    :

    “怎么了?”标准的英式英语,萧夜察觉到她的异样,关切地问。蓝眸里闪着温柔的关怀。

    左小右回过神来,冲他甜甜一笑,摇摇头,“没事,走吧。”

    “辛苦了,等一会你就先回房间休息。”萧夜轻吻着她的额头,眼里有些歉意,“接下来我应付就好。”

    “好。”左小右不着痕迹地扭过头,借撩额前碎发之迹抹去了他留在额前的痕迹的,心里一阵恶寒。原来不是夜睿,这样的碰触就已经让人很难接触。

    她有些迫不及待想要离开这里,找个没有人的地方平静心情。

    而萧夜说的等一会却等了她整整两个小时。

    因为克莱斯家族算是贵族,一直以为对国家贡献都很大。所以不但有同等级的贵族前来参加还有女皇的使者过来祝贺。这些人却不是伴娘和佐薰应付就行。左小右必须和萧夜一起一一亲自见过,道谢。然后听着萧夜与他们做一个简单的合作交流。

    她一直都知道萧夜睿的资产如今是这个国家的中流砥柱,现在却更加清楚地知道皇室里的人都还需要借他的势。

    这也让她对利用萧夜更势在必行。如果能趁机挑拨起克莱斯家族和整个皇室的纠纷,那样克莱斯家族想要再崛起就是再也不可能的事。

    两个小时后,萧夜亲自将她送回房间休息,大胡子烙着她的脸,蓝色的眸子闪着异样的柔情,可是言语里却极为克制,“先休息一下,等我回来。”

    “好,你去忙。”再无法忍受他也是名义上的丈夫,左小右忍受着不试在他凑过来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飞快将门掩上冲进了洗手间。

    一遍遍地漱了口洗了唇,直到唇/瓣红肿恍,水溅湿/了脸,左小右才扶着盥洗台沉沉喘气。

    抬头看向镜子,里面的女人美艳奢华,妖/娆不失纯净,妆容精致剔透。那一袭繁荣的曳地婚纱已经在走完红毯后换成了简单的白色连衣裙,仍难掩那华贵姿态。

    “左小右……”看着镜子里的女人,左小右重重靠在卫生间的墙壁上,眼泪倾泻而下。

    受不了,一点都无法忍受,还有一百天,要怎么过?!

    曾经以为只要想办法避过两个人的夜晚就可以,现在才知道,所有两个人的相处她都无法接受。

    讨厌死了现在虚情假意,妆容满面的自己,左小右索性卸了装,回到房间站在窗前站着,看着遥远的草坪上那还在继续的盛宴。

    “左小右!”一个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在某处响起,左小右循声望去,只见草坪的某一处顿时骚乱起来,而一道黑影在人群中飞快的移动着。

    夜睿,是夜睿……

    左小右飞快地冲出门去,刚冲下台阶又立刻折了回来,重新伏着窗口往外看。

    今天是她的婚礼,她不能去,现在不能去。

    看着那涌动的人群,看着辰亦勋带着人向那道黑影追去……左小右的心都紧紧地揪成了一团。

    单薄的身子沿着墙体重重滑落,眼泪啪嗒啪嗒不断地砸在那猩红奢华的地毯上,转眼被长毛吸收,消失不见,却可见莹莹光亮下荧光闪烁。

    夜睿,你为什么要来,为什么要来……

    夜色已深,从头到尾她都不敢下楼,怕看到夜睿被抓,怕五年的苦心经营在瞬间毁灭。

    凌晨十二点,新郎萧夜终于推门而入,进来时却已不再是之前那克制文雅的模样。

    他摇摇晃晃地走近她,就势将她推倒在空前的地毯上,络腮胡子露出一抹狰狞,“我的夫人,知道为什么我来的这么晚么?”

    左小右淡淡地推开他,“不知道。”撑着地板躲开他摸过来的手,“你醉了,我给你倒茶。”

    “不需要!”萧夜一把推开她的手,狠狠握住,张嘴就是满满的酒味,“刚刚有一个男人在我的婚礼上他的未婚妻,说,是你呢。”

    “所以呢?”左小右傲然地回望着他,冷笑,“你就来欺负我?”

    “欺负你?”萧夜哈哈一笑,连连摇头,“不不不,我不会欺负你。”压低声音,神性地在她耳边问,“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娶你么?”

    左小右不着痕迹地别过头,离开他的碰触,冷淡道,“不知道。”回眸直视他,“或许你现在可以立刻反悔。”

    萧夜哈哈一笑,蓝眸里闪着邪恶的光芒,“因为第一眼看见你我就知道你是一个淫/娃/荡/妇。肯定不会像前面两个女人那么不中用。”

    说着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开始一件件的脱衣服,最后留下衬衣和底/裤。

    左小右头皮阵阵发麻,心里一阵作呕,却还要故作平静道,“我去洗澡。”

    刚一起身就被他一脚踩住了腿,身子重重跌倒在上。左小右正要发作,萧夜的身体已经在她身旁蹲下,“不用洗,我喜欢没洗过的。”

    “我喜欢先洗过的。”左小右挣扎着起身,可是却哪里耐得住男人的力气,只能生气地看着他,“萧夜,请你尊重我。”

    萧夜却似完全没有听到她的话,下/半/身紧紧地压制着她,而手已经从一旁的柜子里取出了一个精致的盒子,递到左小右面前,打开。

    “你,变/态!”左小右看着盒子里的东西,脸色瞬间唰白,一抬手将他手里的东西拍得飞了出去。胸口气得剧烈的起伏着。

    她终于明白刚刚萧夜睿会说前面那两个女人不中用了,被他用这种法子对待着,她很快也会死。

    “原来,你嫌小。”萧夜眯了眯,看起来邪恶而猥琐,一抬手双从旁边的抽屉里取过一个盒子打开,露出一枚比之前的尺寸更恐怖的自/渎器。

    左小右抬手再次狠狠地向那个盒子扇去,手却被一把拽住。她气得直发抖,狠狠地瞪的萧夜,却在他玩味的眼眸下败下阵来。

    左小右垂下头,舌尖翻涌着层层苦水。没想到萧夜竟然是真正的变态。她不能去激怒他,她不能被他玩死了。

    缓缓抬起头,语气已经软了下来,神情也是楚楚可怜的模样,“第一天,你就用这种东西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