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五章 为什么不认我
    :

    萧夜摇摇头,“这只是开胃菜。”

    左小右立刻不悦道,“我是克莱斯家的大小姐,可不是你们男人的玩具。如果你不行,就别做。”

    “我不行?!”萧夜眯了眯眸子,眼里闪着危险的光芒。二话不说吻上了她的唇,一手禁锢着她不断挣扎的头,一手握住她的柔胰,往自己腹下塞去。

    左小右在碰到那硬杵般的炙热时,手猛得一缩,心口一阵狂跳。

    怎么办,怎么办?她还没有准备好。因为容易挥发,必须在事前再准备,可是萧夜根本不按常理出牌。

    “怎么样?我的尺寸,还合你意么?”萧夜松开她,拇指抹去她唇边的液体,邪气十足,哪里有平日里那半分温雅与克制。

    知道躲不过,左小右只好赔笑道,“我去洗洗好么?”一顿,“不如,一起洗?”

    “洗完了就没有味道了。”萧夜打开了自/渎器的开关,那恐怖的物件在她面前缓缓转动,然后渐渐在她身上游走,从胸口蜿蜒向下。

    “不,不要。”左小右惊恐地睁大了眼睛,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去应付他,双手狠狠地推开他的,可是反被他紧握了双手,禁锢着。

    “不要害怕,我的宝贝。”萧夜将她的手绑在了柜子的上,扯下她裙下的底/裤,将自/渎器缓缓压在那窄小的缝隙上。眼里闪着邪恶的光,嘴里说着温柔的话,“只要适应一百天,以后,你就会喜欢上的。”

    原来,这就是为什么一切聘礼都要在一百天生效的原因。

    如果左小右挨不住,那他就等于白娶了一个老婆。做为一个生意人,他不可能为了一百天的舒服而下这样大的赌注。

    “不,不要。”左小右不断的耸动着身体,可是腿早已被他握在手里,

    自/渎器在敏/感/处震动着,羞耻与作呕感让她恨不得一头撞死。

    “宝贝,不要怕,要来了。”邪恶的声音带着无限的玩味,萧夜手腕一掷,左小右僵硬了身子惊恐地睁大了眼睛,两行清泪了下来。

    夜睿……

    “铃铃……”就在这时急促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他,萧夜看了一眼来电,咒骂一声接了,挂了电话,目光狰狞地看着她,“那个自称你未婚夫的男人又来了呢?”摸了摸好的脸,一脸痴迷的模样,“等我把他抓起来,让他看我们玩游戏。等我回来。”

    说完利落地穿好了衣服,然后摇晃着身体,头也不回地走了。

    自/渎器还在裙子里震动,左小右移了移身体,远离了那邪恶的东西。这才重重松了一口气,没有停留,她立刻系在柜子那头的绳子解了,手上的绳子还没有解开,门就被推开了。

    左小右吓得立刻往后退了一步,可是当她看清来人时却忍不住热泪盈眶。

    “你,怎么来了?~”左小右呆呆地看着慵懒地倚着门看着自己的夜睿,眼泪扑簌扑簌地往下掉。嘴唇抖得不成样子。

    可是她硬是着在原地没有向他跑去,努力地吸了吸鼻子,扬起了唇角,“今天周五,该我去找你。”

    夜睿反手将门关上了,手插着口袋,一步步向她走近。他的黑衣染着尘埃,不再是当初一尘不染的样子,可是却看起来更加落拓不羁。

    走到她面前,一手捧起她的脸,抹去那源源不断滚落的泪,可是那泪实在太多,多到他抹不完。最后只好将她压在自己怀里,扬头轻叹,“左小右,让你哭是我的错。”

    他曾经说过,这辈子只要看她在床/上流泪就好,下了床都要是开开心心的左小右。

    “我没有哭,我只是太高兴。”左小右在他的怀里摇头,她真的只是太高兴,高兴他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自己面前。

    忽然想起一点,她连忙推开他,“你,你没事吗?”

    那么多人追他,“他们有没有为难你?”

    夜睿没有回她的话,反而紧盯着她被绑着的双手,最后目光落在地上那还在蠕动的巨大的自/渎器上,调笑着扬了扬眉,“左小右,原来你的新郎不具备男人功能。”挑起她的下巴,诱/惑她,“要不要跟我私奔,我每天满足你。”

    话刚说完眉头一皱,立刻一个健步窜到门口,闪在门侧。

    左小右的一颗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就在夜睿刚刚在门口站好的下一秒,房门开了。萧夜走了进来,神情有些暴利,“**,被他跑了。”看着左小右,扬起一抹邪佞的笑意,“真可惜,让你的未婚夫逃走了。”一步步向她走近,看向地上蠕动的自/渎器,“来,我们继续。”

    就在他弯腰去捡的时候,后颈被重重一击,双眼一翻,生生地倒在了左小右面前,手里还拿着他喜欢的玩意儿。

    左小右连忙蹲下/身去去探要他的鼻息,有气。她松了一口气,同时身子一软就要往地上瘫去。被夜睿一把揽进了怀里。

    “夜睿,我好累。”左小右偎在他的怀里,微闭了眼睛,深吸一口气。今天到现在,她才算真正放松下来。

    虽然不是被自己弄晕了,萧夜也总算晕了。

    “累就休息。”温柔地抱着她,将她放在为她准备的婚床/上。然后弯腰将萧夜提了起来,直接拖到了卫生间,再回到房间,看着她紧抱着双/腿蜷缩着,依过去将她抱进了怀里,“怎么,心疼你的新郎了?”遗憾道,“怎么办?不到天亮,他可醒不过来呢!”

    受了他一掌,刚刚又给他加了点料,没有十个八个小时,他可醒不过来。

    “是啊,好心疼呢。”左小右安心地倚在他怀里,放匀了呼吸,手伏在他胸口,柔柔地问,“今天怎么来了?那么危险。”

    夜睿亲了亲她的额头,轻笑,“担心你的新郎不能满足你,所以就来了。”声音软的不像话,“看,你的新郎果然不如我。我的尺寸,是不是比那假货好的多?!”

    “是!”左小右的声音越来越轻,很快只剩下一点轻微的鼾声。

    夜睿看着她放松酣睡地模样,幽瞳微暗,温柔地将她放好躺平,盖好被子。看着眉头轻蹙的睡颜,垂头轻轻吻了过去。

    左小右,为什么不认我?认我,那么难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