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九章 想在哪里
    :

    佐薰又怎么会不知道左小右的心里,她给了左小右一个安慰的眼神,表示自己会来处理。

    左小右这才委屈地离开了离开。

    萧夜似笑非笑地看了佐薰一眼,“岳母大人把yoyo调/教的很好。”语气有些暧昧,“挨了两天没事,可见以前没被人少用过。是么?克莱斯夫人?”

    他说的那样直接而龌龊,饶是佐薰涵养再好此时也被气到。她压抑着满腔的怒气,使劲地扯出一抹笑意,“yoyo一向洁身自好,她虽然已经嫁给你为妻。但她永远都是我克莱斯家族的小姐,我允许你这样侮辱我的女儿。”

    “洁身自好?”萧夜嗤笑一声,不屑道,“yoyo肚子上的那道疤,别告诉我是阑尾炎手术留下的。”好整以暇地看了一眼佐薰,“我不是白/痴。”

    小澈,是左小右永远无法抹去的痕迹。

    佐薰淡道,“那当然不是什么阑尾炎手术,但是你或许不知道yoyo早年被人绑架过,回来时浑身是血,那道疤,就是那个时候留下的。”不以为然地看着他,“你以为以我们克莱斯家族的能力会连一条伤疤都不能抹去么?”

    然而事实确实是不能,因为左小右当归记忆刚刚恢复,时常性头疼,而所有消除疤痕的药都会刺激大脑,所以当时朱医生建议先停用一切消痕的手药。

    佐薰也担心左小右因为用了忘情水而影响大脑变成蠢货,便没有再坚持。再后来等左小右的头疼症稳定些,也过了疤痕恢复的的最佳时期。

    萧夜对她这个理由并不在意,傲慢地看了她一眼,淡道,“岳母大人又何必这样,我根本不在意她有没有生过孩子。”凑到她近前,邪恶地笑道,“我想的,不过是一个看得过眼的女人陪我几年。”

    佐薰温柔地看着他,“yoyo当然会陪着你。”

    萧夜竖起食指冲她摇了摇,“不,她恐怕也熬不住几天。”

    喝了一口茶,漫不经心地看了佐薰一眼,“说起来,我早年间见一件趣事。不知道岳母大人人没有兴趣听听。”

    “当然愿意。”佐薰又露出那慈母般的笑意。

    萧夜轻笑着,声音有些缓,仿佛在一点点地回忆着,“我五六岁的时候跟着一个男人偷渡,在一艘货轮上见一幕必生难忘的事。”

    “在船近公海的时候有一艘船拦住了我们躲藏的那船,我当时好/紧张,以为是海警发现了我们,要把我们带回去,不让我们去淘金。”目光有些悠远,“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并不是为我们而来,而是为一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孩子。”

    “啧啧,那场面,真是太血腥。”萧夜故作恐怖地咂了砸舌,似是不忍回忆,“那个孩子带的人全部都被杀死了。血水染红了大海。多亏如此才惊动了海警。不然那孩子就死定了。”看着佐薰一眼,“不过那些人并不甘心,就在海警过来的瞬间,他们给他注射一种药。”看着佐薰两眼一眨也不眨,“据说,只要中了那种药,那孩子以后便一日都少不了女人。”

    佐薰不着痕迹地别过头去,“夜儿这故事未免惨烈。”

    萧夜见她不认,也不以为意,接着道,“我那时候年纪小并不太懂,不曾想后来爱上了此道。”有些遗憾,“谁知那些女人都那样不中用,挨不了几天就死了。”看向佐薰,“岳母大人,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当年克莱斯家族派过去追那个孩子,想必你是知情的。毕竟那时候你就已经克莱斯家族的族长了。”茶盏在指尖转动着,傲慢地睨了佐薰一眼,“若是其他人死了也算了,yoyo我是极喜欢的。岳母大人若是愿意成全,我试了药效,便将一切合约提前如何?”

    佐薰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柔柔一笑,“夜儿都是从哪里听来的故事,却是这般离谱。我克莱斯家族又怎么会有那种下作的东西。”

    萧夜不以为然地放下杯子,漠淡道,“我也不是没有给她用过别的药,玩不了几分钟便解了。”轻叹一声,“夫人既然没有兴趣交易,那便权当我白玩了克莱斯家的大小姐。”看着他玩味一笑,“死于夫妻之道,也不知道法院会怎么判呢。毕竟,我们可是有过皇家见证的婚礼的。”

    萧夜最后一番重重地打在佐薰的心上,这才是最重要的,左小右如果真的死在了夫妻之道上,那左小右这五年是白养了。

    佐薰轻抿了一口茶,最后轻叹一声,“你们少年人玩的玩意儿,我们这些老人家又怎么会有。不过既是为了yoyo,我自然该好出一分力。”

    这言下之意算是默认了。

    左小右站在拐弯处听着他们这一番细谈,心里沉沉下坠,佐薰竟然默认了萧夜给自己下粟基。

    那狠毒的心肠。

    “那岳母寻这东西,时限是多久呢?”萧夜漫不经心地问。

    “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佐薰抬起头,眼里一片笃定,“但是,你得先让我看到诚意。”

    萧夜点点头,“那个机场投建项目给克莱斯家族如何?”

    “一言为定。”

    左小右端着水果进来的时候,两人正一副相谈甚欢的模样。她笑着问,“什么事笑得这么开心?”

    佐薰淡道,“自然是说些你的事。”

    站了起来,对左小右和萧夜道,“我这就回去了。我还要去朱医生处看你爸爸。”

    左小右挽着佐薰的胳膊亲热的送她到门外,“爸爸的腿什么时候才能好?”

    “应该快了,快了。”

    在一派母慈子孝中结束一场探望和交易。

    看着佐薰的车扬长而去,萧夜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夫人,现在回房间好么?”

    左小右下意识抽回被他握住的手,轻笑着,“今晚,我想泡温泉。不如,一起去。”

    “温泉池……也不错,等我片刻。”萧夜闪身进了卫生间。再出来后便同她一起往后院而去。却不料走了一半,人就晕了。

    “把他放这里不好吧?”左小右看着被夜睿扔在墙角的萧夜有些犹豫。

    “冻一夜醒来几天都好不了。免得他碰你,看了恶心。”人已经被他打晕了,夜睿还就着腿踢了他两下子。转头看向左小右时又是笑盈盈的模样,“想在哪里?嗯?一切都满足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