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八章 左小右怎么养的孩子
    :

    看着他抹着眼泪正襟危坐的样子,夜睿心情就好了很多。

    五年不见左小右的嘴是严丝合缝,软硬不吃的,但是,再缜密她也有漏洞,那就是这个小团子。

    夜睿将椅子退后几步,让自己跟小团子保持着了两三步的距离,双后怀抱,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问,“谁告诉你她叫左小右?”

    小澈不屑地撇了撇嘴,给了他一个十分不屑的眼神,“你自己刚刚就这么叫的。”

    夜睿冷笑,“我叫是我的事。你叫的那么顺口,显然这些年没少叫。”修长的指尖转动着蓝色的遥控器,一副随时都能按下去的样子,“是谁告诉你的?”

    “欺负小孩子!”小澈狠狠地白了他一眼,紧张地看了一眼他手里的遥控器,十分不情愿地告诉他,“左小右自己说的。”

    很好。

    夜睿掌心一翻将蓝色遥控器握在掌心,接着问,“第二个问题,你爸爸是谁?”

    小澈再次狠狠瞪了他一眼,恨恨地道,“是一个专门欺负女人和小孩子的坏蛋。”傲娇地一扭头,“哼!”

    夜睿心情莫名的愉悦,因为虽然他定义是个坏蛋。但是他知道这个小团子说的坏蛋就是他夜睿自己。

    只要是这个小豆丁真的是自己的儿子,坏蛋还是变/态,都无所谓。

    但是这个问题还是必须百分百确认才好。夜睿将那枚蓝色的遥控器自掌心转出在指尖旋转着漂亮的花色,淡道,“名字。”

    小澈一面回头看着遥控器,见那鳄鱼就一步之遥的紧跟在左小右身后,又看着夜睿手指尖随时都能按下去的遥控器心里做着艰苦地心里斗争。

    其实在他的心里他早就想告诉夜睿真/相了,可是左小右再三跟他强调现在还不是时候。他不知道自己贸然说出来会不会打乱左小右的计划。

    看着他犹豫不绝的样子,夜睿冷冷地数着数,“三、二……”

    “等一下。”小澈连忙制止他,眼巴巴地看着他,跟他谈条件,“我要是告诉你,你千万不要告诉左小右说你知道了。”

    夜睿挑了挑眉,“为什么?”

    小澈低下头,咬着唇心里进行着一场天人大战。出卖了小右以后他的日子就不好过,可是不出场小右,小右可能今天都过不了。

    很快,他心里就有了主意,抬头看向夜睿,“算了,你把我也扔进鳄鱼池吧。”

    有意思!

    “想跟左小右死一块?连命都不要?”夜睿勾了勾唇,还真是不按常理出牌孩子。

    小澈无畏地看着他,“不,我要命。但是,我觉得告诉你以后我们还会更命苦。”头一扬,豪气万仗义,“死有重于泰山,有轻于鹅毛。我要重于泰山。”

    什么泰山什么鹅毛。

    左小右怎么教育的孩子。

    夜睿蹙着眉,好整以暇地看着眼前做着大无畏表情小身板却在不断发抖的小豆丁,眼里的趣味更浓了,“左小右有没有告诉过你,好死不如懒活着。”

    小澈哼一声,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左小右那是一个无知的大笨蛋。她为了哄我开心,说我爸爸是个又帅又温柔的美男子。”冷漠而不屑地看了他一眼,“亏我从两岁就开始期待。真让人失望!”

    ……从两岁开始期待……

    所以这个小豆丁觉得自己过了一个多漫长的岁月?

    从小澈的嘴里夜睿差不多已经知道自己就是左小右为他生下孩子的男人。但是怎么可能,毕竟当时每次事后,他都亲眼看着她把药给吃了。难道什么时候漏下了?

    不可能!

    跟左小右在一起的每一天他都记得非常清楚,他甚至记得每一次吃药时她的状态,穿什么衣服,事后去干什么。

    事后去干什么?

    夜睿眸光微闪,她事后做的最多就是上厕所。

    她不是去上洗手间,而是……去吐?那也没有可能,毕竟他眼睁睁地看着她吞下去的。

    夜睿的手指不断的动着,手指尖蓝光飞快的闪着。看着小澈一阵心惊肉跳。

    “嗳,我说,你能不能把那东西放在桌上?”小澈皱着眉头,万一不小心按到了怎么办。那里面可是有左小右。

    夜睿淡淡地扫了他一眼,“问题还没有回答。”

    小澈睁大了眼睛看着眼他,“你脑子没有问题吧?我都已经说得这么明显了,你怎么还没有听出来?”

    夜睿扬了扬眉,“我要准确的答案。”

    小澈摇了摇头,“我答应了左小右不能说。我是男人,男人说话要算数。”

    原来如此!

    夜睿立刻换了一个问法,“接下来不需要你回答,你只需要点头或者摇头。”

    小澈立刻点点头,看着他十分不悦,“早点用这个方法,我们就都不用浪费这么多时间了。”

    夜睿只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突突跳得厉害。左小右可真会养儿子!一点都不懂得敬老!

    “你是不是我的儿子?”夜睿最后一问。

    小澈点点,然后看着他十分认真严肃地道,“这是你自己猜出来的,不是我告诉你的哦。将来要是左小右问起来,你要勇于承担。”

    说到底他还是担心被左小右责怪。

    夜睿淡淡地扫了一眼,“没用!”

    不过心里确实已经愉悦了很多。nda是必须要验的,但是不用验这一刻也非常高兴。不管是不是他的儿子,左小右告诉孩子自己是他的尊生父亲这一点让他非常高兴。

    既然是他的父亲,那他就要履行一下做父亲的责任,“左小右是你叫的么?她是你/妈妈!”

    这是小澈心中的痛。

    他默默垂下头去,“他们不让我叫。小右,必须是单身没有孩子的大小姐才会有价值。”抬起头以“说了你也不会懂”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小右在做一件大事,所以你还是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比较好。”看着他,“我回答完了,可以把她放出来么?她身体不好,遇凉会头疼。”

    夜睿脸色一沉,“之前怎么不说?!”

    小澈惊讶地看着他,“在生命安全的前提下才考虑病痛。好吗?刚刚你都要杀了左小右,我当然要先救她的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