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九章 又被扔下了
    :

    他那你是白/痴的眼神深深地刺激着夜睿,让他心底的那个念头更加的强烈了:左小右,你到底是怎么养孩子的!

    夜睿立刻提着小澈出了监控室,飞身迅速地向后院移去。小澈的那两条小短腿被远远的扔在了后面。

    鳄鱼池在后院十分背阴的地方,常年不见太阳,泥水十分冰冷。左小右没有游几米就头就开始泛疼了。

    她相信夜睿不会要她的命,他要的只是她的一个态度而。可是身后跟着鳄鱼的感觉还是让她头皮发麻,下意识狠命的划水。虽然没有回头看,可是好几次她都感受到腿蹭到了什么,那种恐惧感也深深地刺激着她。

    直到后来,头越来越疼,眼眶都有了肿胀感。她只剩下潜意识里不断地划动着,不断的往前行。直到碰到池壁,她都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到头了,手还挥着。

    “左小姐……”

    夜影正要去抓她的手,身子就被一股力狠狠地撞开了,左小右那泥泞不堪的手立刻落入了一只白皙的手掌内,连同整个满身泥污的人都从池子里抱了出来。

    夜睿将左小右抱在怀里,冷冷地看了池子里的鳄鱼一眼,“今天和明天都不许给它吃饭。”

    夜影尴尬地眉头突突跳,让小鳄去追左小姐的人明明是少爷自己……默默叹息,好可怜的小鳄。

    左小右头疼地要炸,整个意识都有些模糊。但是在接触到那个熟悉的怀抱之后,立刻笑了。是夜睿。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冲他暖暖一笑,“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的。夜睿……”声音渐轻,“不要伤害小澈,他,对,我……们很重要……”

    一句话都说得气喘吁吁的,耳边传来一个焦急的声音,“小右,小右没你事吧?小右……”

    左小右的眼睛嗖就睁开,视线无法聚焦,可是却十分振奋的模样。

    “小澈!”左小右挣扎着要从夜睿怀里下来,却听得男人冷声道,“敢动,我就把他扔到鳄鱼池。”

    左小右立刻就乖乖不动了,这也让她相信夜睿还不知道小澈是他的孩子,否则该不会说出这种话才对。

    “我没事,小澈,我没事。”她提了提声音,让自己的声音感受起来很有力的样子。

    夜睿低头看了她一眼,左小右,又在开始逞强骗人了。现在她是在让她的孩子不担心自己。

    夜睿将她抱进了卧室的浴室里,用温水将她身上的泥都冲了一遍,才将她放进放好了温水的浴缸里泡着。

    看着她不断的去揉压太阳穴,叹了口气,“怎么会有头疼症的?”

    左小右无力的笑了笑,脸色有些苍白,“一直就有的,没关系。”

    从“失忆”后就一直都有的。

    浴室的门被推开,夜睿咻地回过头,当他看见小团子的时候,皱了皱眉,“女人在洗澡,你进来干什么?”

    小澈皱了皱眉,“你进来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其实他所说的就是夜睿进来照顾左小右,他也是进来照顾左小右。

    夜睿听罢脸色就立刻不好,他进来是给左小右洗澡看条件是否允许执行一下情人间的责任和义务。于是,立刻起身将小团子夹在腋下扔了出去。

    左小右半眯了眼睛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虽然夜睿冷声冷气的,但是并没有十分过分的行为,显然并没有为难小澈。左小右立刻放了心。

    夜睿把小团子放在卧室,警告他,“呆在这里,不许再进浴室。知道吗?”

    小团子看着夜睿背后浴室的方向,轻嗯了一声。左小右已经出来了,他再进浴室干麻。

    看着小团子竟然这么听话,夜睿顿时有种老怀大慰地感觉。刚想夸他几句,就听得身后传来左小右的声音,“小澈,过来。”

    然后前一秒还十分乖巧的小团子立刻咻地从身旁飞奔着向身后跑去。

    夜睿一回头就看见左小右早早蹲在了地上,张开双臂,等着小团子冲过去。

    那个画面……好像很多年前,小小的自己在草坪上飞奔向一个美丽的身影。

    夜睿的眼眸有些模糊。

    “小右,你好点了么?是不是头又痛了?”小澈跑到左小右面前,却没有冲进她的怀里,只是伸出肉肉的小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他抚摸的地方并非左小右真正头疼的地方,可是她的心里却暖暖的,太阳穴的痛点也似乎真的有所缓和。

    “好点了,谢谢小澈!muma~”左小右笑眯眯地在小澈的脸上印下一吻,露出一个十分明媚的笑容。如果不是那过分苍白的脸色,夜睿都会真的被她骗过去了。

    “小澈!”左小右摸了摸小澈的脑袋,看了夜睿一眼,“我现在要回去了,你这几天都留在夜叔叔这里,好不好?等我忙完所有的事情再来接你。”

    小澈张了张嘴,正想说夜睿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就听得夜睿十分冷淡地道,“你凭什么认为我不会为难他?”

    左小右轻笑着,“凭我给你诚意了啊。”

    站起身,头一沉,差点栽倒在地,夜睿连忙一把扶住她,无耐又无语,“左小右,你这是要干什么?”

    左小右将头倚在他胸前闭着眼睛喘了口气,“我现在要回去。”声音飘的厉害,“一定好好照顾小澈,将来会有惊喜。”

    “如果我不允许你走呢。”夜睿眸光一冷,“我要你留下来呢。”

    左小右轻笑着摇了摇头,“别忘了我是结了婚的人呢,每天要点卯的。”

    小澈在夜睿这里刚好,她现在趁机回去就把这笔账懒在佐兰身上。克莱斯家族内墙起火也就渐渐会淡忘小澈的存在了。那样小澈的危机解除,她计划执行起来更加自由。

    小澈也仰头看着左小右,“今天一定要走么?”

    这可是他期待了很久的一家三口见面的场景呢。

    虽然开始不那么愉快,为什么不能有个美好的结束呢。

    最后的最后,左小右还是走了,临走的时候,她还回去浴室把自己淋得透湿。

    夜睿终是没有留住他,但让夜影派了人默默的跟着,送她回去。

    从左小右离开的时的那番举动,他明白,左小右将有所动作。可是,她到底要作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