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三章 心里装了那么多人
    :

    “是左少卿,是左少卿……啊啊啊,他要我来挑拨你们之间的关系……啊!”又一阵凄厉的惨叫声过,萧夜终于松了手,而卜俊杰在那一瞬间晕了过去。同时晕过去的,还有左小右。

    萧夜回过向沉着脸看向佐薰,“听见了?”

    佐薰看着他又是一副温柔贤淑的模样,“听见了。夜儿先带yoyo去休息吧。”看向云嫂,“让朱医生来一趟,带夜儿去小姐卧室。”

    萧夜漠然地看了她一眼,淡道,“我带yoyo回去古堡。”看向卜俊杰,“既然是冒我名过来的,人我便带走了。”也不等佐薰回答,将左小右打横抱起径直往外走,在门口停住,对过在门口的人道,“带走。”

    “是。”

    五分钟后萧夜抱着左小右走了,萧夜的人带着卜俊杰走了。

    佐薰站在台阶上看着那几辆车,唇角勾起一抹得意。

    云嫂不解地问,“夫人,为什么让萧夜把人带走了?万一他们是一伙的呢。”

    佐薰不屑道,“是不是一伙的,看明早的新闻就知道了。”轻笑一声,“不过,他既然是左少卿的人,那我反而不担心这个萧夜有问题了。”嫣然一笑,“看来左少卿是真的很想萧夜跟我们离间,好让他放了yoyo呢。”

    云嫂这才会意,“夫人的意思是萧夜要着手对付左少卿了?”

    佐薰抚了抚鬓角的头发,“是啊,所以记得给我买明早的早报啊。”

    话音刚落,佐薰的电话就响了,屏幕上闪动着勋儿两字。佐薰的眸子闪了闪,说起来,小澈的事还没有弄明白呢。

    电话接通的瞬间,辰亦勋的声音就兴奋的传来,“薰姨,好消息。刚刚萧夜的集团公司发了声明,下周开始介入东南海运。左少卿唯一的生存之路看来是要被切断了。”

    佐薰轻笑着应了,“萧夜倒是个行动快的。”又问,“小澈找得怎么样?”

    辰亦勋兴奋的声音淡了下来,“薰姨,不是我妈妈做的。我已经派人去找了。”

    “好,勋儿,小澈的事你就费心了。”

    佐薰挂了电话,深吸一口气,“去查佐兰这半年来接触最密切的陌生人。”强调道,“记住,是我们不熟悉的人。”

    与此同时萧夜的古堡门口,萧夜抱着左小右匆匆进了大门,同时另一辆车栽着卜俊杰飞快的开往后园。

    萧夜站在床边看着大夫为左小右检查,输液,开药……

    “少爷,夫人头痛症发作加上咬破了舌头,失血加剧烈疼痛才晕过去。输了止疼药,半小时就会醒来的。”想了想接着补充,“如果半小时没有醒来,那就是身体过于疲劳还要沉睡,不用担心。”

    说完一条溜的话,然后重重舒了一口气。来到这位爷这边工作的时候师傅就告诉他跟这位爷说话一定要交待好所有可能性,否则后果会非常严重。

    萧夜挥了挥手,“去后院看看,别人弄废了。”

    “是!”医生立刻麻溜地走了,师傅还告诉他在这位爷面前能不少呆一秒是一秒。

    房间四周寂静无人,萧夜看着床/上的左小右神色莫名,修长的手指抚上了那苍白小巧的脸,轻轻的叹息着。

    左小右这一觉睡得极沉却极不安稳,梦里她总是看见夜睿被佐薰的人追杀着。

    漆黑的夜里,路灯昏暗,夜睿随意地倚着灯柱上,十分不屑地看着黑压压的人扑天盖地向自己涌过来,漫不经心地叹着气,“左小右走了,活着也没有意思。”

    左小右正要上前去拦,可是转眼间他就十分绚烂地消失在那黑影这中。

    左小右凄厉地叫了一声,“夜睿~”

    左小右惊坐而起,原来是在做梦。随后脸色大变,这是哪里,刚刚她有没有说梦话,有没有被人听到?她连忙照着记忆摸/到了电灯的开关,这才发现四周空静无人。而浴/室里则响着淅淅沥沥的水声。看来是萧夜在洗澡。

    左小右呼了一口气,应该没有被听到。

    看着浴/室的方向眸光闪了闪。当时她明明看到萧夜对自己做了“好”的口型,可是最后竟然出尔反尔捏碎了卜俊杰的肩骨,虽然没有供出自己但是供出了左少卿,以后左少卿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

    光脚站在长毛地毯上,看着窗外那颗巨大的梧桐树,想到那夜窗外那人明眸如星的模样,神色不自觉柔软下来。小澈在夜睿那里,她终于可以安心些。

    浴/室的哐当打开,左小右几乎是弹跳着转过身,看着只用浴巾裹了下/半/身浑身湿漉漉的萧夜轻咳一声,再次转过头去,看着窗外漆黑的夜,昏黄的路灯,还有树上似乎隐约存在的俊魅的身影。

    她不去就人,人却来就她。

    萧夜随意擦了擦头发,便将毛巾搭在肩上,走到窗前自她身后将她圈进自己怀里。

    男人炙热的体温带着一股湿气将她拢在其中。

    左小右不着痕迹的推开了他,垂头避开,“我去洗澡。”

    “让我抱抱你。”萧夜操着一口标准的y式英语在她头顶说话,竟然不是夜里常规出现的那个状态。

    但是,不管是哪个状态,左小右都没有兴趣跟他搂搂抱抱,手臂一撑身子往后倒去,拉开了两人的距离。为了让此时的距离感更加合理,左小右看着他,质问,“为什么说话不算数?”

    萧夜也没有勉强她,侧身靠着窗户倚着,胳膊撑着窗棂,姿态竟颇有几分姿态洒脱。

    左小右不谁看他赤果的身体,只好盯着他的脸,仰着头有些累,只是这个角度却莫名的十分适应。

    萧夜淡漠地看着她,讥讽道,“当时那种情况,那是唯一一个可以救他的方式。”

    “就算是苦肉计,那你也不用捏碎他的肩骨啊,他以后就是个废人了。”左小右气急。毁了人家一生,竟然还可以这样轻描淡写。

    萧夜一把捏起她的下巴,蓝眸微闪,“真是没心的女人。知不知道为了今天我付出多沉重的代价?”手抚上她的心口,“你心里装了那么多男人,怎么就装不下你的老公,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