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六章 相互试探
    :

    想到他这几日照顾小澈辛苦,不由温柔了几分,多了分心疼,“辛苦你了,小澈还好么?!”

    提到那个小团子,夜睿十分不满意地看着她,“左小右,为什么你不问我好不好,却问别的男人好不好?”

    “什么别的男人,小澈还是个孩子。”左小右笑着,这么大的人还跟孩子计较。

    “你跟奸夫生的孩子。”夜睿更加不满,眼里闪过一抹戾气,“下次如果你不准时出现,我就杀了他。”

    “不行!”左小右脸色一变,生生忍住了那一句“那是你的孩子”。

    温柔地捧着他的脸,亲了亲他的唇,柔声道,“再照顾他一阵,不要伤害他,好不好?”压着声音在他耳边低声道,“你,可以每天来找我么?”

    这样或许是最好的,毕竟她现在正以小澈为借口,逼着佐兰和佐薰正式开战着。虽然目前还没有动静,可是想必也就在这几天。她不想出岔子。

    夜睿眼里闪过一抹趣味,戳着她的鼻尖问,“左小右,你是勾引我在你的新郎面前要你么?”

    左小右脸一红,但是现在她一心想哄他开心,便忍着害羞点点头,“唔。”

    毕竟心里还是有些难堪,最后目光终究不敢落在他的眼眸上,默默地将脑袋歪到一边不去看他。

    夜睿伏在她的身上,看着她白/皙胜雪的脸蛋上染上那一抹红晕,心中砰然一动。她急促的呼吸催动着剧烈起伏的胸口,令他喉咙一紧,舌尖卷起了小小的耳/垂/吮/吸着,喑哑而性/感的声音幻成了催动情愫的媚药,“左小右,给我。”

    “不,改天。”左小右连忙推他,晚宴马上就要开始,春潮过后的那番状态在场的那些人都是老手,不管是谁都能看出来的。

    “左小右!”夜睿脸色一沉,冷冷地盯着她。却很快软了下来,十分委屈地看着她,“我想你,很想。”

    左小右心里一软,可是她真的不行,今晚一切需得小心谨慎。可是看他那样又十分不忍,最后看着他,小小声的道,“要不,要不……我,我用嘴!”

    话刚说完自己的脸就已臊的不行,一张小/脸涨了通红,眼神也有闪烁起来。

    夜睿看着她的样子心里狠狠地抽/动着,仿佛回到五年前那个十分生涩的左小右睁着圆圆的眼睛看着自己,脸涨得像个西红柿,明明怕的要死却还是勇敢地看着自己,小小声地问,“我,用嘴……帮,帮……你……”

    心里的酸涩飞快地窜到了鼻腔,夜睿突然狠狠地抱住了她,伏在她肩头一声声的叫着,“左小右,左小右,我想你,左小右,我好想你。”

    好想叫自己夜睿的那个左小右,好想那个会飞扑进自己怀里的左小右,好像那个会弯了眸子甜甜的说着“我愿意”的左小右。

    为什么不认我,左小右,为什么宁愿自己一个人哭也不认我,左小右!

    左小右突然心里一阵悲凉,她是不是再也不是夜睿心里的那个左小右。她变得恶毒,变得算计,变得利用人心,甚至利用感情……

    这样的左小右,已经不是以前单纯的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自己生活的更好一点的左小右了。

    夜睿,我想永远做你的左小右,可是,我不能永远成为你的负担,哪怕你心甘情愿,我也无法违心地看着你独自背负。

    “左小右。”夜睿吻了吻她,将她抱进了浴/室,锁上门,看着她,“脱给我看。”目光软软的,“我想看看你。”

    他眼里的期待太过强烈,让左小右完全不忍拒绝,她低下头掩去眼底的羞涩,纤细的手指摸上了后背的拉链,只轻轻一带,连衣裙便飘然落地。

    素色的小衣小裤让她看起来有些保守,但那已经发育完全的身材却在张显着性/感。看着她缓缓滑下肩带将那雪白的小兔尽数释放的时候,夜睿的气息瞬间粗沉起来。

    男人修长的手指解开了自己的腰带,握住了已经膨/胀的分身缓缓移/动。

    “夜……睿……”左小右的泪咻然而下。那样华贵无双的夜睿为了尊重自己成全自己,竟然当着自己的面自/渎么。可是她从头到尾都没有再动一下,身子像是被点了穴一样愣在原地,两只大大的眼里滚着滴不完的泪水,仓皇失措的模样仿佛她还是五年前的左小右。

    “左小右~”男人低声嘶吼,以目视完全了对她的需要,最后将紧紧地抱进怀里,仿佛在炫耀,又仿佛在控诉,“左小右,我没有碰你。”

    “对不起,对不起,我今天,不方便。对不起,夜睿,我让你这样。”左小右的眼泪还在持续地低落。这样卑微到了尘埃里的,还是她的夜睿么!

    这样的夜睿好让人心痛。

    她宁愿他嚣张跋扈地欺负自己,她宁愿他冷酷无情地将自己扔进鳄鱼池,她宁愿他不断搓洗着自己被别的男人碰过的手臂也好过现在这样为了讨好自己而把自己当成了尘埃的夜睿。

    夜睿,就该那样高高在上的活着,而她可以低一点再低一点。

    在此时主城堡巨大而奢华书房里,佐薰正和萧夜在做进一步交流。

    她需要萧夜能为她所用。左小右现在一门心思在找小澈上,根本没有对家族的事上心。对会佐兰已经箭在弦上,她必须要有助力。

    但是前提,还是要试探。

    佐薰倒了杯红酒递给了萧夜,自己就着杯子喝了一口,若有所指,“最近yoyo身体还好么?”

    提到这一点萧夜眼底闪过一抹不耐烦,但他很快就克制住了。尽量让平静地看着佐薰,“从这里回去到现在,我都没有碰过她。”嗤笑道,“你觉得是该她不好,还是我不好?!”

    佐薰恍然大悟,笑道,“看来女婿是真心爱我的yoyo,不然,该如何克制?”

    萧夜淡漠的扫了她一眼,“所以夫人还是快点给个结果。否则,我耐性用尽,想必过不了多久就该特色新的女人。”

    :萧夜的存在感强烈起来哦~会不会是夜睿新的劲敌,话说大家有没有觉得夜睿有些不对劲呢,注意好哦。后面会有内容是揭露夜睿这一阵状态的秘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