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七章 派人去杀他
    :

    “你现在倒怪你我的不是来的。”佐薰垂头看着手工制水晶高脚杯里那摇曳着的琥珀色的液体,并没有看萧夜,嗔怪地叹了口气,“谁叫夜儿你胃口好呢,若只是一个需要yoyo言听计从的,我便能做主了。可是你要的,太多了。”

    要是只用来对付yoyo一个人的量她当然可以作主,只要做的慎重一点,别让萧夜拿了把柄,对外暴露时她仍然可以完身而退就行。

    可是现在,萧夜要的是粟基的股权,拥有权。这就不是她一个人说了算的。

    萧夜淡漠道,眼里闪着商人固有的精明,“只给够yoyo一人用的,还是能喂到我的胃里,都由你说了算。只不过……”轻笑一声,蓝眸里闪过戏谑,“想必夫人的眼光也不会只要那一个机场项目。”轻描淡写地提醒道,“机场荐是举国关注的大事,女皇陛下也极为关注。做好了,当然是无上荣光。做得不好……”看向佐薰,“项目一起动,首动项目不下十亿,夫人,可要好好打算。”

    一个上千亿的项目就算给予一定的拨款也不过九牛一毛,表的不过是皇室的心意,根本不能在本质上解决资金问题。

    虽然建成之后不用两年就能盈利,但是以克莱斯家族现在的资金能力,能不能撑过项目完成也未可知。而以佐薰的傲气,除非加入进入的新股东甘愿受其控制,否则她定然不会招揽新的资金。

    想要拥有在项目上的绝对话语权,还没有足够的资金,那只有两条路:找到属于自己的钱,找到受其控制的新股东。

    前者,眼下就有一个最好的办法,让萧夜入股粟基研究室;后者,最合适的人选也是萧夜。这也是当时让左小右嫁给萧夜的重要原因。将萧夜的全部资产都归到克莱斯家族。

    谁知萧夜不同于白公爵也不同于欧家,那两个男人都是真正的绅士,就连夜文龙都能对女人动情。而萧夜却不会,他是一个真正的变/态,真正的商人。眼里只有利益,没有情义,女人对他来说只是一件玩具而已。

    现在要左小右通过掌握萧夜的心攫取他的财富可能性很小,因为现在项目在弦上,已经受了万众瞩目,没有时间让左小右慢慢勾动萧夜的心。所以,只能先把左小右卖一卖,试试萧夜的虚实。

    思及此,佐薰抬头看向萧夜,“不如我先救夜儿燃眉之急?”

    玲珑的指尖转出一只黑色的瓶子,“这个,今夜就可以先给yoyo服用了。”见萧夜不伸手,烈焰红唇勾起一抹轻讽,“怎么,萧总这是怕了?”

    这一下子从夜儿到萧总,可谓公私分明。

    萧夜并不受她刺激,淡漠道,“我虽然好此道,不过……”意味深长地看了佐薰一眼,“还是不要经过我手的好。”

    一旦传出去他萧夜有这种爱好,风头一损股份必跌。

    对于他的多疑佐薰反而更加放心了,好女色却有耐性,是做大事的。只不过,这种男人左小右恐怕就更不容易把握了。

    佐薰轻笑一声,“夜儿这是不放心我了?”

    萧夜淡道,“夫人还真是爱说笑,我们谁都不谁,何必说出这种惺惺作态的话来。”举了举杯,“我萧某人的字典里没有交情,只有交易。所以夫人,互利便好。您说呢?”

    “是,那我先着人将东西送过去。”佐薰将小黑瓶掩于掌内,放下酒杯,“晚宴快开始了,不如我们先下去,yoyo也该等急了。”

    而此时的左小右正被夜睿压着门板臂咚。

    “左小右,今晚我就去找你。”夜睿的唇摩着她的,直白的引诱着。

    “别,今晚我回去晚。”左小右一张嘴,徘徊在唇边的舌尖便往里侵入一分,有一下没一下的勾动着口腔边缘的嫩肉,十分暧昧。

    “我不管。”夜睿勾住了她的舌尖,用自己的舌头与她对碰,像孩子般央求着,“给我把窗户的打开。”

    “好,好吧~”虽然觉得不妥,可是内心真的很期待跟他在一起。

    “yoyo,yoyo?”佐薰的声音自门外响起同时响起钥匙开门声,左小右吓了一跳,连忙要将夜睿推进卫生间,夜睿却已经不管不顾地吻地过去。

    “不要这样!”左小右惊恐万分地去推他,如果被佐薰看见了,被萧夜看见了,怎么办?

    ”yo~”佐薰推开门就看见左小右的双手被夜睿禁锢在头顶,双/腿被夜睿的腿十分羞耻撑开顶在墙上,画分十分**。

    佐薰连忙将门关上,飞快地冲到他们面前,抬手照着夜睿的脸就要扇去。

    夜睿将左小右按在墙上,一把握住佐薰要打下来的手十分轻蔑地看着她,“我说,你能不能有点新意?”

    每次见面就想打他,到底是什么让她这么天真的以为能打到自己?!

    佐薰气急败坏地看着夜睿,压抑地怒吼,“你到底在做什么?知不知道她已经结婚了?你想毁掉了她吗?”

    夜睿狠狠地甩开佐薰地手,迫得她推开两步。手指邪恶地抚过左小右的唇,眼里闪过一抹茫然,“要不然,一起下地狱怎么样?嗯?!”

    掏出手机,将一张与左小右果呈相对的照片展示给佐薰看,“你说,我现在就把这张照片发给你的好女婿,会怎么样?”

    佐薰伸手就要去夺他的手机,却没有他收回的动作快。只好又气又无耐,想吼却又不敢吼地看着他,“你到底想怎么样?”

    夜睿的手指在左小右的红唇上来回摩挲着,“我只想跟五年前一样,继续睡她而已。”冷冷地扫向佐薰,“本来我今天过来是想问问你,昨天从我莱茵居回去来的人都救活了没有这几年做了这么多手脚也没弄死我,看来是心急了,竟然已经直接派人来暗杀我了。”不屑道,“我告诉过你,就算你来一个皇家卫队,都不能拿我如何。想我死,你还是死心吧。”

    左小右惊讶地看着佐薰,“妈妈,他,也是爸爸的儿子啊。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派人去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