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一章 萧夜和夜睿
    :

    “夫人,小姐,萧总来了。”云嫂很快就带着萧夜回来了。

    左小右立刻似鱼见了水,一把握住萧夜的手,可怜巴巴地仰头看他,“带我回家好不好,我,我有点不舒服。”

    萧夜正要问怎么回事。就见佐薰给了他一个泾渭分明的眼神。他立刻明白,粟基毒发。

    “我们先走。”萧夜一把将左小右拦腰抱起,冲佐薰点了下头便快步离开。

    佐薰没有忽略他转身之际唇角那抹极为克制的邪恶的笑意。

    “夫人,小姐以后恐怕要随身跟着萧夜了。”云嫂看着萧夜疾步离开的背影,面无表情的脸上看不出神色。

    佐薰幽幽地叹了口气,“可怜的yoyo。”

    云嫂抬起头,看着她唇角那压抑的得意,低声道,“夫人这就相信了萧夜么?”

    佐薰勾了勾唇,低头玩弄着腕上那枚龙凤细珠的汉白玉手镯,声线悠悠的拉开,“看看小兰这做派,现下是不信也得先信着了。”低声道,“今天算是验了货,萧夜的首动也该兑现了。”

    回了城堡,萧夜将左小右扔在了床/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演技不错。”

    左小右转过身,从内衣里取一枚小圆片,笑道,“多亏你事先给了我这个。”

    要不然脸红,冒汗这样的身体反应她可演不出来。

    萧夜欺身过去,将她压在身下,“你是假的,我是真的。”咬住了她的唇,“给我。”

    左小右脸色一变,想要推他,可是萧夜已经下足了力,她又怎么可能推得动。

    “别,别这样,现在还是白天。”

    “白日宣/淫才有意思。”萧夜的手不断地在她的身上游走,她手忙脚乱的挡了上边却挡不了下边。要怎么拒绝,他才不会生气还会跟自己继续合作。

    “我,那,我去洗澡。毕竟,我们去了那种地方。”借口很老套,但是很管用。

    去看过死人,毕竟有些晦气。

    萧夜同意了,“一起洗。”

    “好!”左小右磨磨蹭蹭地走到浴/室。索性,萧夜临时接了个电话,冲她抱歉道,“我出去一下。先洗,等我。”

    “好。”

    左小右掩了眸中的喜悦,“失落”地点点头。

    呼!

    又过了一关。

    左小右仰着头任由花洒的水溅到自己的眼里,鼻腔,口腔。她却仿佛没有知觉,任由那感观冲斥着窒息感。一遍遍地告诉自己,这样提心吊胆的生活已经进入倒数,很快,她就可以回到夜睿的身边。

    可是……倒数的日子还有多少天,而她能不能保持着全身而退,一切,都是未知。

    刀尖跳舞,难保不自伤!

    左小右吹干了头发,垂头擦了擦眼睛,扫去眼里那抹酸涩。

    还未抬头就被一只结实的胳膊揽住了肩膀,狠狠按进了熟悉的胸膛。

    左小右惊讶地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不羁的男人,又惊又喜,“你,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男人修长的手指穿入她金色的卷发中,柔声道,“想你了啊。”

    左小右看着他眼里的红血丝和眼下的黑眼圈,心疼的抚着他英俊的脸,“昨天她是不是又为难你了。”

    看样子,是熬了一夜的。

    夜睿亲了亲她,“我已经习惯了。”吻住她的唇,直接地问,“给我么?”

    左小右摇摇头,看着门的方向,“他,他还会回来。”

    夜睿眼里闪过一抹阴桀,“左小右,你穿成这样,不是为了等我?!”

    左小右一怔,看着他眼里那翻卷的怒气,心疼又难过,一时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才能让他不那样生气。

    见她不知所措的模样,夜睿忽而笑了,咬了她的唇轻笑,“宝贝,不用担心。我刚刚看到你的新郎走了。估计,不要晚上回不来的。”

    左小右睁大了眼睛,“你,你做了什么?”

    夜睿圈着她的腰将她抱到床/上,“偷情这种事情,当然得下点功夫。嗯?!”

    左小右笑弯了眸子,“夜睿~”

    红唇微送,唇齿的交融,一番思念,一番情动,烈日高悬,有人欢喜,有人心伤。

    萧夜集团大楼里,萧夜坐在办公桌后听着秘书的汇报,神色莫名。

    他的脑海里都是左小右情动时的模样,那绯色的小/脸,萌动的樱/唇,微微起伏胸线,每一分都美得是恰到好处。

    明明是一个柔软到了骨子里的女人,可是却宁愿为那人男人背负了一切。用自己的那点小心思去对抗一族之力。

    萧夜的唇角不知觉溢出一抹苦涩,那个男人,那个全世界都无可代替的男人,而他,也只是仰望……

    “萧总,萧总!”秘书疑惑地看着他,小声地问,“新闻爆出您的夫人曾是夜睿未婚妻的事……虽然丑闻是属于克莱斯家族的,但是,我们集团多少也会受到一些冲击,您看,我们是不是需要做出一些措施?”

    “新闻?”萧夜抬了抬眸子,“我看看。”

    秘书递过手机,标题十分具有冲击力“揭秘贵族的丑闻,克莱斯家族大小姐与同父异母的哥哥暧昧不清”,图片配了五年前夜睿向左小右求婚的照片以及现在左小右和夜睿的单独照。

    洋洋洒洒一大篇,都用十分肯定的语气陈述着夜睿和左小右的奸/情以及萧夜被戴了绿帽的事实。

    萧夜眸光闪了闪,这是计划之一。

    “联系夜氏,让夜睿站出来澄清。”萧夜沉吟片刻,“他们要多少钱都给。”摆摆手,“去吧。”

    夜睿将左小右抱/坐在自己腿上,正准备做新的一轮冲刺,他的手机响了。

    左小右扶在他的肩上压抑了自己的喘息声,无心去偷听,却在听得夜睿一声“西蒙~”

    熟悉的名字似乎瞬间将她带进了从前的记忆。

    她攀附着他,心底一阵酸涩。同样的人,拥有着共同的记忆。重复着五年前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情/事,可是却无法再随意说一声“我爱你”。

    成长,历事,大抵如此。好

    曾经以为那是很重要的事,可是一切与生死相比,都不那样重要。她想让夜睿好好的活下来,就跟五年前的选择一样,只要夜睿健康的活着。她所有的背负都值得。

    “左小右,你的新郎给我下通牒呢。”夜睿挂了电话,分身还在她体内,咬着她的耳朵笑,“想知道为什么么?恩?!”

    :女主有各种各样的,有决然追爱的。有想说爱就是死都在要一起的。左小右不是那种人,她想宁愿有一天她死在了这场复仇中,也希望夜睿健康的活着。人,只有活着才有无限的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