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二章 夜睿交往公主
    :

    “唔,不知道。”左小右的身子微微后仰,想看清他现在的神情。

    他有没有难过,有没有愤怒。

    然而,什么都没有。

    有的,只有这一阵常见的不屑和不以为然,仿佛破罐子破摔的形容。

    左小右将双后撑在床/上,闪着眸子看他,这样的什么都无所谓的夜睿也很帅。可是,她一点都不喜欢有人对夜睿做出任何警告和通牒。

    原本紧贴着身子看不到彼此的风景,此时左小右往后退开,虽然不再是严丝合缝的纠缠,但可以让他更清楚看到她美好的身线。

    玲珑的身体没有一丝赘肉,美好的马夹线,精致的小肚脐眼,还有小腹那道为他生过孩子的证明。

    看着她的美好,那从来只属于过自己的美好,夜睿的眸子温柔了几。如玉的手指划过她每一寸晶莹的肌肤,掠去那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她的轻薄污渍。浑不在意的跟她说着刚刚电话里传过来的内容,“你的新郎告诉我,让我站出来澄清你不是我的未婚妻左小右。只要我愿意,也多少钱都给。”眼里闪过一抹狠辣,“左小右,他们已经把你从我身边夺去了五年,现在还想把你从我的心里也夺走。他们,是不是很坏?”

    他的眼神讳莫难测,左小右心疼地看着他,可是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

    他最想的答案,她现在还无法给他。而她也深深的知道,或许有一天自己给了他想要的答案时,自己已经不再是他想要的那个人。

    “左小右,你说,我要怎么办?”夜睿看着她,眸光若星,满含期待。

    左小右回过头去,轻声道,“我,我不知道。”

    她是yoyo,不是左小右,她不能干涉他。

    “左小右。”夜睿勾了她的下巴,迫她看着自己,眼里多了抹认真,“左小右,不认我,真的会哭的哦。”

    “什么,我哪里有不认你。”左小右嘟起了嘴,弯了弯眸子,“哥哥……”顿了顿,又叫了声,“叔叔!”

    “妖精!”夜睿见她又耍滑,伸手弹了下两人的结合处,激得她一阵发颤抖,抽身想逃。

    夜睿一把拽住了她,眼里的欲色更浓了几分,声音性/感又喑哑,“左小右!”

    “唔!”他眼里的深情让她无从抗拒,欲逃的姿态又变成了紧紧圈住他的样子。

    交拢的双手圈挂着他的脖子,感受着他在自己体内膨/胀,难耐地嘤咛一声,声音沉了起来,“夜睿~”

    “左小右。”夜睿狠狠地咬住了那敏感地不得了的小肩,哑声道,“我来了,左小右。”

    伴随着男人疯狂的给予,雪白剔透的娇/躯仿佛在海浪里起伏的小船,只留下一室的嘤咛。

    第二天一早,左小右就看到了实时新闻“夜睿跟雪莉公主交往,即将不日订婚”

    手里的餐具轰然掉落,滚烫的清粥铺洒了一桌,缓缓地滑到她的腿上,她一点知觉都没有。

    手死死地掐握着,不能哭,她不能哭,周围都是萧夜的人,或许还有佐薰的眼线。

    “夫人,你怎么了?你没事吧?”女佣连忙过来清扫桌面,看着她裙子上堆满了清粥,惊叫起来,“夫人,您的腿?”

    说着连忙把她腿上的粥清扫掉,掀开半裙,雪白的大/腿已经一片通红,甚至开始出现小燎泡。

    “起泡了呢。”左小右站起身,对女佣道,“给我拿一下/药箱,我去换衣服。”

    她翩然起身,就好像平日一般悠然而去。

    回到房间飞也似地跑进了洗手间,打开水龙头嚎啕大哭起来。

    不是所有人都会等在原地,雪莉公主是女皇陛下的外孙女,真正的贵族,就算到时候夜睿愿意为她回头,那也将会使皇室震怒。

    夜睿终于开始向前走了,一走,就走到了云端,她再也拉不动了。

    所有的眼泪和伤悲都被掩在水声里,女佣送医药箱进来的时候以为她在清洗,敲了敲门,“夫人,药箱拿过来了,我请医生过来了。”

    左小右关掉水龙头,深吸一口气,掩了浓浓的鼻音,轻声道,“不用,都退出去吧。我自己弄就行,伤在那里不太方便。”

    医生立刻就退出去了,据说那个男人十分小气,要不看了他女人的腿,他的下场一定会很惨。

    哭一场算是释放,路还要往前走。

    左小右看着镜子里双眼红肿的自己,扬了扬唇,左小右没有关系的,只要夜睿好好的活着就可以了,只要他过得开心就好了。爱一个人就是要他开心幸福,不是吗?

    不,不是!

    左小右垂下头将脸埋在掌心,苦涩的眼泪一串串一溢出手指间的缝隙,滴落在水槽里。就算她知道爱一个人就是看着他幸福,可是她还是做不到,心还是会痛。

    她,就是这样狭隘的左小右,怎么办?

    左小右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神情已经平静地仿佛没有哭过。她从药箱里找出镊子挑破了已经膨/胀的燎泡,给自己消毒上药。

    腿上那一点点的疼痛,根本转移不走心里的那悲痛。

    接下来的几天左小右因为腿伤而没有外出,佐薰只是给她打了个电话告诉她那天车祸的孩子留在家族里打杂了。

    左小右笑着,“妈妈,我都在新闻里看到了。人说你救下一个饿晕的孩子,还收留了他。这是一桩善事。女皇陛下一定会很高兴的。”

    佐薰也很高兴,“是啊,我可没有辜负女皇陛下地咱们家的恩赐。”末了问,“你哥哥跟雪莉公主的新闻你知道了吧?他最近还有去骚扰你吗?”

    左小右笑得更欢了,笑得眼角溢出了泪,“妈妈,你也说了他跟公主交往了,怎么可能会来找我。”

    “你,没事吧?”佐薰试探地问。可惜不是面对面看不到左小右的神情。

    “我?没事啊。”左小右有些迟疑,“说起来,妈妈,还在找小澈么?为什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啊,找,找着呢。”佐薰一怔,安慰道,“小澈吉人自有天相,你不必太担心。”柔声道,“我新收的那个孩子啊,也很可爱。你有空就过来看看。”

    “好!”左小右应了。

    可是,不是自己的孩子有什么可看的。再可爱,也不是小澈。

    现在,她不能去找小澈,却连见夜睿的资格也失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