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四章 只等了一个小时
    :

    “杀了你?”佐兰走到他的面前,手里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刀,在他眼前晃过,“你死了,我怎么办?你杀死了我的儿子,让我失去了寄托。现在,看着你生不如死,就是我现在活着的唯一的乐趣。哈哈哈……”

    佐兰疯狂的笑声在封闭的铜墙里晃荡着,像正在遭受折磨的地狱恶鬼,痛苦的爪子摩擦着铁墙发现嗡嗡的渗人的声响,令人毛骨悚然。

    “可怕吧,痛苦吧。”佐兰看着他生不如死的样子,面容狰狞地凑了过去,“这就是我的痛苦。你害死我的儿子,我还要跟你演戏。每次我听见你叫我妈的心痛得都快要死了。辰亦勋,你别想死,我要你陪着我在这个世上生不如死的活着。”

    十字架上的男人面目全非,已经完全看不出辰亦勋往日的斯文清俊。他动了动嘴,声音很轻,恐怕连他自己都听不清楚,可是佐兰却听到了,她嘎嘎地笑着发,抹了抹眼角的眼泪,“我是疯了,从云儿死掉的那天开始我就疯了。我活着的唯一目的就是报仇,接下来就是佐薰那个贱人。”

    ”好好感受着我每天给你的证明自己活着的机会。”

    佐兰眼里闪着疯狂的光芒,光晃晃的刀尖缓缓地插入辰亦勋那残破不堪的皮肤,鲜血一点点地涌进了开口的血槽汩汩地往外流。

    因为疼痛身体本能的颤抖着,而辰亦勋却已经失去了呼痛的力气。他的嘴微微地张着,像被掐住了咽喉的动物,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

    眼看着他翻着白眼,下一秒就要晕死过去。佐兰收了尖刀,将手里的云南白药撒了上去,鲜血被药粉覆盖着,可是那突如其来的刺激也让辰亦勋不断地颤抖着,像触电的小丑,在十字架上疯狂的抖动。

    “夫人。”门外响起一个敲门声。

    “进来。”佐兰慢条斯理地擦着那带血的小刀,冷眼看着进来的人,问,“什么事?”

    来人连忙过来趴在她的耳边低语几句,“啪嗒”小刀咻然掉在地上,佐兰一把抓住她的衣领,急切而难以置信地问,“是不是真的?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夫人,是真是假,一验便知。”

    “是是是,一验便知。快验,快验。”佐兰松了手,身体却抖得更厉害了。

    她哆嗦着手隔着空气在辰亦勋的身上上下抚摸着仿佛在寻找一个可以下手碰触的地方。可是没有,这近一个月的时间,她只要心情不好就会过来割掉他身上一块肉,听着他嚎叫,看着他挣扎。只有这样她才觉得自己的活得值得,因为她在替她的儿子报仇呢。

    可是现在,她听到了什么,佐薰那个女人早就知道她把两个孩子调过来了,竟然偷摸又把孩子换回来了。

    枉她以为自己瞒得很好。

    “勋儿,勋儿。”佐兰看着还在痛得颤抖的辰亦勋,连上前拥抱他都不敢。

    “啊!”佐兰惨叫一声,“佐薰,我不会放过你,我不会放过你的。”

    那歇斯底里的嘶吼仿佛地狱里的恶鬼,凄厉地带着无边的恨意。

    “来人,来人,叫医生叫医生。”

    同时莱茵居的卧室里,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在床/上盘腿而坐。

    小澈双手环抱,指着墙壁上播放着夜睿和公主的新闻,小/脸森冷,那一双冷清清的眸子里闪着一丝愤怒,“难道,你不需要解释一下吗?”

    夜睿看也没看那新闻一眼,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这是让左小右认我的方法。”

    “我的提案里根本没有一条。”小澈愤怒道,“明明就是你已经背叛了左小右。”

    小小的身子因为激动而有些颤抖,那跟左小右一模一样的眸子里闪着倔强的泪意。

    左小右跟别人结婚去了,夜睿也跟别的女人在交往,以后,他就要成为一个没有人要的孩子了。

    “你的提案里没有,不意味着我的提案里没有。”夜睿不以为然地看着他,“哭什么?没用!”

    小澈别过头,“谁哭了。”

    可是一扭头,眼泪还是滑下来了。

    左小右一个月没有出现了,他真的很想她,不知道她是不是已经不要他了。

    “好了,好了。都说了是提案而已。”夜睿最受不了他跟左小右一样那逞强着哭的模样,双手穿过他的腋下,一下子就把他抱到自己盘坐的腿上坐了,戳了戳他的鼻尖,“男人流血不流泪。懂?”

    小澈冷冷地回了他一句,“我还是小孩子,左小右说过,小孩子可以想哭就哭想笑就笑。”

    还真是……让人无言以对。毕竟,他还真的只是一个四岁的孩子。

    “左小右是女人,你要想当个娘娘腔就听左小右的。”夜睿将他从自己身上提了下去,塞进被子里,“我要去找左小右了。”

    “等等。”小澈连忙拉住他的胳膊,眼里闪着一抹惶恐,“你,还会回来吗?”

    你会不会像左小右那样走了就不回来?

    看着他眼里着那无助的模样,夜睿心里一软,他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这是我家!”

    说完转身就走了。

    左小右回到城堡的时候,佣人说萧夜出差了,要过两天才会回来。

    左小右松了一口气,起码有两个晚上的时间她可以安静地睡着。

    深夜,左小右习惯性地睁眼看向窗外,一睁眼,就看见玻璃窗外那个熟悉的身影,一轱辘翻身下床,她光着脚跑到窗边,双手扶着玻璃窗,难以置信地看着窗外看着自己笑的脸,喃喃,“夜,夜睿……”

    “左小右,再不开窗,我就要冻死了。”已经入秋,深夜很凉,夜睿隔着窗户戳她的鼻子。

    左小右连忙将窗子打开,才发现窗户根本没有上锁。

    等着夜睿纵身跳了进来,她摸着他冰凉的外套问,“为什么不自己开窗进来,外面那么冷。”

    夜睿摸着她的脸,就势抚去了她脸上的泪珠,“我想看看你会什么时候睁眼看我。”捧住她的脸,十分庆幸的模样,“真好左小右,我只等了一个小时。没有站到天亮,可见你心里还有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