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一章 行动了
    :

    佐薰将功灿送到卧室睡觉,她真的像一个称职的母亲,亲自为功灿讲了睡前故事,看着缓缓沉睡的容颜,在他额间轻轻一吻后才起身离开。

    “夫人真喜欢这孩子。”云嫂看着这样散发着母性光辉的佐薰有些赞叹。

    “你也这么认为么?”佐薰轻笑一声,有些自嘲,“没有孩子,是我这一生的遗憾。”目光有些悠远,“我这一生,没有自己的孩子,yoyo回来的时候已经大了,我没有机会做这些。现在看见这个孩子,我就想感受一下照顾一个孩子是怎么样的。”看向云嫂,“你说我刚刚做的,像一个妈妈吗?”

    云嫂面无表情的脸上闪过一抹心疼,干涸的眼里溢出些湿气,“像,很像,夫人。”

    佐薰看着云嫂眼里的真情流露,神情有些孤寂,“云嫂,我这一生,其实只有你一个人而已。从头到尾站在我身边的,只有你而已。”

    云嫂低下头,“能跟着夫人是我的福气。”

    “文龙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律师那边发来消息了,跟之前说的一样,夜文龙死后的第一百天身后所有遗产归夫人所有。”云嫂垂下头,眼里闪过一抹狠决,“夫人,我们动手么?”

    “动手么……?”佐薰停下脚步,眼里闪过一丝不忍。二十五年,这是唯一一个一直在自己身边的男人,真的要动手么?!

    云嫂木然地提示着,“夜文龙所有资产做了公证,一分不给夜睿。目前清算,算上所有固定资产,能盘出近百亿资产。”

    百亿~可以令机场项目完成大半。

    佐薰眼里闪过一抹决然,“动手吧。”

    她一生所求不过就是家族荣耀,爱情、男人,从来都不是她所要追求的。

    “是,夫人。”云嫂看着她眼里的不忍,提意道,“不如只做表现,我们还是将人带回来养着便是。”

    佐薰摆了摆手,“不必了。”

    那一夜雨下得很大,电闪雷鸣。萧夜出差,左小右看窗外那颗被雨淋得湿透的梧桐树,轻声叹息着,这样的天气,夜睿不会来了吧。

    可是明知道他不会来,她还是站到了深夜。等她终于认定夜睿不会来时,才甘心地洗澡睡觉。

    不知道是在窗前吹了风还洗澡的时候被突然变凉的水冲到了头,第二天左小右的头痛症又犯了,她在床上晕乎乎睡了半天,迷糊糊地左小右看见医生进来给自己查了查,喂了药。

    这一睡就是一天,醒来时症状已经缓解了,但是外面的天还是头天晚上一样,一道道刺眼的闪电一次次劈开了漆黑的夜空,一个个响雷从头顶霹霹雳雳地滚过,那沉重的压迫感和在耳边的轰鸣,让人头皮发麻。

    “先生还没有回来吗?”左小右看着窗外的雨问一旁侍候的女佣。

    “先生说晚两天再回来。”女佣恭敬地回答。

    左小右点点头,“是啊,这样的天气回来也很危险。”

    女佣接口道,“谁说不是呢。西郊昨天夜里公路断列,还发生了山体滑坡,还死了人呢。”

    “西郊?”左小右皱眉下意识问,“是不是西郊林园那条路?”

    那是通往莱茵居的路,左小右的心跳飞快地加速着。

    “是啊,是啊。”女佣一脸的惋惜,“是啊,你哥哥也太倒霉了,都快要跟皇室公主订婚了,竟然这么一命呜呼了。长得那么好看,竟然落得尸骨无存的下场!”

    叮当一声脆响,手里的餐具应声落地。

    左小右死死地盯着那个女佣一字一句地问,“你,刚刚说谁?”

    女佣被她的样子吓了一跳,吞吞吐吐地道,“就是你那个哥哥夜睿啊,新闻上说因为公路断裂加上山底滑坡,所以连尸体都找不到。”

    “闭嘴!”左小右怒吼着,两眼通红,“什么尸体,什么尸体,他不会死,他根本不可能会死。我不许你咒他。”

    “不是我说的,是新闻说的。”女佣拿起遥控器要给她看新闻。

    “我不看,我不看。”

    她不信,她不信夜睿会死,不可能!

    左小右发疯般地冲进雨里,开着她好久不曾动过的跑车,在那一阵阵电闪雷鸣中向莱茵居的方向驶去。

    古堡里女佣看着左小右消失的背景,眼里闪过一抹不忍。

    “你怎么现在就说了,被先生知道就死定了。”一名女佣在她身边低声道。

    “啊?说早了吗?那怎么办?我死定了!”女佣大惊失色,脸色咻然苍白。

    一路上左小右都在不停地给夜睿打电话,可是回答她的永远都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夜睿你不会有事的,那个人肯定不会是你,是不是?

    雨水冲刷着挡风玻璃,眼水模糊了视线。

    在这样狂风骤雨的夜,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

    怕走夜路的左小右,怕鬼的左小右,手里拿着车里备放着的手电筒,站在那断裂的公路前。

    要怎么过去?

    左小右十分粗/鲁地将手电筒咬在嘴里,手脚并用地爬上了那一堆泥堆的土坡里。看样子已经有修路的过来铲过,泥堆并不高,可是当她爬到一半的时候,看到一件东西。

    贝壳手链!

    爱琴海数风车的房子,老太太自制的贝壳手链。

    左小右飞快地刨开泥堆,将贝壳手链捧在手里,不断地翻寻着。她记得有一颗贝壳里有字。

    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冲刷着视线,左小右的眼睛有些模糊,她把手链拿到很靠近眼睛的位置,几乎都贴在睫毛上,她一枚枚贝壳认真的辨认的着。

    当一个“右”字出现在视线里的那一瞬间,她只觉得天旋地转,天,塌了。

    “啊~”

    左小右跪在那一堆污泥堆中,冲着那飞闪的电光,那轰扫而过的阵雷,嘶吼着,那一声声仿佛猛兽的悲鸣一声声震颤着那小小的身体,在怒斥着苍天不公。

    夜睿~夜睿,不会死的,一定不会死的。

    左小右仿佛被电光击中,飞快跳起来,从泥泞的土堆里翻出一根不像样的木棍,把沾了污泥的手电筒重新咬在嘴里,一下一下的挖着。

    夜睿不会死,一定不会死。

    这些人竟然想把夜睿埋在下面,是佐薰,一定是佐薰干的。

    一定是她想把夜睿活埋,借山体滑坡之名任谁都查不到她头上。

    还没有到二十个小时,夜睿一定还活着,一定还活着。

    左小右莫名的变得冷静,她一下下用力的挖着,才挖出一个小坑,小木棍就断了,她索性就手挖,将一块块石头翻开,反而更快。

    夜睿,等我来救你。我一定会救你的。

    :最近在走剧情线,交待每一个人设的命运。每个人都是多面的。好人,坏人,界限其实很模糊。江山多少年,成王败寇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