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三章 睁眼却是萧夜
    :

    夜空下响起夜影急切的喊声,“少爷,要塌方。”

    夜睿立刻抱起左小右手撑着地,纵身一跃,跳到地面,顺势就地滚开。

    那一片泥纱险险地溅了两人一身,左小右辛苦挖的坑瞬间又被填满了。

    “左小右,没事吧。”夜睿扶左小右站起身,看着她一脸懵圈的样子,担心地问。

    耀眼的车灯照得眼前一切都那样清晰亮如白昼。

    左小右呆呆看着眼前的夜睿,默默地将视线投到他的身后。明晃晃的车灯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

    左小右默默地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摸上了他的动脉,脉搏跳动十分有力。

    “好,真好。”左小右看着他,声音很轻,脸色十分平静,可是眼泪却不断不断地往外涌。然后,扯了扯嘴角,看着他笑,“你没事,真好。我要回去了。”

    夜睿没事,她就该回去了,回去做她的戏,报她的仇。

    只不过现在计划有些变化,先除了佐薰,她的存在就是对夜睿最大的威胁。

    “左小右。”夜睿拽住她,“你是我的左小右,是不是?”

    左小右抬头看他,眼泪不停的流。好像怎么都流不完。明明没有什么可悲伤的,可是眼泪却还是不受控制的往外涌。

    刚刚自己在坑里说的话,她又如何能信口雌黄地抹去。可是承认了左小右的身份,她还要怎么若无其事的回到萧夜身边去利用他为自己报仇。

    “夜睿,我……”左小右甩开他的手。就听得夜睿嘶的一声,左小右这才发现夜睿的后肩正流着血。

    “你,受伤了。”左小右连忙过去看他的伤口,却被夜睿抱住了。

    “左小右,我受伤了。”夜睿睁大眼睛看着她,“你帮我包扎好不好?”生怕她拒绝,立刻补充道,“如果你不帮我包扎,我就让血一直流着。”自暴自弃道,“反正我死了你还会为我哭,我活着你就不认我。”

    左小右立刻接口道,“我没有不认你。”

    话音刚落就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低下头去不再看他。

    夜睿立刻一喜,“那你陪我回去。”

    “好。”左小右点点头。

    莱茵居里小澈已经在睡得很安稳,左小右在他床边看了一会,这才跟夜睿一起退了出去。

    夜睿的伤看起来可怕,其实只是伤到皮肉,只不过伤口有些深。

    左小右看着自己都是泥巴的手,轻声道,“我去洗洗。”

    夜睿握住她的手,“我帮你洗。”抢在她的话前,“我帮你洗好,你再帮我包扎。”

    “好。”毕竟手这么脏也会让他感染。

    刚一走到洗手间,左小右才知道自己要洗的不只是手,还有全身。

    她整个人仿佛一个泥巴雕塑,眉毛,眼睫,鼻子,嘴,脸,都糊着一层泥。脏乱不堪,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左小右看着镜子里自己旁边夜睿那帅气的样子,别过头去,打开沙龙头默默地洗手。

    “左小右!”夜睿看出她的难堪,低头吻住她的唇,深深的探入。绵/软的纠缠,甚至都能感受到她口腔里的泥沙。这个笨丫头,为什么总是为这种事情自惭形悔。

    一吻完毕,夜睿亲了亲她要沾着泥土的额头,柔声道,“左小右,你这样也很美。我喜欢。”

    因为救他而把自己弄得这样狼狈的左小右,他深深的感动着,又怎么会不喜欢,又怎么会嫌弃。

    “嗯。”一夜雨倾盆,左小右的头痛得越发厉害。她随意的应着,将手放在水笼头下冲洗。

    原来以为手只是包了泥浆有些脏,清洗出来才发现十个手指没有一根手指是完好的。修剪完美的指甲断出各种各样的残口,每个指甲的边缘都磨破了翻起细细的肉丝露出一道道血线;掌心磨破了一层皮虽然没有出/血,可是看起来却很渗人。

    “我自己洗吧。”看着这样残破不成样子的手,左小右道,“你去外面等我一下,我洗好了就出来。”

    “左小右。”夜睿握着她纤细的掌心,鼻尖有些酸,左小右的狼狈因他而起,可是却极力想让自己看到最好的她。

    捉着她还没有完全洗净的手在唇边亲吻,看着她的眼里满含深情,“左小右,看来你比我更需要包扎呢。”

    不顾她的推辞,温柔的洗净她的手,才握着她的手腕往走回卧室,打开夜唯送过来的药箱替她包扎,见她要挣扎,便道,“你手上那么多血渍,弄到我的伤口上就会交叉感染。”

    好像,是这么回事。

    左小右没在动,可是等他替自己包完。她的十枚手指都被包了起来,手掌还被缠了一层厚厚的纱布。看着被包成面包一样的手掌,左小右勾了勾手指,连弯曲都有些困难,“这样我还怎么帮你包扎?!”

    夜睿笑了,“我相信你,可以的。”

    是可以的,只不过很慢很笨拙,酒精洒下去半天,医用药棉还没有过来。夜睿忍着痛,等着她用那笨拙的手替他包好。

    折腾过后已经是下半夜。

    终于包完,夜睿将她抱到洗手间,两人一同泡进浴缸。

    “嗳,小心伤口。”左小右举着双手去护着他的肩膀,在看到浴缸的水没不到他的伤口才舒了一口气。

    只是自己的手被包成这样,要怎么洗澡。

    “我帮你洗,宝贝。”夜睿看穿她的心思,笑着向她袭去。

    而在他手指碰到她的下一秒,左小右晕了过去。

    头,好痛!

    好像脑袋里被塞进了一个巨大的东西,挤得头胀得像开裂一样的疼痛又沉重。

    身边响起纷杂的脚步声,夜睿生气的怒吼声,还有唯唯诺诺的道歉声。

    夜睿又在生气了呢。左小右想醒来,可是头好像变得很重,压迫着她睁不开眼睛,抬不起头,就连手指都动弹不了。

    等她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甫一转身就看见萧夜眨着蓝色的眸子正冲自己笑,“早安,夫人。”

    左小右咻地闭上了眼睛,做梦,一定是做梦。

    再睁开眼,又看见萧夜一脸关切地问,“yo,你怎么样了?头还疼吗?”

    左小右缓缓闭上眼睛点点头,“嗯,还有点疼。”

    :团子最近在学写字。第一次做着激烈的抗争,被一顿武力镇压后,崛起反抗表示要离家出走也不要写字。哭着跑到了门口,最后又哭着跑跑了回来,“我会被陌生人抓走”。自由的代价,是很沉重滴。团子现在每天都乖乖写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