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八章 克莱斯家族遭劫
    :

    傅青玉看着她不以为然道,“以你克莱斯家大小姐的身份,哪个人喜欢你都不会丢脸。”转念一想,“这倒也是,你们家族以卖女儿名声在外,想必这一点是极丢人的。”

    她说的耿直,却是事实。

    只不过其他人向来都是知而不说罢了,个个背后都是不屑佐薰的所做所为。

    佐薰倒不以为然,都说以女色侍人久不了。可是克莱斯家族却传了百年。

    看着左小右脸上似有哀伤,傅青直道,“又不是我一个人这样说,外面的人都这么说。”

    左小右笑笑,“你说的对,本来就是极丢人的事,说不说事实都在。”

    傅青玉没想到她不但不生气反则承认的爽快,心里反而有些过意不去,反过来安慰道,“怕什么。外面的人都是羡慕你们家才故意这样的说的。人都说美色侍人不会长久,可是你们家族都已经传承百年了。根本不用理会那些闲言闲语。”

    她这安慰的话说了反不如不说。

    好在左小右知道她这种人的性子,虽然没什么情商但也没什么花花肠子,相处起来倒也容易。

    接触了一天,左小右算是真的相信傅青玉对夜睿的事一无所知,心里却越发忐忑了。

    夜睿特意找傅青玉过来照顾她,必然事出有因。

    而当天晚上,左小右就知道为什么。

    凌晨三/点,在所有人都陷入沉睡的时候一群黑衣人避开了克莱斯家族的警戒线,潜入了后园的长老院。

    这可以说是克莱斯家族百年以来最惨烈的一次入室抢劫。

    盗贼显然有备而来,兵分三路,一路潜入后园,一入杀入主城堡,还有一伙潜在暗处等待救援。

    然而因为后园机关重重,不少侵入者当场死亡,最后劫匪竟然以小型炸弹移了整个后园。

    可见入侵者人数之众。

    佐薰和功灿等住主城堡的人,直接被控制,云嫂为救佐薰身受重伤。

    那一夜克莱斯家族城堡后园的大火整整烧了一夜,是本市继白公爵府遭劫案后二十五年来的唯一一次贵族家宅大劫案,唯一不同的是,二十五年前白公爵一家上下连同所有为白公爵工作的行政人员和佣人共数百人一夜全部葬身火海。而这次克莱斯家族却无一人伤亡。只是后园被废。

    消防员到的时候大火还在燃烧,等大火扑灭后警方的人也都到了。

    佐薰在功灿的搀扶下摇摇晃晃地赶到后院,看着那已然成为废墟的后园身子一软,险些瘫软在地上。而那几名被捆成粽子的长老也在警察地帮助下获得了自由。看见佐薰立刻怒火中烧,“没用的东西,百年家族竟然让贼人打了进来。你进干什么吃的。我看你这族长也别当了,从明天开始,就由佐兰接任。”

    克莱斯家族虽然不是皇室,可是也有一只自己的安保团队,而且每年供养这只保安团也花费不少。而她花费昂贵养就的保安团昨天一夜之间消失殆尽。

    佐薰的能力,已经让长老们对她彻底失去了信心。

    好在,他们虽然炸了园子,但是并没有伤到根本。

    可是……

    突然一只警犬发出嗷嗷地凄厉的惨叫,冲着某一处冲了过去。

    正在向现场人们问话的警察立刻都跟着警犬跑了过去。

    立刻有眼尖的警察发现后园假山的残椽下有一个小/洞,立刻道,“下面有暗道。”为首的警察看向佐薰和各位长老,“劫匪可能挖密道进来,大家请先退后。”

    佐薰和在场的长老们立刻脸色大惊,这里的地下藏着巨大的秘密。

    长老们立刻想也不想的反驳,“我们不需要警方介入,我们家族的事情自己会处理,你们都回去吧。”

    长老们一派端正,他们久不入世,常年守着这个地方,以为外面也跟族里一样,连族长都唯他们之命是从。

    为首的警察正色道,“我们是接到报警才赶过来的。如果我们不来,你们可能全都被劫匪杀了。现在劫匪还没有抓到,我们还没有结案。”

    长老不以为然地挥挥手,“我们没有报案,也不需要你们找劫匪。”

    “妈咪,我们还是让警察查一下吧。万一劫匪真的在我们家挖了地道藏在地底下哟。”功灿哆嗦了一下,眼里闪着恐惧,“昨天晚上那些人,真的好可怕。”

    “佐薰!”长老们恨恨地瞪着功灿,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竟然想动家族的根本。在长老们的眼里此时的佐薰已经十恶不赦,她不但看不好家宅还引狼入室。

    佐薰此时也是一惊拉着功灿的手轻声道,“灿儿,咱们家族是女皇陛下给的荣耀,不是别人想要搜就能随便搜的。咱们是在其次,但是被搜了,这没的是女皇陛下的尊严。”

    这话明着是说给功灿听的,实际上却是说给警察听。他们要是敢搜,那打的就是女皇陛下的脸。

    功灿立刻就不说话了,长老们的脸色也稍微缓和了些。说到底佐薰掌权这么多年,还是很有交际手段的。

    “头,但是这么大规模的劫匪如果在本市潜伏着,那将会是一个很大的安全隐患。”其中一名小警察一脸正气地看着为首的警察跃跃欲试,“不如派我下去搜吧,到时候女皇陛下怪罪下来,所有责任我一个人揽了便是。”

    警察头目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怒道,“你能担什么责任,最后所有罪责还不是要落到我的头上。”说着话眼睛一挤。

    小警察立刻怒气冲冲地指着头目的脸骂道,“你拿着纳税人的税金却不给纳税人办事。我看今天这场劫难说不定就是克莱斯家族的一场阴谋。他们如果故意引导今天的劫案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别人家被劫的时候他们可以置身事外。说不定,那些劫匪就是他们家族一夜之间消失的保安团。”

    几位长老一向受人尊敬,被小警察大开的脑洞气得半死,哆嗦着指着小警察骂,“你别血口喷人!”

    小警察心里的那点为民效力的热情瞬间被点燃了,飞一般地冲到假山下的洞口,拼命去推拉那些碎石。而其余那些警察也在头目的授意下半阻半帮的将洞口的那些被炸开的碎石挪掉了。露出一个能容纳一人进入的洞来。

    “这是我发现的,如果里面真的藏了劫匪,那就是我的功劳。”小警察十分得意地看了头目一眼,钻进了洞中。而其他人则不着痕迹地拦在了佐薰和长老们的面前。

    左小右驱车赶到的时候一向堂皇的克莱斯家族就已经变得这样杂乱倾覆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