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九章 大厦倾
    :

    道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一场欢喜忽悲辛,叹人世终难定!

    克莱斯家族的诸长老以及傲慢了一生的佐薰又何曾想过他们为之骄傲了一生的家族此刻正被一些平日里他们连眼尖子都瞧不上的小警察给欺负了。

    每个人都气得发怒,而他们现在身边却连一个普通的保镖都叫不出来。除非了银行帐户里空虚虚的数字,以及这象征着荣耀的百年旧堡,他们什么都没有。

    就给律师和警察局长打电话都要好要他们亲自出马,原来的威风再也不复存在。

    原来每一个失去簇拥的权贵,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凡人。而丢失了手机的贵族至连凡人都不如,因为她们不记得那些能帮助他们的人的电话号码。

    佐薰看到左小右的时候仿佛一瞬间看到了救星,她一把拉住左小右的手,急切道,“yoyo,快帮我打给警察局长,就说他们的人擅长民宅。还有,打给律师让他立刻。”指着现场的警察道,“我要告状他们。”握着左小右的手紧了紧,神色有些紧张,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道,“打给萧夜,就说他之前的提议我答应了。但是现在出了问题,希望他能赶紧过来一趟。”说完,突然间抽泣起来,说话声音也大了,“佐兰她平时记恨我跟我斗也就算了,没想到她竟然这么丧心病狂,找人伪装成劫匪烧了我们的家。这可是我们家族的百年基业啊,她竟然因为当不上族长而要把这祖上传下来的基业毁了。”

    说着说着哭得泣不成声,十分自责道,“都是我不好,我应该早早让给她的。这样就不会酿成现在这样的惨剧。。这座宅子还是女皇陛下赐的,我们现在怎么对得起女皇陛下。”

    左小右看着佐薰心里突然滋生出一股崇拜感来,都已经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她竟然还能祸水东引,将一切罪责都撇到佐兰身上,若里面真的找出什么,那就是佐兰栽赃陷害跟她和家族没有任何关系,这也是间接逼现场所有的长老们等事发后把一切推到佐兰身上。

    弃卒保车,长老们一定会放弃佐兰而保她。因为现在她还是家族的族长,她还能代表可莱斯家族,她一倒下名声一臭,家族就会跟着倒,名声就会跟着臭。

    那些老人精虽然自以为是,但这里面的要害关系却知道的十分清楚。几人立刻默默对视一眼,算是默认了佐薰的建议。将一切都推到佐兰身上。

    左小右听话地按着佐薰的吩咐挨个的打了电话,方才宽慰佐薰,“妈妈,放心吧,他们马上就会来。”看着鼻青脸肿的云嫂有些嗔怪道,“发生了这么重要的事怎么不早点给局长和律师打电话,如果我不是看了新闻,也不知道家里竟然起了火。”

    佐薰抹了把眼泪叹了口气,“是佐兰,她知道我们家每个人的习惯,他们竟然将我们的手机和云嫂的手工电话薄全部都烧掉了。要不然也不会等到现在。”

    这一切来得太快,那些并没有害她们性命,从头到尾就只是看着她们当着他们的面销毁所有通讯设备,家里现在连一部能用的电话都没有。

    而且那些警察虽然救了她们,但禁锢了这里的每一个人叫住问话,就连女佣上厕所都会跟着,仿佛是故意盯着不让她们去通风报信。

    这是一场有预谋的打劫,经过精心策划,首先架空了克莱斯家族的整个保安系统,然后切开她们对外界的所有联系,等到能帮助他们的人赶到时,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

    好狠毒的心思!

    这样步步为营,定然不能一蹴而就,肯定是经过很多年的部署。能了解家族每个人的习惯,了解家族的人脉关系。显然……家里出了奸细,而且还是非常亲的人。

    佐薰心里飞快的盘算着,可是现在她只能把一切都推到佐兰身上,其他一切只能推后。

    当警察队长接到局长的电话让他们全部撤回时,媒体群刚好蜂涌而来。

    “我们要收队了。”警察局长对佐薰笑道,“上面有命令,那我们就先回去了。但是也得等我兄弟回来不是。”看了一眼旁的人,“还不赶紧打电话打人叫回来。”

    那位仁兄一脸苦恼的告诉他,“那边没有信号。”

    左小右看佐薰脸色十分焦急的模样,便知道这里肯定有异。对那位领头的警察好声道,“不如你们先回,你同事回来了,我们再让他回去就是。”

    领头的警察有些为难的摸了摸鼻子,“这也不是不可以。但毕竟下边可能是劫匪的藏身处,虽然那孩子有些急功近利,但毕竟也是条人命。下去这么半天了,我们还是下去看看……”

    “不行!”一位长老立刻出言制止。

    佐薰立刻脸色一变,此地无银三百两。

    果然媒体群里有人立刻反应过来,“为什么不可以,难道里面真的是劫匪的藏身处?”

    一人发言,立刻众人猜测,“请问夫人,你们为什么编排这样入室抢劫的戏是为了什么?是不是因为接手了机场项目后资金紧张,后续部分不能完成。特意策划这场劫案来逃脱女皇陛下的责难?”

    “听说您为这栋百年城堡买下巨额保险,是不是因为五年前的危机已令克莱斯家族走向末路?”

    纵说纷纭,每个人都脑洞大开,然而每一个人的猜测都那样准确,狠狠地击中了佐薰的神经。

    佐薰的脸色异常难看,左小右连忙拦住那些记者递过来的话筒,“我也是克莱斯家族的人,你们的问题我可以回答,你们不用这样逼我妈妈。昨天她才被人绑架。”

    “yoyo小姐,听说你跟萧夜至今没有登记是真的吗?你跟他结婚是不是为了家族积累资金?!”

    长长的话筒递到了左小右的面前,又有一名警察趁乱跳进了小/洞里。

    “我们为什么而结婚跟你有关系么?”一个冷冷地声音传来,同时左小右的身子便落进了一个怀抱里。

    男人强有力的手臂紧紧地将她圈在怀里,另一手已经握住了捅到左小右脸上的话筒,狠狠一甩。那名记者连人带话筒的被甩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