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三章 两相试探
    :

    此时的辰家大宅里已经乱成了一团,佐兰看着大厅中央深身绑满了绷带的人,心痛又心酸,“勋儿,你这是为什么啊。今天只要yoyo一死,萧夜肯定就再也不会金援佐薰。她机场项目无法运行,女皇陛下一定会重责。”咬牙切齿道,“佐薰一生都在意皇室的看法。我就要她一夜之是失去所有的荣耀。”痛心疾首地看着绑满了绷带的辰亦勋,“妈妈这是在为你报仇啊,勋儿。”

    辰亦勋动了动被绷带绑着的嘴,不太得利落地说着话,声音因为无数个日日夜夜的呼喊永久伤了声带变得喑哑不堪。

    “你的仇不是报了么?”辰亦勋整个人机械地转过身看着她,缓缓地将自己绑着绷带的手递到她的眼前,“你的儿子辰亦云,被我杀的。你把我弄成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还不够你报仇么?”

    他的声音很轻,很平静,听不悲喜与伤痛。可是那一字一句仿佛利刃狠狠扎进佐兰的心里。。

    是,是她亲手将亲生儿子身上的肉割下来,就为了一个老公跟别的女人生的孩子。是她,亲手把自己的亲生儿子,曾经那样斯文帅气的模样变成如今这副不人不鬼的模样。

    是她,是她啊!

    佐兰心似刀割,泪流满面。她颤抖着手要去握住那只系满了绷带的手,可是还没有碰到辰亦勋就已经把手收回去了。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极为淡漠地看了她一眼,“小右,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念想。在左小右被你害死的那一天,就是我的死期。”残破的嗓子里滚出一个笑音,却比哭还难听,“或许你还没有害死她,就已经害死我了。因为,每一次,我都会挡在左小右的面前。”看着佐兰,轻声道,“那样,如你所原愿,你终于手刃了我,为你的儿子报了仇。”

    “不,勋儿。”佐兰痛苦地叫着,“你就是我的儿子,你就是我的亲生儿子,我是你的妈妈,是你的妈妈啊。勋儿……”

    “妈妈?!”仿佛听了什么好笑的笑话,辰亦勋扯了扯嘴角,却再也没有往日的风华,看起来那样像个可怕的小丑,身体僵硬地颤抖着,“你怎么会是我的妈妈呢?”看着自己的手,眼里一片茫然,“我的妈妈又怎么会割我的肉,放我的血;我的妈妈又怎么会笑着看着我哭,欣赏我求饶的模样。”摇摇头,“不,你不是我的妈妈。”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你要杀我,随时。你要再割我的肉,随时;你要放我的血,也随时。”看着诺大的房子,“这里是你的天下,你说了算。”

    说完他转身离开,迈着僵硬的步子,一点点的移上了台阶。他的背影看起来就像一个迟暮的老人,看不出曾经风华一度的模样。

    佐兰怔在原地,心如刀绞,可是她却无法上前一步,因为,那是她亲手做下的。她无法否认。

    可是,她也是被陷害的,被佐薰陷害的啊。

    “夫人,外面来了好多警察。”一个佣人着急忙慌地跑了进来。

    话音刚落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已经赫然入内。

    穿着制服的警察亮了证件,“佐兰夫人,你涉嫌克莱斯家族的入室抢劫案,请您跟我们走一趟1”

    佐兰怒目圆睁,“什么入室抢劫案,他们家被劫关我什么事!”

    “佐薰夫人怀疑您就是这场劫案的幕后主谋。”为首的警察左右示意,“请跟我走一趟。”

    “我没有做过我凭什么跟你走……”佐兰嗷嗷着,“我要找律师。我要告你。”

    “您可以找律师,我们也是例行问话。”为首的警察不急不徐。

    今天连着跑了两个地方,两个女都当自己是女皇。真是受不了。手一挥人便带走了。

    今夜的莱茵居已与以往不同,书房里只留了夜影一人照看。

    小澈已经秘密送出本市,而鳄鱼池下在的地下室里夜睿淡淡地看向在场的所有人,“后天就是最后一击的时候,如果情况有变,所有人各自保命。”

    辰亦梵倒没有什么危险意识,笑意盈盈地看向夜睿,“睿,你简直太明智了。今天辰亦勋真的为了救左小右豁出命去了,把佐兰气了个半死。”疑惑道,“为什么现在把佐兰抓进去?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夜睿淡道,“忙了这么久,总要看一场,狗咬狗的好戏。现在把她抓进去为的就是让她们之间仇恨更深,以免计划完成之前两人和谈一至对外。对我们都不利。”问,“西蒙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辰亦梵点点头,“放心吧,已经准备好。”

    为后天那一战,他们在每一个人都熬了半生,每一天都怀着的仇恨即将终结。

    后天,是最好的时候。

    克莱斯家主宅一应修复完毕,佐薰坐上了至高无上的真正的族长的位置。从今天开始,她就是这个百年家族的唯一的主人。

    以她的虚荣,她一定会在第一时间配置好新的保安队,然后将所有罪责都归到佐兰的身上,正当她积极为她的王国添砖加瓦的时候,他们就给她打一个措手不及。

    这天晚上萧夜回家特别晚,而且回来又出去了。

    看着左小右厌厌地伏在窗前,萧夜走过去,问,“今天是不是吓到了?”

    左小右转头看他,唇角扬着一抹浅笑,指着他的心口问,“这一阵,他老实了很多。”

    左小右说的是他身体里装的第二人格。

    萧夜握住她的手放在自己胸口,“因为最近,他和我一样,感觉很幸福。”深深地看着左小右,“yoyo,我想要你的心。”蓝眸里闪过一抹异样,“什么时候,我可以真正得到你?”

    左小右歪着脑袋看他,巴眨着大眼,“难道这一阵晚上,你都在睡觉?”

    每夜沐浴后她都会左少卿从明思泽处拿来的药将他迷晕,这话看似**,实则试探。

    试探那药,对他到底有没有效果,试探那药是不是能让他在梦里与自己交/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