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五章 倒数的日子
    :

    佐薰红唇微勾,潋滟一笑,“怎么会是我们杀了小澈,自然是佐兰杀的。”眼里闪过一抹哀伤,“左小右悲伤过度一定会让萧夜为小澈报仇的。那样一来……”

    云嫂接过话符合道,“那样一来夫人不但不会脏了手背上弑妹的罪名,还能除了一个眼中钉。”

    “不不。”佐薰摇摇头,“她现在已经不配为我的眼中钉了。她只是我扔下的香蕉皮,现在要扫掉而已。”

    阴谋既定,各怀心思。

    第二天萧夜几乎一整天都不在家,在公司里连/发了无数道指令。

    一瞬间萧夜公司的公告淹没了所有的财经新闻:萧夜集团公司将转让35%的股份给克莱斯家族;集团调动所有子公司资产筹资两千亿……

    萧夜集团将意欲何为?一夜之间众说纷纭。

    看着电视屏幕上滚动的一条条新闻,佐薰心里的那点忐忑立刻消失殆尽。

    她优雅地摇着红酒杯,满意地看了一眼蹲在自己身边给自己敲腿的功灿,叹了口气,“功灿啊,很快,我们就将成为这个国家的传奇。”

    这个国家的第一个女公爵!

    任何第一都会会世界传诵,她的名字将被写入史书当中。

    已经接近尾声了,左小右眼里有些期待也有些兴奋还有一点点紧张。

    明天最有危险的,就是佐薰在最后关头反扑。她一定要做好最后一步,一定不能露出破绽。

    因为萧夜集团的决定,几乎全球的财经都受到了影响。克莱斯家族的不擅经营是在业内出了名的。有了股权之后他们会不会参与经营?一时间所有跟萧夜有业务关联的公司,都变得人心惶惶,不知道股权变动会不会影响到自己业务关系。

    众人皆是叹腕,英雄难过美人关,没想到连萧夜这样的难人都过不了克莱斯家族女人这关。

    傅青玉倚着桌子看着她翻译,而她的身后是不断播放的关于萧夜集团的新闻。

    “啧啧,萧总这真是爱屋及乌。只不过因为一个你,就在你们家族遭劫后赠出这么大笔财产。”笑嘻嘻地看着左小右,“有没有很感动。”摇了摇头,“不对,应该很肉痛才对。你眼萧夜夫妻一体,本来他的钱就是你的钱,可是他现在分了这么多钱给你/妈,你就不觉得心疼。”

    左小右看着她,“其实请你这个保镖才是更让我心疼的是。不但要给你钱,还要听你挖苦,真是划不来。”

    傅青玉双眉一挑,“你以为我愿意来啊,如果不是某个威逼,我怎么可能会来给你当保镖,想我……”说到这里又是一顿。她的黑道身份还是保密的好。

    左小右看着她,笑道,“想你青鹰帮的少帮主又怎么肯屈尊来当我的保镖么?”

    “唔?”傅青玉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转而道,“肯定是他告诉你的吧?”

    左小右知道她嘴里说的那个他就是夜睿。轻笑着,眼里露出一抹别样柔情,“你的身份简单,随便送到黑市就能查出来了。”

    傅青玉更加惊讶了,”送去黑市?你什么时候去的黑市?我二十四小时寸步不离地守着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左小右看着她,叹了口气,这孩子草莽气重,却心思单纯。

    见她没有说话,傅青玉皱眉道,“喂,我说你干什么用这种看孩子的眼光看着我。你能不能明明白白告诉我你是怎么去黑市的?你又没有什么朋友,谁会替你冒这么大的风险去黑市帮你查我?”

    黑市那种地方可不是什么人都敢去。特别是贵族,沾都不敢沾,生怕臭了自己的名声。

    左小右笑笑,“以后会有机会知道的。”

    傅青玉看着她不想说的样子,立刻明白过来,“你是怕我出卖你,是不是?”气愤道,”你这个女人怎么这样,好歹咱们也算是生死之交了,你怎么还不相信我。再说了,你就算不相信我,也该相信那个人吧。”

    左小右笑,“相信你面对他的时候不会这样跟他说话。”

    说到底还是欺负她弱。

    傅青玉被她这样一说,脸一红,欺软怕硬确实不是英雄好汉所为。但是夜睿起码能让她心服口服,但是左小右又不能。

    左小右见她不说话,便又低头翻译。只是不过一会就再也写不下去了。起身站在窗前,看着那棵梧桐树,心中寂寂。

    她敢保证,那一场入室劫案肯定是夜睿干,他做的那样利落,为的恐怕也是找粟基的基地。只是没想到后园炸成了那样他们还是没有找到。

    毕竟他们是晚上行动,有所不便。

    他为她找来傅青玉也该是为着昨夜那一场行动吧。怕佐薰为难自己。

    现在,夜睿,你在哪里?安不安全!

    当天夜里,萧夜深夜才回到古堡,左小右仍是站在梧桐树前站着。

    “紧张么?”他站在她身后圈住她,第一次她没有顺手推开他,与他保持着距离。而身后的也是一怔,没想到她没有推开自己,眼里闪过一抹窃喜。

    左小右转过看他,任由他的双手环在自己腰间,点点头,“有些紧张。”笑容有些僵硬,“毕竟,是我的妈妈么。我想明天以后,她一定再也不会认我这个女儿了。”

    萧夜犹豫了一下,吻了她的额头,看她的眼神,如珍如宝,“人为利驱,她不会不认你。”

    左小右点点头,这夜,她没有迷晕萧夜,而他也只是睡在她的身侧规规矩矩,只是时而侧头看她,眼里闪过一抹留恋。

    这,将是他与她的最后一夜!他心里感激着她给自己最后一夜清醒。

    第二天上午,萧夜带着左小右和他的医药学专家,一起来到刚刚休整完毕的克莱斯城堡。

    佐薰在新的保安队的簇拥迎出了门口。

    左小右挽着萧夜的手走下车的时候,就看见佐薰穿着一件雪白地复古贵妇礼服,头戴纱帽,云嫂在旁边为她撑着伞,十足的气派。功灿穿着一身华贵的小西服站在她的身旁,同佐薰一起居高临下的看着萧夜等人。

    仿佛女皇的巡狩,睥睨众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