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六章 计谋败露
    :

    “夜儿!”佐薰自台阶上走下来。她每动一步,后面的人才动一步,她一停,所有的人立刻都停,阵势威严。

    左小右巴眨着眼睛看着她,笑着迎了上去,“妈妈,你今天好美哦。”

    佐薰任由她挽了自己的胳膊,戳了一下她的额头,“就你嘴甜。”看向跟在萧夜身后的人,“这几位是?”

    萧夜道,“是我找的专家。”看向城堡后已经被防护网罩起来的后园,“接下来代替那几位的工作。”

    佐薰笑着,“好。”提着裙子率先往后园走,“那这就去吧。”

    她的身后巍巍的保安队拦在萧夜面前,将她跟萧夜一分为二。

    后园虽然加了防护网,但并没有工人进入修园。

    为了私/密,佐薰将一保安跟功灿都留在了防护栏外,只带着云嫂和萧夜一应人等进了密室。

    佐薰似乎对这里非常自信,哪怕上次萧夜等人来过之后,这里面的一切都没有发生改变,裸逞相对的男女,自/渎的变/态色情狂,他们每一个人都在做着跟上次类似的事情。

    其中一名进来的专家玩笑道,“夫人就不怕我们进来偷拍么?”

    佐薰自信地笑笑,“从你们进入到这个房间的那一刻起,所有电子设备都会被自动封闭。”看着那位专家笑道,“不信,你可以看看你的手机。”

    那位专家拿出手机一看,果然手机自动关机了,而且再怎么都开不了机。其他人见状都一一拿出自己的手机惊讶道,“真的都打不开了。”

    佐薰得意地笑着,“这里哪怕你装着假眼,进来都无法偷拍到。”

    这里拥有全球最先进的电子设备屏幕系统,而这就是这个地下实验基地最昂贵的地方。

    萧夜对此没有任何表示,就事论事地看向佐薰,“夫人查过账户了么?我们所有的账都已过户。”

    佐薰笑弯了眼,“是,我都收到了了。”看向云嫂,“把配方给夜儿吧。”

    今天一早就收到账户通知,等这边事一了,她就会将所有钱都转到自己私人名下。

    云嫂警惕地看了那几个人一眼,佐薰对此倒颇不以为然,“无防。”

    云嫂这才将那块刚刚拼凑好的古老的羊皮递了过去,跟着萧夜来的人接了,低头细看。看着看着眼里便流露出敬畏又赞叹的光芒,“这方子,太毒辣,可以说这世间最厉害的媚药。”

    “不不。”其中一人指着羊皮上的一行,“每一个公式下面都会有一个解,这是有解药的。”说完啧啧地赞叹,“一瓶媚药,就能控制一个人,简直可怕至极。”看向佐薰指着其中一项,惊讶道,“这一项可是传说中女巫的圣水啊。这只是传说中的东西,现实里怎么可能会有。”

    佐薰自豪地看着他们,“百年前,我们家族就是很有名的白巫师,有这种圣药,有什么稀奇。”看向萧夜,“这正是粟基的昂贵之处。毕竟,圣药,是会用尽的。”

    有人赞叹也有人质疑,“圣水会挥发,虽然是有化学公式的,但是一旦圣水的颗粒发生变化,研究就会又是重新开始,成功率很低。甚至,可能没有成功率。”看向笼子里有些果体但不交合的男男女女,“他们果逞相对,但没有彼此需要,说明这里没有成功率。”

    佐薰傲然道,“成功率低可以说,但是却是不可能不成功的。”

    有人眼睛一亮,“可不可以让我看看成品?”

    研究人员对于科研的痴迷立刻展露无余。

    佐薰摇摇头,“那样珍贵的东西,又怎么可能随身携带。”看向在场众人,傲然道,“不过这世上,便是有几个人服下了粟基而乖乖就范的。”

    云嫂轻咳一声,提醒佐薰不要再讲。

    萧夜见状,便道,“夫人不便,不必在意他们。”看向自己带来的专家,“各位只需要验一验方子的可实施性,以及圣水是否真实。”

    佐薰看着萧夜颇不以为意,“告诉他们也无防,今日事至今日止。”反正出了这里她说过的话是不会认的。

    佐薰傲然地看着在场的众人,“不防告诉各位,当年的白公爵,如今左少卿都曾服用过粟基。”

    “原来如此。”立刻有人恍然大悟,“所以当然白公爵娶佐依小姐聘礼百担,左少卿为yoyo小姐一掷千金,其实只是为了换取粟基的解药?”

    萧夜看着左小右脸色苍白的样子,立刻道,“方子既然已经验过,便验圣水。”

    紧紧地将左小右搂进怀里,宽慰拍了拍。

    佐薰看着左小右不以为然道,“过去的事不必再放在心上。”

    佐薰这一番话嫁接时间,为的不过是取信这些所谓的专家,也算祸水东引。只要把话题引到左小右身上,萧夜一定会有所决断,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为此,佐薰眼里闪过一抹犹豫,是不是让左小右给萧夜下/药更合适?然而她很快就想到佐依,那个宁愿自己死也不愿意给白公爵下/药的佐依……

    左小右流着佐依的血,到时候恐怕又会不忍,眼里闪过一抹决然。

    圣水池在实验室后的一间密室里,云嫂也是第一次进入。片刻后,那几名专家验完出来,对萧夜道,“没有问题。”

    萧夜立刻看向佐薰,“既然如此,东西,我们便带走了。”

    佐薰颔首道,“这个自然。”看向云嫂,“把我们的庆功酒拿出来。”

    左小右有些疑惑,“妈妈,自家人又何必这样,不如我们先出去?在这里喝酒……”好恶心。

    佐薰道,“今天是一个值得记念的日子。”环视着四周,“这里,今天过后也将不复存在了。”看向萧夜,“是吧,夜儿?”

    萧夜淡道,“留着确实多有不便。”

    他花那么多钱买发却留在人家的地盘上,多没有安全感。

    云嫂很快为每个人送上红酒杯,萧夜端着酒杯摇了摇,脸色一变,冷冷地看向佐薰,“夫人,不如我们换一杯如何?”

    佐薰脸色一变,“夜儿这是不信我?”

    萧夜将酒杯往她面前一递,“还是请夫人跟夜儿换一杯。”

    云嫂往前一步拦住萧夜,面无表情的脸上带着一抹杀气,“不可对夫人不敬。”

    萧夜横臂一扫,就将云嫂推倒在地,看着佐薰,声音阴沉,“喝下去。”

    佐薰正要抬手扫去,却萧夜一把捏住了嘴,扬手就将红酒往她嘴里灌水去。

    “不要!”左小右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狠狠地冲着萧夜撞了过去,对云嫂吼道,“云嫂,快带妈妈走,快走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