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七章 佐薰倒台
    :

    萧夜一把掐住左小右的脖子,冷冷地道,“你知道她刚才给我喝的是什么吗?是粟基,她想控制我。”用臂用力狠狠一甩,带着重重的杀气,“闪开!”

    可是任他怎么用力都甩不开,左小右像一块狗皮膏药紧紧地粘在他的身上,双手死死地抱着他,对云嫂和佐薰吼道,“你们走啊,快走啊。”

    云嫂不敢迟疑一咕噜爬了起来,拉着佐薰就冲出门去。萧夜带来的人要上前拦的时候,云嫂立刻招呼过变/态色情狂那几个人把他们拦住,自己则拉着佐薰飞快地逃了出去。

    她们一走,萧夜便看向那几个,“视频已经传上网了么?”

    “先生放心,早就传上网了。”

    左小右惊讶道,“这里的一切都被屏幕的……”

    萧夜松开她,不屑道,“前天来我就知道这里装了电子通讯屏幕系统,这几位真正的身份是科技专家,而不是医药专家。”指着一中一位道,“只有他是真的。”

    原来如此,所以,刚刚佐薰说的话都已经实时传到网上了?

    萧夜看向他们,“立刻将这里对外展示。”对左小右道,“我们先走,媒体马上就到。”

    云嫂刚带着佐薰逃出密室的时候,地面上所有的保安都不见了。只留下功灿一个人孤零零地站着,看着她们从防护罩里下来立刻迎了上来,“妈咪,你们终于出来了。”

    佐薰本来叫保安把密室出口封住,没想到所有人都不见了。再也装不了温柔,狠狠地问,“保安呢?都死哪去了?”

    她的声音带着急切狠辣。再等一下萧夜他们就要上来了。

    功灿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递给她,“他们看完这个,就全部都走了。说不走会受牵连的。”

    佐薰刚点开视频,就看见自己在傲慢演说的画面,“当初的白公爵,如今的左少卿都曾服用过此药……”而她的身后则是一片白花花的果体男女。

    佐薰脸色苍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有电子屏幕系统,我有……”

    此时大门外响起了尖锐的警笛声,云嫂沉着脸一把拉住佐薰,“恐怕是萧夜早有预谋。夫人,我们快走。”看向功灿,“你留下还是跟我们一起走。”

    功灿坚定地点点头,“我跟妈咪一起走。”

    佐薰颤抖着手摸着功灿的脸,“好孩子,好孩子。”把他的手机带给他,“但是你现在不能走。你先去妈咪的房间把保险柜里的现金拿出来。我和云嫂先走。你还是孩子,他们不会为难你的。”

    说着亲了一下功灿的额头,留下了一串数字,然后在云嫂的拉扯下飞快的陷入后园的一条小路中。

    功灿摸了摸被亲吻过的额头,眼里闪过一抹异色。很快他瘦小的身体在警车和大量媒体涌进来之前跑进了主别墅,钻进了佐薰的房间。

    佐薰刚走,萧夜就带着左小右出了密室。从后园的一条小道翻墙离开,傅青玉已经开车等在那里。

    左小右惊讶道,“你对这里怎么这么熟悉?”

    萧夜揉了揉她的头发,“知己知彼。”

    车飞快的驰回古堡,这一天,萧夜和左小右哪里都没有去,就坐客厅里看着看新闻。

    因为白公爵案例涉及到贵族,皇室已经发文要求彻查二十五年前白公爵一夜灭门案;佐薰的地下实验基地曝光后,才发现那些被囚禁在地下室做实验的男女都是早年间的失踪人口,而那几名地下实验室的所谓工作人员,几乎都是有过案例的变/态色情狂。

    那些被解救的男女全部神情呆滞,甚至失去了语言能力,他们对穿衣服恐惧,除了吃饭,他们的需求就是x。

    克莱斯家族转眼间从高高在上的贵族成了人人唾弃的对象,而佐薰也于一夜之间成为过街老鼠,萧夜则一夜之间成为了英雄。

    毕竟如果没有他用一半产业取得佐薰的信任又怎么可能接触到这样大的机密。

    而于此同时,几乎所有社会新闻都在抨击左小右,认为萧夜不该袒护yoyo,必须用她来引出佐薰。对此,萧夜没有任何回应。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左小右没有出过门,她在等,等待着那个最好的机会。

    傅青玉第一次见左小右把电脑用得这么熟练,她以为左小右除了翻译、读诗等酸文其他什么都不会。却没想到她竟然还会骇客。

    其实左小右会的不多,只不过刚刚好可以用来跟左少卿联系,跟自己藏在这个城市地下由卜俊杰为首的团队联系。

    傅青玉百无聊赖地看着她,“我说你是不是被那网名骂怕了,连门都不敢出了。你再不出,我就要发霉了。”

    左小右的手指不停,眼里闪过一抹兴奋,“今天晚上,我们可以出去了。”

    她关上电脑,将手机充上电,然后和衣躺在床/上,休息。

    傅青玉疑惑地看着她,“喂,这么大白天的你也睡觉啊。”

    左小右闭着眼,唇角扬起一抹笑意,“今晚下半夜出去,你也休息下吧。”

    “大半夜出去?”傅青玉眼里闪着一抹兴奋的光,“这么晚出去肯定是去做坏事吧。”

    好兴奋,终于找到刺激的了。

    左小右没有回答,她也没有立刻睡着,因为兴奋,因为紧张,刚刚左少卿把佐薰的逃亡路线告诉她了。

    萧夜这几天都没有回家,有些事,是她该出手来做的。她需要萧夜的,就到这里了。

    这几天是佐薰人生中最悲惨的几天,功灿带着钱找到她了,可是根本没有办法花,因为她根本没有办法出现在有人的地方,她只能躲在黑暗里。每天都化妆成不同身份的人,小心的躲藏。

    她像从茅房里跑出来的老鼠,又脏又臭。她臭的不是身,而是名声。她辛辛苦苦汲汲营营经营了一生的荣耀一夜间倾覆;她用了一生去讨好的女皇陛下将她视为罪犯,全球通缉她。

    但是好在,她的身边还有云嫂。

    每天晚上不管睡在什么阴暗潮/湿,荒野山区,云嫂都会为她打来水洗浴,用自己的衣服铺出温软的地铺,在她身边为她守夜,驱赶蚊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