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三章莱茵的秘密
    :

    云嫂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我一个佣人,是禽兽还是人,有什么重要?”

    那面无表情的眼里闪过一抹决然,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佐薰,“夫人这些年对我的好,我会报的。我们云家历来知恩图报。哪怕,做了禽兽。”

    眼看着云嫂走到门口,佐薰突然叫了一声,“我要见夜睿。”

    云嫂淡道,“少爷不会见你。”

    佐薰冷然一笑,“他会见我,告诉他,我有关于佐薰之死的秘密告诉他。他一定会来的。”

    云嫂身子一怔,没有说话径直走了。

    云嫂敲响夜睿房间的门时,夜睿捉着左小右手的啃。这几天左小右是放他进门了,可是却还是不让自己碰他。每天是晚上任他挑逗就是不为所动。明明有时候都感受到她的情潮上来了,她还是能生生的忍住然后睡着。

    夜睿发誓,今晚如果还攻不下,就只好霸王硬上弓了。

    最后左小右还是生自己的气,再把自己往门外关一次。到时候再施场被雨淋的苦肉计就是了。毕竟再熬下去,他就憋坏了。

    “少爷,佐薰想见你。”云嫂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左小右一惊,身子不由自主往被子里缩了几分,生怕下一秒云嫂就会破门而入。

    她防着夜睿的手也跟着放进了被窝,夜睿立刻得逞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上,沉声道,“不见。”

    说着捧着左小右的脸正要狠狠吻下去,云嫂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她说有关于莱茵夫人临终之事要跟你说。”

    夜睿脸色一沉,幽深的墨瞳泛起一股冷意。

    看到他眼底的寒凉,左小右心疼地握住他的手,就势亲了亲,“我陪你去。”

    夜睿抱了抱她,“好。左小右,你陪着我。”

    如果是五年前,他一定不会让她去。可是现在,他恨不得左小右无时无刻不在自己身侧伴着自己。

    两人起床,穿了便服跟着云嫂去了克莱斯家族旧居,开车的人是辰亦梵。

    本来是该夜影开车,但是夜影最近成了小澈的男保姆,走不开。

    已是深夜,佐薰却没有睡。她已经整整三天三夜没有睡觉了,不困也睡不着。

    这几天她想的最多的是自己为什么输,为什么没有发现云嫂是叛徒,可是任她怎么想都想不出任何一点关于云嫂的破绽。

    她要见夜睿,并不是什么莱茵的秘密,而是有些事情没有弄清楚,她死都不甘心。

    门被推开,进来的是夜睿和左小右,身后还跟着辰亦梵,云嫂侍在门外。

    夜睿就着辰亦梵搬过来的椅子坐了,左小右坐在他身侧。

    “说!”夜睿淡淡地扫了她一眼。眼底寒凉似冰。那高高在上的姿态让佐薰的心里狠狠的一窒。

    这五年来夜睿破产后,她虽然要不了他的命,但每次相见她都会以这样不屑而轻蔑的眼神看着狂放不羁而一无所有的他。

    佐薰此时看起来很安静,很认命的模样,可是她眼底燃烧的火焰在诉说着她的不甘心。

    夜睿见她不说话,冷冷辰亦梵一眼,“掌嘴!”

    “好咧!”辰亦梵利索的走上前去照着佐薰的脸利落地扇了下去。

    左小右这才明白夜睿让云嫂留在外面的原因,毕竟是跟随了一生的人,夜睿不愿意让她为难,更不想让云嫂再受佐薰谩骂。

    夜睿漫不经心地看了她一眼,“不说,就会打到你说为止。再不说就扔到贫民窟的窑子里。”淡道,“有的是法子让你开口。我既然来了,就不能白来。”

    佐薰一生高傲,别说被人打耳光,就是被推一下都不曾有过。

    这一个耳光简直就是生生的折了她的骄傲,立刻怒道,“辰亦梵,凭你也敢打我。”

    辰亦梵看着她奇道,“我为什么不敢打你?”

    夜睿淡道,“不要浪费时间。”

    眼看着辰亦梵的手缓缓地举了起来,佐薰立刻咬牙道,“告诉我黑市雇佣兵的令牌为什么会在你的手里?”

    夜睿扫了辰亦梵一眼,冷声道,“阶下囚,没有资格谈条件。”

    “啪!”辰亦梵一扬手,又是一巴掌过去,将她的脑袋打得狠狠偏到一边,唇角溢出一抹血来。

    辰亦梵一脸无辜地迎向她恨恨地眼神,“我也不想打你,谁叫你自己这么找打。大晚上把我们骗过来,什么都不说,你怎么这么讨厌。”

    硬的不行来软的,佐薰看向左小右,“小右,我好歹是你亲姨妈,这些年待你不错。我只想在死前知道真/相而……”

    “夜睿觉得你不配知道真/相。”左小右神色微冷,“一个连亲妹妹都杀的人,又有谁会去怜悯她。”看着眼里声音渐冷,“你竟然连小澈都要杀,你根本不配提亲情。”

    事后左小右从夜睿那知道佐薰要派人杀小澈的时候,那种后怕差点让她当场晕了过去。

    小澈才四岁,他还什么都不会,佐薰竟然想要他的命,这该是如何恶毒的女人。

    夜睿握住她的手,看向辰亦梵。

    辰亦梵又一巴掌狠狠刮了过去,这次打得她吐出了一个牙齿。他也知道了佐薰要对小澈出手的事,这个恶毒至极的女人。可惜小澈不在自己身边,不然看到自己为他出气,怎么也该给自己揉揉/捏捏抱抱的。

    佐薰心一横,“你打死我了,我就带着佐薰的秘密到死。你永远都不知道她死亡的真/相。”

    夜睿拂了拂腿上那不存在的灰,淡道,“送她上路。”

    说着站起身正欲走,佐薰却怕了。夜睿向来是个说话算数的主。虽然她感觉自己最近身体疲惫加重,有种很快就会故去的感觉。可是当她意识到下一秒要死的时候,心里突然有些恐惧,连忙道,“是夜文龙杀死了莱茵。”

    “哈哈哈……”佐薰看着夜睿脸色铁青的模样心情好好的仰头大笑起来,“看不出来吧?那是一场真正的谋杀。”

    “夜文龙带莱茵看心理,他却让医生给她催眠让她变成一个疯子。你们都不知道吧,莱茵后来变成了一个疯子。是她在病发的时候每次都要杀死自己的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