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九章 算算旧账
    :

    小澈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那几个烫金的“结婚证”,不以为然地别过脸,“我才四岁,我不识字。”

    他怎么可能会不识字,不识字还能写日记么?!

    敢对着老子睁着眼睛说瞎话。

    夜睿淡淡地睨了他一眼,不紧不慢地念着,“结婚证。”慢条斯理地解释给他听,“法律都证明,左小右就是你的女人。”

    小澈当然认字,而且那上面的日期是五年前的。

    夜睿跟左小右五年前就是结婚了,那个时候还没有自己。

    小澈没有说话,法律可以证明左小右是夜睿的女人,可是现在法律还没有证明自己是左小右的儿子。在法律上,他还是一个父母不详无处可查的“黑户”。

    光这一点上,他就比不过夜睿。

    小澈深受打击,眼神黯淡下来。

    夜睿见他有些失落,勾了勾唇,戳了戳他的小鼻子,“所以不要跟我抢女人,嗯?!自己找去。”临走前不忘警告,“是男人就不该让女人担心。”

    小澈看夜睿傲娇离去的背影,默默地把书包放下,眼里闪过一抹坚定的神色。

    “小澈怎么样?”左小右看着夜睿走出来连忙问。

    “没事了。”夜睿不以为然地摇摇头,拉住要进去的左小右,“男人,从小就要秘密空间。不要打扰他。”

    好像,是很多孩子称要个人空间的。

    左小右犹豫着跟夜睿回了房间。

    “老婆!”房门关上,夜睿将左小右放到飘窗上,眼里意味分明。

    “刚下飞机,我先洗澡。”左小右脸上一燥,孩子都那么大了,夜睿却还保持着最初的激情,这让她又喜又羞。但有一点,她也跟最初时一样,“不要这样叫。”

    “为什么?”夜睿将刚刚给小澈展示过的结婚证亮在她的面前,“这几年我一直带着。为的是有一天再见你,给你看,告诉你,你是我的女人。”低头轻笑,“没想到第一个看到这个的,不是你,而是儿子。”深情地唤着,“左小右,你是我的,老婆!”

    左小右不可思议地接过他手里的结婚证,“这,这是怎么回事,那天我们并没有去民政局啊。”看着照片的背景意外的熟悉,“这不是就在家里吗?”

    脑海飞闪过某一天夜睿为自己穿衣后看到西蒙拿着照相机的画面,恍然大悟,原来那天拍照并不是因为夜睿说的左少卿跟自己有合影他没有,而是因为要拍照做结婚证用。

    左小右的视线有些模糊,话说得有些乱,“结婚可以你自己一个去就行吗?不用两个人签字吗?”声音越来越哽咽,“你一个人也可以吗?”

    看着她语无伦次的样子,夜睿戳了戳她的鼻子,“左小右,那你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左小右捂着嘴点点头,“我高兴,我好高兴。”圈住他的脖子,伏在他的肩上,一声声不停地点头,“我高兴,我好高兴。原来我们已经结婚了,原来……我根本不用担心你会不要我。因为我们结婚了,我们结婚了。”

    “笨蛋!”夜睿顺着她披在后背的长发,柔声道,“左小右,从头到尾,我只有你一个,害怕被抛弃的那个人,一直都是我啊。左小右。”

    “呜呜,我也是,夜睿,我也好怕你会不要我。五年那么久,呜呜……那么久……”左小右呜咽着,抹了抹眼泪,看着夜睿,“我们要把小澈加到户口本里吧?在这边加还是回y国加?”

    “当然在这里。”夜睿轻声道,“等云嫂入土为安,我们就去办。好么?”

    左小右点点头,“嗯嗯。”

    门外响起靳叔温柔的提醒,“少爷,少夫人,我们还有十五分钟就开饭了。”

    夜睿看向左小右柔柔一笑,“靳叔是怕我不够克制。”拉了左小右的手,“洗澡,吃饭。”伏在她耳畔明晃晃有诱/惑着,“要你。”

    左小右淡定地应了一声,但微红的耳迹还是让夜睿看穿了她的羞涩。

    他好像的摸了摸她发红的耳/垂,打趣,“左小右,在想什么坏事,脸这么红。”

    “啊,没事。”左小右慌乱的闪着眸子,她总不能告诉他自己在回忆以前他们在夜睿居的每一个疯狂的夜吧。

    晚饭的时候,餐厅热闹非凡。

    为了迎合“团圆”,靳叔特意把餐厅的长桌换成了喜庆的大圆桌。

    夜睿和左小右坐在一起,身边坐着小澈,明思泽带着江浩东坐在夜睿身旁。辰亦梵本来要挨着江浩东坐的,但非要死乞白赖地跟小澈坐在一起。

    “小澈,你尝尝这个,特别好吃。”辰亦梵夹了一块虾尾放到小澈的碗里,被小家伙冷冷地甩开了,“不吃。”看向左小右,“你给我夹。”毕竟他的手短,还够不着。

    左小右取了公筷给他夹了虾尾,“试试看,喜欢吃么?”

    辰亦梵这才知道小家伙是嫌弃他用自己的筷子夹菜。立刻取过筷子,给他夹了一筷子胡萝卜,“吃这个对身体好。”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看见小澈就特别喜欢,虽然小家伙对他总是十分冷淡还没有对夜影好呢。但是辰亦梵还是每次毫不懈怠地往上凑。心里还不断地脑补,原来睿小时候是这样的,酷的这么可爱,冷的这么柔软。再看向夜睿,十分失望,怎么长大就变成这样了。

    觥筹交错的光景,因为夜睿这个冷面杀神的存在而薄弱了很多。

    明思泽看着夜睿,一脸不满意,“你对我到底哪里不满意,你说出来,我改!”忿忿地看着左小右,“我瞧着左少卿就比这小子舒服很多。乖巧,懂事,体贴。不如你改嫁吧。”意味深长地看了小澈一眼,“近朱者赤,小澈跟少卿生活在一起,会更乖巧,更懂事,更体贴。”反之,再跟夜睿呆下去,长大了就会是另一个夜睿。

    想到一个夜睿就很恐怖了,两个夜睿……

    明思泽撇了撇嘴。

    夜睿冷冷地扫了明思泽一眼,“听说五年前是你给左小右喝了稀释忘情水的药?”

    这是要算旧账!

    明思泽暗道不好,从怀里换出一只小盒子递给小澈,“这是幽魂岛百散解毒丸,睡前服下,以后百毒不侵。”

    :发育期的孩子总是在担心妈妈会不会不要我,会有安全感缺失。小澈现在滋生了哦。这一部分是后面剧情的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