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三章 夜睿的紧张
    :

    小澈傲娇地扭地头,留给夜睿和左小右一个华丽丽的小背影。边走还边不屑地说着,“我才不要当电灯泡。”

    夜睿得意看向左小右,“臭小子已经自动退出了。”

    左小右简直要被他打败了,“小澈是我的儿子。”

    夜睿狠狠在她唇上映下一唇,“我知道,否则我早就把他扔给鹰犬了。”将她紧紧地圈在怀里,用情地叹息,“左小右,这个世界上除了我,再也不能有别的男人占有你。”

    左小右拍拍这个大宝贝,轻笑,“小澈还是孩子。”

    夜睿不依不饶,“他拥有男人的一切。”不想再跟她讨论小澈的问题,拉着她的手,“我们去星夜广场。”

    来到大门口,看到西蒙站在车前,夜睿不悦地皱眉,“不用去公司处理公务么?”摊开手,“钥匙给我。”

    西蒙有些坚持,“我想给少爷开车。”眼里有些祈求,“一天也好。”

    他已经有五年没有见到少爷了,虽然一直保持联系,但是为了避免佐薰怀疑从来都没有见过面。

    夜睿眸色一冷,“钥匙!”

    西蒙把钥匙放在夜睿的手心,眼眶有些红。

    夜睿挑了左小右的下巴问,“信我么?”

    左小右毫不迟疑地点点头,“信。”眸光似星,“永远信你。”

    夜睿立刻挥了挥手,身后突然出现的五辆黑色跑车里立刻走下来十名黑衣人,整整齐齐地向夜睿鞠躬,“少爷。”

    “不用跟了。”夜睿看向海滩边那小小的身影,“看好小澈。”

    虽然吃醋,但儿子毕竟还是亲生的。

    将左小右送到副驾,系好安全带,回到驾驶坐时,看向有委屈的西蒙,“准你放一天的假,陪小少爷。明天就回公司上班。”

    身为z国区总裁,这么怠工怎么给萧夜集团赚钱。

    西蒙立刻脸色缓和起来,能陪小少爷也很好。

    汽车一路急驰,左小右看着这辆车,有些感慨,“这辆车,还留着。”

    这是五年前那辆布加迪轿跑,只不过夜睿从来没有开过,而她也从来都没有坐过副驾。

    那个时候开车的是西蒙,而她和夜睿坐在后座。

    那个时候……夜睿,真的毫无节制啊。左小右满脸通红。

    “小色/女,在想什么坏事?”看着她面红耳赤的样子,夜睿握住了她的手轻轻地捏着,“要不要重温一下五年前的感受?嗯?!”

    五年前……

    左小右脸更红了,不自然地别过头,“怎么这么久还没有到。”

    星夜广场就是原来的友爱孤儿院那处,不知道夜睿把它建成了什么。

    夜睿捉着她的手在唇边亲吻,“这里车里我们滚了不下五十次,有什么可害羞的。”

    “我,哪里害羞。”左小右勇敢地回看他,顶着一张赤红的小/脸,“我都一把年纪了有什么可害羞的。”

    话音落时,却有种翻然醒悟的感觉。原来,她才二十五岁。为什么,有种历经沧桑的感觉。

    夜睿眸光一冷,脸色有些难看,“所以你嫌我老?”

    她二十五岁就一把年纪,那比她大八岁的他不是老得要命?!

    “哪有!”左小右捧着他的手,狗腿的吹捧着,“我的夜先生永远年轻。”

    夜睿淡淡地扫了她一眼,车子飞速驶入辅路旁的林子里。长臂一探将副架的位置放平。直接扑身覆了上去。

    左小右没想到他下辅路竟然是为了这个,连声求饶,“我错了,夜睿,我们都很年轻,都很年轻真的。”

    夜睿直接将半裙拂到她纤细的腰间,手指直接探入腿心,中间一句废话也无。

    “唔……夜睿……”左小右的身体因他而敏感,小手无力的推着他,“我们,这样不好。”

    “为什么不好?哪里不好?”夜睿重重地咬着她的肩胛表示自己的不满,“五年前我可以随时要你,在y国的时候我也可以随时要你。为什么回来就不可以?”

    那不一样。

    五年前她还小,而且也不是自愿的;在y国她装失忆,可是却忍不住想他,每次看到他为自己发狂都忍不住心痛,忍不住去感受应好减少他的痛苦。

    可是现在,他们一家已经安稳。夜睿的粟基已经解了,她也当了妈妈,心里总会有一种想给小澈立榜样的想法。

    毕竟白日宣/淫并不是好事。

    “不想小澈丢脸。”左小右艰难的应着。

    “所以,跟我做已经是让你丢脸的事了?”男人手指狠狠地探入,惩罚般地穿透好的g/点。令身下人一阵不断到顶颤抖。

    “夜睿,不……我只是……”左小右脑子有些空白,不知道要怎么表达。

    她想在小澈面前很端正,很认真……

    “左小右,明明你也喜欢我,你也要我。为什么要抗拒我。”夜睿啃咬着她的耳朵,蠕软的湿气打入她的耳内,带着细细地电流蔓延到她全身,眼里闪过一抹冷光,“给我!”

    左小右沉沉地喘着气,雪白如玉的双/腿圈住了男人紧实的腰身,抬高了身子,迎向他,眉目流转,媚眼如丝。低低地应着,“恩。”

    夜睿一改这些时日的温柔,暴躁而粗/鲁。每一次的进入都仿佛惩罚,让身上的人不断地颤抖,不断地抽泣着。

    “左小右。”夜睿眼里闪过一抹茫然的温柔,“哭给我看,左小右。只能为我一个人哭,左小右。”

    “夜睿,不要这样。”左小右要要去抱他,可是他却撑直了身子,坐在她绵/软的腰间狠狠地律动着,根本不让她碰到自己。

    随着一次次快意的到来,而男人完全不顾她身体的反应时的紧/窄,不断地抽/送着。直到看着她的眼眶里溢出一滴滴泪水,直到她无意识地哭泣着,求饶着。他才将她扶坐在自己腿上,紧紧地抱着她,一声声的呢喃,“左小右,你是我的,你是我的,谁都不能把你抢走。”

    “我是你的……夜睿,永远都是。”左小右虚虚地挂在男人结实的肩上,无力的应承着。

    她没有看到伏在自己肩上的男人,眼里的茫然与不知所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