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七章 绑匪来电
    :

    左小右焦急地问,“他什么时候走的,走的时候有没有说什么?”

    女老师思索地摇摇头,“就来这里四处看了看。”灵光一闪,“他好像还往捐款箱里塞了钱。”说着转身就要去抱捐款箱。

    孤儿院的门口有一个白血病儿童的捐款箱,这是医院经过夜睿同意在每个星夜广场都放有的。

    左小右拉住她,无力地问,“他什么时候走的?”

    “大概四五点的样子。”

    四五点的样子……

    左小右身子一软虚虚地倚在夜睿的身上,那个时候他们刚好回家,竟然生生错过了。

    就这样一直找到天黑,找到夜里。

    想起那张写着“不当电灯泡”的字条,左小右心如刀割。小澈是她的儿子,是她的宝贝,是她的命啊。怎么会是电灯泡呢。

    左小右靠在夜睿的怀里呜呜痛哭,“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我应该带上他的,应该带上他的。我答应过他,以后我们一家人会永远在一起,永远不分离的。是我不好……他一定是伤心了。”

    看着她难过,夜睿心里狠狠的揪着。他无比温柔地拍着她的后背,顺着她柔软的长发,“左小右,不带上他的是我。你怪我,骂我,好不好?”

    怪他?

    她当然好想怪他,可是她根本不忍心怪他。

    夜睿是她等了五年的男人,也是用生命在爱着的人啊。

    左小右从他怀里抬起头,泪眼婆娑地看着他,眼里闪着祈求的光芒,“这次找回小澈,不要跟他吃醋好不好,像喜欢我一样喜欢他好不好。他也是你的儿子,为了见到你,为了和你团聚,小澈和我一起努力的熬着。不要再气他,不要再吃他的醋好不好?”

    “好好,都听你的。但是你不要再哭了好不好?”夜睿将那梨花带雨的小/脸压回自己胸臆,四十五度仰望天空,默默地叹了口气,左小右的眼泪怎么总是流不完。

    左小右这才抹了眼泪,压抑着抽/动的声音问,“怎么办,天都黑了,还是没有找到小澈?”

    “别怕,有我在。”夜睿低声地道,“很快就会找到的。他那么小,能走到哪里去。”带了一抹骄傲,“何况,我夜睿的儿子这么聪明,谁能坑到他。”

    小小年纪,知道如何越过保镖,还能在夜影的眼皮子底下溜走,就算坑,也是坑别人。

    “嗯。我知道。”仿佛是在自我打气,左小右用力地点头,“我不急了。我知道我们的儿子是很聪明的。”

    我们的……儿子……

    夜睿的眸光闪了闪,这种感觉似乎也不错。他抬头捏了捏她的脸蛋。

    整夜他们都在看视频,可是小澈再也没有出现在监控里过。

    才四岁的孩子怎么可能会避开监控?左小右的心渐渐悬了起来,只有一种可能,孩子被绑架了。绑架他的人避开了监控。

    左小右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她惊恐地将自己的推测说了出来。

    夜睿好脸色阴沉,冷声道,“我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找到他。谁敢伤害他,我一定会让他后悔一生。”

    左小右的脸色十分苍白整个人都摇摇欲坠的。

    夜睿不由分说将她抱回卧室,塞进被子里,威胁道,“左小右,如果你现在不好好休息。我就停止找他。我不想找到小澈的时候,你倒下了。”

    左小右这才听话地喝了一杯奶,闭眼睡觉,夜睿则回到书房监控交通部的路线监控,和西蒙等人一起排查所有可疑车辆和行人。

    左小右睡得并不安稳,迷迷糊糊地听到手机在响。

    她摸索着接通了电话,就听见一个变声的女声,“左小右,你的儿子在我们手里。想要见他的话,到玄山峰顶。不要告诉夜睿,否则,你儿子就死定了。”

    左小右咻地坐了起来,那一点睡意瞬间全无,“你是谁,为什么要绑架我儿子?”

    “你放心,我不要钱。我只要你。”那个女声发出诡异地笑声。

    左小右头皮发麻,还是冷静地问,“我怎么相信我儿子在你那里?”

    电话那边突然传来一个清脆的抽打声,同时传来一个孩子的怒吼,“混蛋……”

    但声音很快就消失了。再次响起变音女声,“两个小时如果没有到,就等着给你儿子收尸吧。记住,如果你让夜睿知道,你儿子会更快消失。我们在夜睿居门口伏着人,千万别耍花样。”

    说完电话就挂断了。

    对方显然对自己和夜睿都很熟悉,左小右手脚有点抖,但还是很快的换好运动服,学着小澈的样子从窗口爬了出去,绕开保镖从后门跑了出去。

    然而,她刚跑到公路上就被人当头打了一棍,晕了过去。

    “妈妈,妈妈。”迷迷糊糊中左小右听着小澈叫自己。她立刻抖了个激灵,咻地睁开眼睛,果然看见自己身边蹲着一个泥污污的孩子,可是她还是一眼就认出来,这是她的小澈。

    “小澈,小澈……”左小右立刻想去抱他,才发现自己的胳膊被结结实实地绑在好身后。她改用自己的头去抵着小澈的头哽咽着,“小澈,我的宝贝。你怎么可以离开我,你怎么可以离家出走。你知不知道我和你爸爸找的你有多着急。”

    提到爸爸,小澈别过头,大大的眼里闪过一抹倔强,“他不喜欢我。”

    左小右轻笑着,眼泪落到他的脸上,“傻/瓜,他只是还没有学会当爸爸。”额头碰了碰他的额头,“你不是也没有学会当他的儿子,是不是?”

    小澈傲娇地别过头,“我都认真地当好你们的儿子。”

    从小同样有些脏灰的小书包里掏出他的日记本,亮给左小右看。然后合拢,默默地放回书包里。眼里说不出的失落,“对我们来说,我是多余的那个。”

    照片是昨天下飞机的时候在夜睿居的海边拍的,夜睿和左小右牵着手身影很小,而最前面是好镜头对准自己的小澈。

    他在以自拍的方式留下了第一张一家三口的合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