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九章 夜睿的病
    :

    楚雄这一次绑架案策划的滴水不漏,夜睿看了一夜的监控半点线索都没有,只查到一辆原本出现在监控视频里,后来消失不见的可疑车辆。

    夜睿安排了西蒙和辰亦梵两边着手去查那辆车,自己则起身下楼去看左小右。

    “睿!”辰亦梵叫住他,“你陪着左小右,剩下的我们去查就是了。”

    夜睿脚下一顿,没有说话,直接下楼。

    他真的很想左小右,在看不到她的时候心里会惶恐会不安。左小右不知道,五年前她的不告而别在夜睿的心里留了无法抹去的障碍。

    推开门,没有开灯,怕扰了她睡觉。走到床前,月光赢弱,可是他却看到了那空荡荡的被窝。

    夜睿心一沉,立刻打开灯,脸色咻地一沉,左小右不见了。左小右又不见了。

    转头看向窗户看着那森冷的月光,唇角扬起一抹诡谲的笑意:很好,左小右,又跑了。

    夜睿迈着大步,飞快折身回到书房,还在埋头苦干的辰亦梵抬起头,戏谑道,“这么快啊。”

    说完还不忘挤挤眼睛,意思不言而喻。

    夜睿一把掐住辰亦梵的脖子,狠狠一甩,前一秒而活蹦乱跳的辰亦梵就像一只破布娃娃被甩了出去。好在他本身身手不错,在落地的时候就地滚了一滚,减轻了被摔落的力道,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然而纵然这样,辰亦梵还是摔得有些狼狈。

    他看了西蒙一眼,自己则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躲在走廊里压抑着声音给江浩东打电话,“快过来书房,少爷发病了。”

    明思泽和江浩东是一起出现的,他脸色十分难看地看向辰亦梵,“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发病了?不是定时吃着药么?”

    辰亦梵也是一脸无语,“是啊,上午的药还是我亲自给的。之前还好好的,下个楼就不好了。”

    这个时候说什么都多余,明思泽立刻跟江浩东一起急急往后书房走去。

    刚一进门就见地上跪了一地的保镖,西蒙站在一旁低着头,也是十分惶恐的模样。

    夜睿一身风姿华贵地坐书桌后的皮椅上,淡然地看着跪在地上的人,声音平淡却森冷地可怕,“说说看,一天之内丢了两个人,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看了眼杵在一旁的西蒙,轻描淡写地挥了挥手,“继续。”

    西蒙这才又在一旁坐下继续查那辆可遗车辆。

    明思泽走到夜睿面前才看到原来地上的每个人手背插了一把小刀,而夜睿面前的书桌上还摆着一排小刀。

    “睿儿,怎么下这么重的手?”明思泽惊讶地看着他这个状态。这跟左小右刚消失的那两年一模一样,嗜血冷酷,没有一点人的温度。

    “重么?”夜睿冷哼一声,淡淡地扫了地上的人一眼,“一天之内我的儿子没了,我的老婆丢了。这算是重手?!”

    没由来一阵怒,最后一句话竟然是咆哮着吼了出来。他两眼猩红,扣手一扫,那满桌的小刀立刻像离弦的箭,向地上的人扫去。

    “哎哟。”辰亦梵显然早就料到他会来这一手,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盾牌挡住所有小刀。然后自己嬉皮笑脸地对着夜睿谄媚地笑着,“别啊,把人杀了,怎么找回小澈……”这才反应过来,“什么?左小右又不见了?”

    这才是他发病的原因,左小右不见了。

    明思泽听罢,叹了口气,“小右现在出去肯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可能绑匪给她打电话了让她去接小澈呢。”难得对他柔声道,“来,我们先吃药,休息一下,再去找人。”

    噼里啪啦~一阵巨响,夜睿一把将桌子上的东西都扫到一上,看着明思泽目光森然,“五年前也是有苦衷,五年后还是有苦衷。每次都因为有苦衷那样轻易的离开。”冷声道,“我不要再吃药,不需要变回她喜欢的样子。”

    不管是他是什么样子的,她总是那样轻易的弃他而去,就跟莱茵一样。

    “少爷,在后门找到夫人的手机。”一个保镖将左小右落在主路上的手机送到夜睿面前。

    他没有用过左小右的手机,可是密码却一遍就输对了,是他的生日。

    这又让他有些心软,随后脸色一冷,左小右最会在这种小事上哄他。

    查了通话记录,果然有陌生的未接,而来电已是三个小时前,在他刚刚哄她入睡后不久。

    左小右这个女人真的是越来越会骗人了。他的眸光越发森冷。

    此时西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声音有些欣喜,“少爷,已经查到那辆车了,在h市的老树林的小路上。我们的人已经查证了。”

    夜睿立刻起身,将左小右的手机扔在桌子上,一抬手就扫掉了明思泽递过来的药,眸光森冷,“以后,我再也不需要这种东西。”

    说完迈着优雅华贵的步子优雅离去,只留他们一个华丽的背影。

    明思泽叹了口气,看了眼西蒙,“跟过去。”

    辰亦梵的身手不错,但是现在这种状态的夜睿恐怕是西蒙和辰亦梵两个都不是对手。

    而在h城某处奢华别墅里,楚雄肥硕的身体在瘦弱的女人身后耕耘着,他每律动一分,雪白的地板上就滴落几滴鲜血。

    艾莎看着双手撑在在地上,看着白瓷地板上自己像只母狗一样趴着,后臀还传来撕裂般的巨痛。她死死地咬着嘴唇,忍受着这非人的屈辱和疼痛,沙哑着声音问,“你说要带我去看左小右的……”

    “啪~”男人肥硕的大手狠狠地甩在女人后臀上,雪白的肌肤立刻染上了五道深深的指印。

    “让老子耍够了再说。”楚雄完全不顾她的身体不适合,舒服的眯了眼睛,“还等一个人,来了一起去。”

    “左小右是我的,我要亲手杀了她~我要毁了她,谁都不能跟我抢。”艾莎咬着牙,齿缝里迸射/出逼人的恨意。

    “恨她的人不止你一个。”楚雄狠狠地低下/身,死死抓着女人的身体,用力地撞击着。

    鲜血顺着雪白肌肤,一串串滴落在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