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二章 夜睿居的人
    :

    小优柔和地笑着,眼里闪过一抹奇异的光,“也许我有办法让左小右出现。”

    谢秋月急急地问,“什么办法?”

    小优温柔无害的安慰她,“左小右不是不见了么?我们可以用孩子把她吊出来。”

    谢秋月破口大骂,“你脑子有病还是听不懂人话,左小右和她儿子都不见了,拿什么孩子威胁她。”

    “别急啊,只是要孩子不就行了么了?天这么黑,捂了嘴孩子一哭,左小右一定会出现的。”小优看着窗外,悠悠地叹了一口气,“可怜天下父母心。”

    谢秋月终于明白她的意思,“大晚上的从哪里弄一个孩子。”

    “我这就有一个孩子。”小优看着窗外跟胡一青从口袋里掏出一些可怜的钱往那个孩子手里塞,立刻打开车门下了车,对着电话道,“我在sh大桥,要孩子就快点过来。”

    谢秋月哈哈大笑,“小优,真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恶毒。左小右原来对你可不错。”

    小优眸光一冷,怎么会不错,不错她怎么会看见自己就躲。

    “我只是想要点奶粉钱。”悠悠地挂了电话,小优抚着肚子眼里闪过一抹温柔,柔声道,“宝宝,妈妈一定会给你最好的生活,让你读最好的学校。跟最有钱有势的人做同学,做朋友,再也不需要像爸爸和妈妈一样被人看不起。”

    她不想做坏人,但是她现在被夜睿逼入了绝境。

    是的,肯定是夜睿,否则没有人会这样封杀她和胡一青。

    所以……左小右,做好承担的后果吧。

    小优扶着大肚子走到胡一青面前,柔声问,“怎么这么久?”仿佛刚看到小澈,惊讶地说,“怎么还有个孩子?这么大晚上的……”挺着孕肚艰难地弯下腰,看着小澈柔声问,“小朋友,你是不是跟家人走散了啊。你家住哪里啊?阿姨送你回家好不好?”

    小澈看到小优的孕肚,戒心就松了些。他的意识里怀/孕的女人都是不会是坏人。但是还是没有轻易说话,盯着他们夫妻二人观察。

    “可能是个小乞丐,我给过他钱了。小优,我们走吧。”胡一青拉着小优的手,眼眸闪过一抹温柔,“这么晚了,宝宝也要休息了。”

    小优甩开他的手,柔声道,“小朋友,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在这里很危险。不如阿姨送我回家,或许阿姨送你到派出所好不好?让警察叔叔送你回家?”

    小澈这才开口,“麻烦你们送我到派出所。”

    这个怀站宝宝的阿姨应该不会是个坏人,而且,她的名字跟左小右的名字很像。

    胡一青虽然看着孩子可怜,却不想管得这么麻烦,对小优道,“不如我们直接打110让警察过来就好了。我们家跟派出所不一条路。”

    小优拍了他一下,“你就不能做点好事。”摸着自己的肚子,“我希望有一天我们的宝宝遇到了相同的困难,也会有人像我们一样去帮助他。”看着胡一青,“好么?”

    “好。”胡一青虽然为人笨拙但是对小优的话基本都是言听计从。

    听他们这一番对话,小澈心里的那点戒心又放下一些。

    世上的妈妈都是一样,自己能多做一点,就是为了孩子。就像左小右……

    小澈眼眶有些红,左小右还在等着自己去救她。

    他立刻毫不犹豫地上了胡一青的二手富康,静静地坐在后座。

    但是一路上却再也不回答小优的任何问题了。

    车开到一半的时候,对面射过来的刺眼的车灯。那耀眼的光芒照着sh大桥亮如白昼。

    车灯刺的胡一青看不清路,为了安全,他把车靠右缓缓地开车。才发现原来是一队跑车车队。

    领头的是一辆黑色兰博跑车,身后跟着同一色系跑车,张扬地冲他迎面开来。

    小优恨不得车不开,好等谢秋月赶到,所以并不着急。反而安慰一旁的小澈,“没有关系的,有钱人就是喜欢炫富。”

    小澈仰头看她,“阿姨不喜欢有钱人么?”

    小优眼里闪过一抹杀手,虽然她掩藏的很快。但小澈从小过着被拘谨的生活,连佣人的脸色都要看,怎么会没有注意到她眼底的狠毒。心里一惊,有些后怕起来。

    天边的突然抽过一道闪电,轰隆隆的雷声从头顶炸响,小澈打了个寒战。

    小优还以为他怕打雷,还柔声安慰,“不要怕。只是打雷而已。我们在车里,打不到我们。”

    小澈睁着天真的双眸看着她,“可是听说雷公会劈死做坏事的人。”

    小优脸色一变,还是稳了稳心神,安慰道,“你还这么小,又能做过什么坏事。”

    “你们干什么?”胡一青突然吼叫起来。

    原来那急驰的车队突然在他面前停住,一个黑衣人强制性打开了车门,探头往里看。

    “你们过来的时候有没有看过这个孩子?”黑衣人将手里的照片亮给他看。

    胡一青看着照片上的孩子十分俊秀还带着一股酷劲,一看就知道不是寻常人家的孩子。立刻摇头道,“没有见过。”

    黑衣人探着头往后座看去,只看见一个孕妇便将身子退出车外,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钱放到胡一青的手里,“不好意思,打扰了。”

    然后转身离开,当空打了个手势,那停止的车队立刻再次发动引擎,发出震耳欲聋的嗡鸣。

    胡一青看着手里的钱愣了半天,看向小优,“他们给我这么多钱。”歪着脑袋迟疑道,“他衣服上的那个标志我好像哪里见过。”随后眼眸一亮,恍然大悟,“他们是夜睿的人。”一拍大/腿,“我说我怎么见过那个标志,原来是夜睿的人。”

    一回头就看见小优正弯着腰,将小澈塞回坐位底下,声音有些有些喘,“还不快开车。”

    胡一青疑惑地看着她,“小优,你在干什么?”

    小优没有理会他,自顾自道,“开车,快点。”

    她就觉得小澈的眼睛特别像一个,那个黑衣人拉开车门时,她只是下意识想把小澈藏起来,脑子里什么都没有想。可是当胡一青说那是夜睿居的人时,她才立刻惊醒过来,这孩子的眼睛跟左小右长得一模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