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三章 她想绑架我
    :

    胡一青虽然听话的开车了,可是还是疑惑地问,“小优,小心点,那孩子怎么了?小心点,别闪着腰,别挤到我们的宝宝了。”

    小优弯着腰的样子让他很担心。

    “没事,我正要为我们的宝宝赚钱呢。”

    小优毕竟是一个快要临产的孕妇,力气有限加上长时间弯腰就气喘小澈挣扎了一阵终于推开她捂住自己嘴的手,冷声道,“你这个坏女人,绑匪!”

    说着使劲地去开车门,没响到车上了锁。

    小优捂着肚子狂喘气,对胡一青喝道,“快开车,还不快开车。快点。”

    胡一青一面听话的开着车,一面教训骂了小优的小澈,“你这个孩子怎么说话呢。如果不是小优好心,你现在还在马路上喝风呢。谁会绑你一个小乞丐。”

    小优此刻对胡一青简直无语到了极点,但是她知道如果要拿这孩子去威胁左小右他肯定不同意。只好不停地说,“快点开车,快点开车。我肚子痛。”

    又一道闪电划过,生生地扯开了夜幕,一声骤雷当顶劈开。

    随着轰隆一声巨响,磅礴大雨骤然而至。

    沉重的雨水拍打着挡风玻璃,任由雨刷狂甩眼前还是一片模糊。

    小澈心里怕成一团,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想绑架自己。

    毕竟才四岁的孩子,他根本没人法判断他们是不是一伙的,努力地想着左小右平时遇事要冷静的教诲,大眼珠一转,“我要尿尿。”

    这个男人说刚刚那个黑衣人是夜睿居的人,那一定是爸爸在找他了。

    他要下车去找他们。

    小优立刻一把摁住他,给他一个矿泉水瓶子,“尿这里。”

    小澈傲娇地回过头,“我要下车尿。”

    胡一青看着小优有些喘,有些担心,“小优,让他下车吧。我们先回家,今天出来一天了,你也累了。”

    “不行,他不能走。”小优刚刚为了不让夜睿居的人发现小澈,大力之下动了胎气,脸色有些发白。她喘着气,“这个孩子一起带回去。”

    然而就在这时,那呼啸而过的跑车车队,竟然去而复返,以风雷骤至的速度向胡一青的车追来。

    小优看着那飞速逼近的车灯,立刻狠狠拍着胡一青的头,“快点,开快点。我肚子要痛死了。”

    千万不能让他们让这孩子带走,这是她孩子将来锦衣玉食,上贵族学校的保票。只要有了他,谢秋月就会给她很多钱,他们一家人再也不用为钱发愁了。

    “好好好。”一听到她肚子疼,胡一青立刻加快了车速。

    然而再快也快不过风驰电掣的跑车。

    黑色的兰博带着刺眼的光芒劈开了黑幕,以及霸道的姿态横在胡一青的富康前要将他逼停。

    “冲过去,冲过去。”小优发疯一样的不断地拍打着胡一青的头,眼里闪过一抹疯狂。这个时候她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不能让左小右的孩子被人抢走。

    此刻小澈对于小优来说,不只是一个孩子,而是钱,是她们一家人的钱途和未来。

    胡一青有些犹豫,他虽然很听小优的话,但他个性老实。出格的事情并不会做。

    就在他一分神的瞬间,又一辆跑车擦着他的车门将他逼到了桥边,被迫停下。

    “快走啊,快走。”小优心里滋生着一出绝望,在最后一刻,她的脑子还飞速的运转着,企图想办法弄到钱。

    骤雨磅礴,漆黑的夜幕下盏盏车灯射/出耀眼的强光,生生扯开了夜色,变夜为昼。

    强光中,兰博酷炫的剪刀门优雅扬起,一双铮亮的皮鞋踩在雨水飞溅的桥面。

    早有人将一把黑色的伞撑在了车前,一道与夜色同色的身影走下车来。与那耀眼的光线中缓步走到胡一青的车前。

    奢华的皮鞋每走一步四周都会飞溅一串飞珠,却寂寂无声。

    夜睿走到胡一青车前,抬了抬手,立刻有黑衣人拍着车门,对胡一青喊,“开门。”

    胡一青刚想摇下车窗,就被小优拦住了,“等一下,等一下。”

    她的心很慌很乱,夜睿亲自来了,他亲自来了,逃不掉了,逃不掉了。忽而灵光一现。对胡一青道,“把车门打开。”

    孩子不给谢秋月给夜睿也一样,价钱不变就是了。

    胡一青刚一开车门小澈立刻就尖叫起来,“爸爸,救命,这个女人要绑架我,爸爸救我。”

    胡一青回过头看着小澈,惊讶地问,“你是左小右的儿子吗?”

    小优心里心紧,死死地拽着小澈的手,不自觉的用力,真的是左小右的儿子。她竟然有一个这么大的儿子了。

    凭什么,明明都是孤儿,凭什么她可以活得这么好。而她却因为左小右而一无所有。凭什么。

    夜睿淡淡地扫了小澈一眼,没有话。手在空中抬了抬,立刻有黑衣人将车门打开了,恭恭敬敬地向小澈低下了头,“小少爷。”

    小澈立刻挥舞着一只手,“把这个疯女人拉开。”小优用力的快要把他的手都折断了。

    小优这才反应过来,对外面的黑衣人笑道,“我想跟夜少说几句话。”

    “少爷……”黑衣人向夜睿请求。

    夜睿摆了摆手,黑衣人立刻闪到一边。

    磅礴大雨外,夜睿就那样笔直的站着,冷冷地看着小优,还没有说话,小优就已经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夜睿扫了一眼灰头土脸的小澈,目光落到小优紧握着他手腕的手,灯光下隐隐可见小澈细嫩的肌肤凹了进去。

    夜睿眸光一冷,一道寒光闪过。

    小优“啊”的尖叫一声,手一松,小澈已经被夜睿提在了手里。

    夜睿看也不看小澈一眼,直接把他往身后的辰亦梵怀里一扔,冷冷地看着嗷嗷尖叫的小优,声音冷若冰霜,“我的儿子,你也敢碰。”

    毫不波澜的语气蕴藏着无尽的杀气。

    小澈原本半垂的眸子闪了闪,胸口的小心脏似乎有什么在流动着。

    胡一青看着小优孕肿的手腕上插着一把匕首,疼的心都碎了,立刻冲下车向夜睿扑过来,“你这个混蛋。你怎么可以伤害她,如果不是小优你孩子早就在桥头被车撞死了。”

    小澈立刻反驳,“刚刚叔叔来找我的时候,那个女人捂住了我的嘴还把我塞到车底下。她想绑架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