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六章 这一生只你一人
    :

    左小右被绑在平房中央的一根小木柱上。她并没有反抗,只抬头看着眼前的人,一个个的数过去。

    算上楚雄,十个男人。

    左小右垂下头掩住心底的笑意,外面车灯还亮,而人全部进来了,那说明小澈有机会逃跑。他那么聪明一定会趁机逃走的。

    楚雄见她认命地低下头,立刻淫/笑着走上前去,站在左小右身边面向众人,大笑着问,“你们说这个女人美不美?”

    所有人异口同声,“美。大哥眼光好。”

    楚雄哈哈大笑,得意抹了把脸,“那是的当然的,老子怎么可能会上丑女。”看向艾莎,“好了,可以了,准备吧。”

    “好。”艾莎走到一个保镖面前,嗲嗲地说,“借把刀用一用。”

    立刻有人把一把匕首交到她的手里。

    艾莎走到左小右面前雪亮的匕首冲着那美好白/皙的脸颊滑了过去。

    手起刀落……

    楚雄抓着她的手,“老子说了,老子不上丑女。留着脸给老子看。”猥琐一笑,“人我是交给你了,但是重要部位要给我留着。老子虽然喜欢浴血奋战,但追求手/感。懂?!”

    艾莎娇/声一笑,“懂,放心吧。要用的地方都给你留着就是。”眼里寒光闪过,迟早那些东西她都给切下来。

    楚雄这才放心地退到一边,抱着双手做好欣赏美人沐血的准备。

    艾莎看着左小右唇角扬起一抹笑意,“左小右,你终于落到我的手上。”

    左小右好笑地看着她,“我真的很想知道,你为什么这样恨我。在克莱斯家族五年,我们井水不犯不犯河水。你恨我什么?”

    “井水不犯河水?”艾莎哈哈大笑,锋利的尖刀划开了她的套头运动服,露出里面的白色打底吊带。

    雪白晶莹的肌肤在灯光下盈盈发亮。现场立刻响起男人们的倒吸冷气声。

    艾莎狠狠地扎进左小右的肩胛,在曾经的旧伤下留下了新的伤痕。

    左小右痛得倒吸了一口气冷气,艾莎摸了摸那道血色的伤痕,冷冷地笑着,“怎么会井水不犯河水。如果不是因为你,夜睿也不会打断我的手。”她举起自己拿刀的右手,“本来我可以是个钢琴演奏家,可是因为你,我断了手,我只能沦为男人的玩物。”

    左小右不以为然地仰头笑了,“可笑。在克莱斯家族哪个女人不是男人的玩物。你以为我不是?你以为佐薰不是?”不屑地看着她,“别说你只是一个小乐团里的钢琴手,哪怕你变成了女莫扎特你也只是男人的玩物,除非克莱斯家族。”冷笑,“是我用了五年的时间推翻这个家族,还了你自由,你不但不感谢我还要杀我,简直恩将仇报。”

    “闭嘴。如果没有你,我现在根本不会是这个样子。”艾莎又一刀划开了左小右一侧的皮肤,鲜血从新的伤口流了出来,殷虹地血液在她雪白的皮肤上慢慢下滑,一点点染红那件粉色的小吊带,染出鲜红的花朵,十分妖/娆。

    这一回左小右没呼痛,反而不屑地轻笑一声,“你会是怎么样?”恍然大悟般闪着灵动的眸子,“对,如果没有我,你现在应该跟陈岳结婚。”挑衅地看向楚雄,“原来你嫌弃你现在跟的男人。”

    “闭嘴!”艾莎连忙看向楚雄陪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个女人在挑拨离间。”

    “啪!”一个响亮的巴掌打得艾莎头偏到了一边,唇角溢出一抹鲜血。

    楚雄指着她的鼻子警告,“tm老老实实伺候好了,不会说话就别说话。”

    艾莎立刻不断地点头,“好好。”

    接下来她果然没有再跟左小右说话。不是不想,而是不敢。左小右再狡猾了,能那样轻易的挑拨自己和楚雄。她眼眸一暗,左小右的那条舌头,她迟早给好剪断了喂狗。

    艾莎死死地盯着左小右,一刀一刀仿佛凌迟,有时候只轻轻地划一刀,割破皮流出一丝丝殷虹的鲜血,有时候会深深的插入再重重拔/出,看着鲜血喷涌如注,瞬间染红了衣衫。

    左小右痛得浑身颤抖,却死咬着嘴唇硬是不坑一声,偶尔而冷笑着,“艾莎你真可怜。我马上就要死了,最多不过死前受辱。可是你,还有漫长的一生。”啧啧两声,“真希望你的一生可以长长久久。受用一生。”

    她话说的很文明,艾莎却知道她在说自己被楚雄凌辱的事。

    艾莎在左小右耳边咬着牙,狠毒地说,“在我死之前,能欣赏到你被这么多男人骑过,也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我会好好地拍下来,等我快要死的时候给你的儿子看。哈哈哈……”她突然大笑,“那个时候我儿子应该也是社会名流吧。如果自己看到自己的母亲原来是条千人骑的狗,会是怎么样的心情。”

    左小右气得发抖,随后认命地闭上眼,“人总是要经历一点波折的,相信小澈会明白我的。”

    左小右的声音越来越轻,眼皮越来越沉。

    受了凉的头胀痛能耐,让她渐渐失去说话的力气。

    她再也没有力气讥讽艾莎挑动她的怒气让她给自己一个痛快,再也没有力气想办法去挑拨艾莎和楚雄的关系。

    她的口袋里运动裤的后袋里放着一把竹篾刺,跟刺死常哥的那把一样从竹床/上掰下来的。为的,就是在最后关头自救用。

    眼下,恐怕只能这样用了。

    平房的小柱子并不粗,左小右双手被反绑着后面,刚好可以摸/到自己的臀/部。她默默地承受着艾莎割破皮肤的痛意,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还特意轻声呜呼了几声。

    左小右右手紧紧地握着竹刺,垂着头一咬牙,狠狠刺进了左手手腕大动脉。刚好艾莎正一刀痛进她腹下肋骨处,痛得她身子不断地抽/搐。

    “可别,把我给痛死了。”左小右忍受着痛,悄悄地将竹刺放回裤袋,默默地感受着手腕处鲜血喷涌而出,生命一点点流逝的感觉。

    左小右默默地闭上眼,唇边溢出一抹叹息。夜睿,终归,这一生,我只你一个男人。

    :写到最后一句的时候突然想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