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八章 明思泽的八卦
    :

    左小右的动脉受损,明思泽重新接好了血管,又替她清理了身上所有的伤口。

    虽然早就准备好了输液的血浆,手术也算顺利,但左小右失血过多,并没有能马上醒来。

    夜睿一直坐在就床边等,这一等就是三天。

    小澈也一直安静地坐在床边默默地看着左小右,小/嘴紧紧地抿成一条,小拳头握得死紧。他没有想到自己的一次离家出走竟然把左小右害成这样。

    虽然他后来坐在别的车上,虽然夜睿有意没有让他看到左小右身上的伤,可是看着她浑身绑满了绷带,带着江浩东推出来那一堆血纱布,他就知道左小右伤得很重。

    以明思泽为首的男人们静静地站在门口看着左小右的病床前笑得笔直两道一大一小的背景,默默地摇了摇头。

    从回来后到现在三天,这两个男人一句话都没有说。仿佛积攒着所有的话,留着左小右醒来的时候说。

    期间左少卿来看过左小右一次。看着包的像木乃伊一样的左小右,气得脸色发白,对夜睿下了最后的通牒,“这一次,我再也不会原谅你。小右醒来,我就让会带她走。”

    夜睿只说了一句,“楚雄在别苑,替我去看着。”

    他不能让楚雄这样安安静静地等死。

    左少卿立刻二话没说转头就去了别苑,说到底他真的怪不到夜睿的头上。事发经过他都听若森说了,左小右要避开守卫逃出去夜睿就是加派了三百人将她团团包围着,她也有办法离开的。

    夜睿静静地坐就边,两眼一眨也不眨地看着左小右。

    前两天的左小右需虚弱,睡觉的时候都需要氧气,气息也很微弱。可是他知道她不会有事,他没事。

    明思泽走在夜睿居的后花园里,仰着头默默叹息。

    江浩东犹豫地问,“师傅,左小右失血这么多,早年因为吃了忘情水还伤了心脉,这一下,真的能醒来么?”

    明思泽悠悠地叹了口气,仰头望天,摇摇头,“说不好。”

    辰亦梵咻地冲了过去,“那你怎么跟睿说左小右一定能醒来?你这不是骗他么?你看看他现在一直在那坐着。如果左小右一直不醒,那不坐成雕塑了么?”

    明思泽一回头,就见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了一群男人,辰亦梵,西蒙,就连靳叔也来了。

    靳叔看向明思泽,有些犹豫,“少爷一直那样坐着确实也不是办法。”看向明思泽,“真的没有法子能让小右醒来吗?”

    明思泽摇摇头,“我现在已经在培养左小右的脑细胞和心脉血液细胞。她的头痛症到底源自哪里。查清楚,或许可以对症下/药。”

    “头痛症?左小右什么时候得的头痛症?”辰亦梵一脸蒙圈,“她不是一直都好好的么。”

    江浩东摇摇头,“五年前师傅虽然给稀释忘情水的解药,但忘情水药性极凶,为了克它,解药就必须很猛。左小右身子受了忘情水和解药的药性,有些受损。这些年一受凉就会头疼。早些年她在克莱斯家族我们不便深入检查,现在这回才开始正式检察两种药对左小右的损害情况。”

    辰亦梵一时怔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靳叔叹了一口气,“小右这些年,真的受苦了。”

    明思泽跟左少卿保持联系,对左小右的事情知道的多些。眼里闪过一抹怜惜,淡淡地叹息,“是啊,真的受了很多苦呢。那个孩子,真的不容易。”

    都说女孩会随父亲,左小右虽然长得眼白公爵更像些,但是那性子却随了佐依,不声不响地一个人承受了一切。

    靳叔叹了口气,突然想到一件事,问,“为什么你会一直做粟基解药的研究?虽然我当时带着少爷去找你,我记得那个时候你就在研究粟基的解药。你怎么会知道粟基的存在?”

    就连他也是在夜睿中毒之后,从明思泽的嘴里知道的。

    当时他只道明思泽从医,本身就知道。后来出了幽魂岛对克莱斯家簇的不断调查,发现知道粟基存在的人十分有限,哪怕是克莱斯家族的人很多都不知道这种东西的存在。

    这么私密的东西,明思泽又怎么可能会知道。

    这个问题靳叔偶尔会想到,但是时常见到明思泽便忘了,此时想起,便先问了,免得日后又忘了。倒不是他怀疑什么,而是,心里对朋友的那一点子好奇和八卦。

    明思泽淡淡地扫了他一眼,“靳文,都说男人年纪大了话少比较好。我看我倒是话越来越多,越活越像个娘们了。”

    无非就是左小右一样打探他的私人八卦,倒是问得义正言辞的。

    “是啊,师傅您是怎么知道粟基存在的?”江浩东也是一脸好奇,“是不是什么书上有记载?”一脸疑惑,“可是幽魂岛上所有的书我都看了,怎么都没有记载的。”

    辰亦梵一脸傲娇地看着猜测,“那还用说吗?肯定小右妈妈给的啊。”贼兮兮地看向明思泽,“是不是神医?您跟小右妈妈不是有过一、面、之缘嘛。”

    他还特意强调了最后四个字。

    而又有什么人会为了一面之缘把家族的秘密告诉一个男人呢?又有谁会为了一种可能一生都研制不出来的解药而放弃令所有人昂视皇家科学院徽章而来到一个荒无人烟的岛上过籍籍无名的日子呢?又有谁会珍藏着一个一面之缘的女人的耳针半生呢?

    这个“一面之缘”里面内容真的很丰富。

    明思泽轻咳一声,扫了他们一眼,“都很闲吗?都不需要工作么?都不需要替睿儿分担工作么?”

    把大家教训一通,转身往好左小右病房的方向走去,耳尖还带了一抹别扭的粉色,

    担到夜睿,大家都叹了口气,再也没有八卦的心思。各自回去“分担”夜睿的工作。

    明思泽告诉夜睿左小右大概三四天醒,所有夜睿和小澈就一直坐了三天。

    第三天天黑的时候,左小右还是没有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