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九章 知道你会救我
    :

    夜睿眸光一沉,整整七十二个小时,左小右还没有醒来。

    明思泽在骗他!

    眼眸里闪过一抹猩红,放在腿上的双拳紧紧一握。

    就在夜睿准备起身去找明思泽算账的时候,一直沉睡的左小右突然动了。

    她挥舞着双手,表情痛苦而焦急,声音不大有些嘶哑,可是却每一个字都能落到夜睿和小澈的耳内,“小澈快走,快走啊,小澈……”

    夜睿和小澈几乎是同时去握了左小右在半空中胡乱飞舞的手。只是夜睿更快一些。

    小澈趴在床边,因为个子太矮,腿都是悬空的。他不敢去碰左小右那浑身是伤的身子,只是小声地说,“妈妈,我没事,我已经没事了妈妈。”

    话音落,泪咻然而落。

    这个帮作坚强的孩子再也没有忍受自己的眼泪。

    左小右迷迷糊糊地听着小澈的声音,心渐渐安了。紧蹙的眉头渐渐散开,气息渐渐平衡。

    夜睿握着左小右的手紧了紧,在唇边亲了亲。左小右,你的梦里为什么没有我,左小右。

    左小右昏沉沉地睡着,眼角缓缓流出泪来,嘴里喃喃着,“夜睿,怎么办,夜睿……对不起,我没有力气了……夜睿……救我,救我……”

    “左小右,笨蛋。”夜睿亲吻着她被杂草划破的指尖,眼眶渐湿,“我当然会救你,笨蛋。”

    迷迷糊糊左小右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好像马上就要飞起来了,可是被什么东西生生拽着,沉重得动不了。

    她仿佛看到自己被绑到那小柱子上,看到楚雄脱/光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丑陋的下/体。眼角的眼泪不断不断地溢出,声音又轻又绝望,仿佛在交待遗言,“夜睿,我只能护着生前,死后不干净了,你就扔了不管了吧。”

    她做到了全部自己所能做的,可是还是护不住清白的身子。

    夜睿真想掐醒她,好好的晃晃她,打醒她,告诉她不管是生是死,她都只能是他的,是他的。可是看着她沉睡中无比绝望的容颜,心里狠狠地揪痛着,“左小右,没事了,没有人可以伤害到你。除非了我,没有人可以碰你。左小右,你是我的,是我的。从来都是我的。我把那个男人抓起来了,等你醒来了,我就给你出气。好不好?你要快点醒来。左小右,只要你醒过来,我就原谅你跑掉。”

    白茫茫的空间里,左小右看见了杀神般的夜睿,他带着凛冽的杀气破门而入。看到他像五年前那样来到自己的面前,扫平所有阻止他的人来到自己的面前,解开自己的绳索,将自己拥入怀里。

    她脑子一沉,唇角心安般地扬起了一抹微笑,满足的叹息,“真好,夜睿……”

    左小右脑袋一歪带着无与伦比的幸福感悠然睡去,而一旁心电监控突然发出尖锐的鸣叫。

    夜睿眸光一冷,转过头冷喝,“快叫明思泽。”

    明思泽刚好躲避八卦回来,听见声音立刻一个健步窜了进来,看见了看机器上的显示松了一口气,“没事。”摸了摸左小右的鼻息,“心跳恢复正常了,刚刚受了些刺激。没有大碍。”看了看另一台仪器上的监控,松了口气,“没事了,再输一些营养液,明天就能醒了。”看向夜睿和小澈,“放吧。她现在只是睡着了。倒是你们两个这样子,小右明天醒来看见了恐怕不太会喜欢。”

    夜睿没有说话,提着小澈扔了出去,“去休息。”

    小澈恋恋不舍地看了左小右一眼,在明思泽一句,“小孩子不睡长不高”的恐吓下乖乖回去睡觉了。

    明思泽牵着小澈的手将他送回主别墅的卧室。

    “明爷爷,我想跟你学医。”小澈站在门口,仰着头看向明思泽,“可是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明思泽立刻心花怒放,“好好好,你说,你说。”

    只要能跟他学医,怎么都行。

    “您可不可以留在夜睿居教我?”小澈仰着脸,眼里有闪着一抹光,“我跟小右还没有一起生活过。我想多跟她在一起。”

    明思泽立刻点头,“没问题。反正你爹有钱,在哪弄个实验室都行。”

    小澈点点头,冲明思泽恭恭敬敬地鞠了个躬,“谢谢师傅。”

    “哎哟,真乖。”明思泽高兴的脸都笑成了一朵花,看着小澈,摸了摸/他的脑袋,“今天师傅的东西不在身边,等明天我再送你一套我们幽魂岛的不传神物。”在他面前蹲下,笑弯了眼睛,柔声问,“跟师傅说说,怎么突然想跟师傅学医了?”

    小澈眼眸一黯,“我想以后可以更好照顾小右。”

    明思泽点点头,摸了摸/他的头,“好孩子。回去睡吧。”

    “师傅晚安。”小澈冲他挥手。

    看着小澈那明亮的眸子消失在门后,明思泽缓缓转身,眼底闪过一抹茫然,照顾小右,照顾妈妈……有妈妈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明思泽垂头轻笑,恐怕像他这样的老孤儿这一辈子都无法体会到。但是索性他曾经也被人温柔以待。所谓母爱可能就是那种柔软的女性之爱吧。

    他不懂,这一生他也不需要懂这些。

    夜睿并非没有睡,后半夜倦意袭来的时候,他就握着左小右的手伏床边寐了一会。

    第二天,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窗前的时候左小右醒了。

    看着伏在床边的男人左小右气息沉了沉,却没有动。

    为了方便她呼吸,明思泽给她垫了两个枕头。此时正好可以看到夜睿垂眸的睡颜。看着他双眸微闭,浓密是小扇的睫羽轻轻扑扇着。一向干净的脸上已经有了细细密密的胡渣。

    夜睿……

    左小右轻笑着,眼角露出满足幸福的笑意。

    她一笑牵动了身子。

    感受到她的震颤,夜睿立刻惊醒过来,看着冲自己笑的左小右,冷漠的唇角扬勾了一抹笑意,将她的指尖放在自己唇边亲吻,“左小右,我想你了。”

    左小右抬头与他对视,眼里闪着无比幸福的光芒,“夜睿,我就知道,不管什么时候,你都会救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