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章 小优的真相
    :

    “笨蛋!”夜睿紧了紧握住她的手,眼里闪过一抹戾气,“从今天开始我就直接做死你算了,免得再被人弄成这副鬼样子。”

    左小右看着他眼底的憔悴,笑着,“好。”她抬了抬手想摸/他的脸,可是手刚一动,就痛得她嘶的一声,脸色更白了几分。

    夜睿连忙握住她的手,柔声道,“笨蛋。”边说着边温柔地将她的手放平,语气里带着无尽的疼惜,“左小右,你知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竹刺本身上面都是细菌,你还用它切脉,明思泽说差点整条动脉都断了。左小右,你怎么那么傻。”

    左小右笑了笑,“我不怕。因为有你,还有明叔叔。我知道你们肯定会救我的。”疲惫的眼眸弯了弯,“其实只是为了拖延时间。”

    她越故意这样说夜睿就心如刀绞。昨晚她迷迷糊糊中说出的梦话,说明她当时为了保住自己的清白已经萌了死志。

    夜睿摸着她的脸,眼里闪着晦莫难测的光,“左小右,任何东西都没有你重要。没有你的生命重要。”眼里闪过一抹狠废,“谁碰过你我去杀了谁就是。你的命比这世上任何一个人都重,知不知道?”

    左小右点点头,“知道啦知道啦。”

    夜睿可以不在意,可是她放不过的是自己的心,是她自己无法不在意。是她自己无法在不净之后跟他在一起。

    夜睿看着一脸敷衍样子,立刻道,“算了,我还是做死你算了。没良心的东西。”

    “妈妈。”小澈一夜也没有睡安稳,天一亮就自己起来,跑到后园来看左小右。

    看到她醒了,连忙冲了过去,伏在床边睁着双眸看着她,“妈妈,你好点了吗?”

    左小右连忙挣开那只被夜睿握住的手去摸小澈的脸,眼里闪着泪花,“小澈,小澈你没事吧。”上上下下将他打量一遍,“有没有伤到哪里?”

    小澈摇摇头,小心地避左小右身上的伤,不去碰她,乖巧地说,“妈妈,我没事,我一点都没有受伤。”指着夜睿,“爸爸救了我。”

    说着便将遇到小优的事跟左小右说了,末了道,“那两个人好像并不知道我是你儿子。后来猜到了,就想绑架的。”

    左小右叹了口气,“小优怕是现在过得不好。上次如果让她从我身上占到便宜就好了。她就不会再对小澈出手了。”

    左小右看向夜睿,“别伤了他们,毕竟有孩子了。小澈现在也没事。”

    夜睿将小澈提着放回床下,淡道,“她是左少卿的人,他自会处理。”

    左少卿……

    左小右眸光闪了闪,以前她不懂觉得左少卿温和,近五年来跟他交流复仇的事才知道左少卿的腹黑和很辣并不在夜睿之下。

    小优若是他来处理,想必,下场不会好。

    某私立医院住院部独立病房里,一道雪白修长的身影临窗而立。

    不远处的身后站着一个大腹便便诚惶诚恐的女人。

    “少,少爷……”小优捧着肚子,无比感激无比惶恐冲着窗前那华贵的身影鞠躬点头。

    她完全没有想到在临前能被安排进s城最有名的私立医院生孩子,而且费用全免。

    左少卿回过身,双手袖在被袋里,远远的看着她,唇角依然带着她所熟悉的笑意。

    “小优,做服务员,打工,让你很委屈么?”左少卿笑容淡淡。

    小优一愣,“少爷,你……”

    那一瞬间小优全明白了,原来这些年封杀的她和胡一青的人是左少卿而不是夜睿。

    为什么,为什么?她已经退出了,她已经对他没有觊觎之心了,为什么他还不放过自己,不放过自己的孩子。

    左少卿看着她眼底攸然滋生出的怨恨,优雅地笑着,“今天特意来,是想让你日后死得明白。”

    “啪!”一张照摔在她面前的地板上,小优艰难地蹲下捡起,看着照片上的两个人立刻脸色一白,身子重重倒在墙上,“怎,怎么会?”

    左少卿淡道,“我们能改头换面,别人当然也可以。”优雅地扬了扬唇角,冷酷地提醒她,“当年我把你从他们手里救下来,因为在我的羽翼下我可护你周全。可是现在,你不再是我不易居的人,我自然无法救你危险。两年前他们来这边发展,短短两年势力范围已只在我和夜睿之下。不让你入职,不过是想看在小右的份上救你一命。”

    看着小优,左少卿温温的笑着,眼底散着杀气,“农夫和蛇这个故事,寓意真的很深刻。”

    小优无力地靠在墙壁上,捂着胸口沉沉地喘不过气。怎么会这样,事情都过了这么久,那些人怎么还会找上门来。

    左少卿再也不看她一眼,飘然而去。

    小优颓然跌坐在地,伏在床边泣不成声。

    原来真/相竟然会是这样。

    那一场车祸到现在,原来从来都不曾完过。

    明明她的父母也是那一场车祸的受害者,为什么对方却紧紧地追着自己不放。就因为对方有权有势,因为死的是f国最利害的黑手党教父唯一的亲生儿子么。

    明明双方都有责任啊,为什么对方非要自己家破人亡呢。

    胡一青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小优坐在地上哭,连忙把买的吃的放下,把她扶起来,“小优,你怎么了。”看着床/上那张照片火光冲天的照片,疑惑地问,”这是什么?”

    小优呆呆地说,“是我爸爸妈妈车祸现场的照片。我,想他们了,就拿出来看看。”

    胡一青看着照片没有说话,扶着小优睡下后,悄悄地拿出那张照片,翻过来,后面那一句英语小字吓得他惊恐地说不出话来。

    “永远的追杀!”

    医院外,若森为左少卿打开了车门,自己做进了驾驶室,“少爷,说穿真/相,何必亲自来。她不配。”

    左少卿淡道,“我来,她才会更相信。”从观后境里看了若森一眼,“不需要处理工作么?”

    若森低下头,“服侍少爷是我的本份。”

    左少卿轻笑,“西蒙可把夜氏做得很好,你别丢我们不易居的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