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一章 夜睿的异样
    :

    左小右的伤势已经发基本恢复,有幽魂岛的药,身上倒是没有落下疤。但是手腕处的伤口极深,还是留下了疤。

    夜睿立刻带着她买了一块手表戴上。

    左小右看着手上那华丽丽的满是钻石的伯爵手表,有些尴尬,“这会不会太夸张了。”

    夜睿立刻道,“当然不会。”

    森冷的目光扫视过在场所有人,“夸张吗?”

    辰亦梵第一个摇头,“一点都不夸张。非常漂亮。”

    接下来是江浩东,靳叔,就连明思泽都违心地夸了一遍。

    夜睿转向左小右柔声道,“你看大家都不夸张。”

    左小右简直要被他气笑了,被他那杀气沉沉的眼神看着谁敢说不好。

    今天是小澈正式拜师的日子,虽然之前师傅已经叫上了,但是仪式还是要走一走。

    靳叔一早就在大厅里摆好了桌椅茶盏。

    明思泽当主位坐了,夜睿和左小右等人在一旁观礼。

    明思泽其实并没有什么规矩,只不过走个流程让大家都知道知道。而且有的时候仪式会让人觉得隆重正式,明思泽此举也是表示自己对小澈的重视。

    “拜师礼,开始。”靳叔在一旁扮演着司仪,端着那一派门雅的脸喊着江湖话颇有些违和。

    明思泽淡淡地看了靳叔一眼,有些不满意。靳叔笔直地站着眼观鼻鼻观心。

    小澈规规矩矩地走到明思泽面前,跪下重重磕了三个头,“我夜澈,自今日拜幽魂岛明思泽名下学医。从此兢兢业业,绝不背弃师门,背叛师傅。”

    这话是昨天江浩东偷偷告诉他背的,为的就是博明思泽的欢心。

    “说的不错。快起来。”明思泽将小澈扶了起来。靳叔在一旁将茶盏递到小澈手里。

    小澈恭恭敬敬地将茶盏递到明思泽面前,躬身奉上茶,“师傅,请喝茶。”

    “好,好,好。”明思泽入下茶盏,将桌子上一只精致的镶金边的箱子,打开,从里面取出一套手术刀递过去,“这是钛金手术刀,不需消毒,永不生锈,随时随地可医病救人。”又递过去一只纹绣精致的针囊,“这是幽魂岛屿的黄金九针。幽魂岛是治百病,外科和中医渗透使用。以后师傅会慢慢教你。”

    拜师礼成,江浩东回去看左小右的血细胞培养皿。

    辰亦梵跟了过去,拍着他的肩膀,“喂,我说,你有没有失落?”

    江浩东疑惑地问,“为什么?”

    “呐,你师傅又收了一个得意弟子。你看你本来就不受宠,现在又出现一个聪明的小师弟,你肯定就更不受宠了。你会不会嫉妒?”

    江浩东摇摇头,一脸呆萌,“不会啊。为什么要嫉妒?”一脸向往地想着,“小师弟这么聪明肯定可以学会师傅所有的东西。那样将来就会有更多的人得救。”

    不像他因为资质有限,所以很多东西他根本理解不了。哪怕明思泽告诉他了,他也领会不到。

    明思泽是个金字塔,那江浩东就只能到塔身,而小澈则可以走到塔的顶端。

    辰亦梵这才松了口气,他还怕江浩东会想不开,对小澈有不好的想法。

    “我说你就没有对权利金钱什么的有更多的追求么?”辰亦梵坦率道,“就像我,跟着睿就是为了报仇,为了钓鱼,为了权利,为了不被人欺负。难道,我就没有自己的**和野心吗?”

    为了不被赶出幽魂岛一直被夜睿奴役着,因为资质不高一直被明思泽吐槽。但是如果把他放到社会上,江浩东已经是一个权威级的大夫好,溜须拍马的人跟一屁/股了,哪里还需要像现在这样受气。

    江浩东道,“这么说的话,我也是啊。我跟着少爷已经有花不完的钱了,权利的话……我不需要那种东西。我只是想学更多更多东西。”

    他这么一说辰亦梵觉得也很对,毕竟跟着夜睿只受夜睿一个人的气,而跟着别人则要受更多人的气。

    自小澈拜师当日,夜睿斥资五十亿建在s城建了一所生物研究院。将很多本来准备放在幽魂岛的研究项目都搬到了s城。

    一方便是为了小澈将来的发展,一方面也是为了明思泽。

    他也是时候重新站回好他的巅峰。

    明思泽对于荣誉并不在意,毕竟他曾经得到过了。但是小澈不一样,就像每个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很有出息一样,明思泽期待着有一天小澈将有一天站在人群的巅峰。那将会是跟夜睿不一样的辉煌。

    左小右依在夜睿怀里,看着窗户明思泽拉着小澈的手往后园走去,眼里闪过一抹欣慰。

    孩子长大了!

    “我们小澈,真的好棒,是不是?”左小右的眼里闪烁着骄傲。

    那一抹自豪感深深的刺痛着夜睿的心,他深知小澈是自己的儿子,是左小右千辛万苦为自己生下的。可是一面他的心也因为左小右投注在小澈身上更多的目光而吃醋。

    夜睿极力控制着,可是看向左小右时眸光已然森冷,“左小右,在你的心里,我到底有多不重要?”

    看着他砰然转变的态度,左小右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依旧笑着,玩笑捧着他的脸,“夜睿,在我的心里,你一直很重要,特别特别重要。真的。”为证明自己话语里的真实性还在他的唇/瓣亲了一下。

    夜睿的眸子一冷,掐住她腰间的手一紧,连着语气也是对左小右来说极罕见的阴沉,“不,在你的心里,我从来都没有重要过。”神色森然,“五年前父母家仇在我之前,五后年儿子在我之前。在我的心里,我从来都没有重要过,是不是?从来都没有重要过。”

    “夜睿,你怎么了?”左小右察觉到他的不对劲,“小澈是我们的孩子,我们给他更多的关心,不是应该的么?”

    她的抬眸看他,夜睿眼底森森的寒间刺激着她,让她紧张,让她害怕,紧紧地抓着他的手,“夜睿,我在生我的气么?因为我一个人去救小澈你在生我的气是不是?”

    :正剧内容正在收尾,预计月底完结。下月开始番外。因为有**部分不能在网站发所以到时候会发在群里和微博里。所以,小伙伴们可以先提前入群加微博。群:617295573微博,君子的博雅看大家哪个方便加哪个简直服务周到,有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