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三章 左小右晕过去了
    :

    “现在就给小澈讲血液培养和造血干细胞会不会早点?”江浩东有些担心,“小澈毕竟才四岁,会不会太深奥了?”

    明思泽摆摆手,“不需要他了解。只需要他知道。”放下筷子,取过餐巾优雅的擦嘴,“小澈是因为小右才学医的。让他知道小右的血液情况不是需要他懂什么是血液培养,而是让他知道小右的情况。培养他的兴趣而已。”

    江浩东恍然大悟,“就像我小时师傅给我看狼吃了感冒药会跳舞。都是为了培养兴趣。”

    辰亦梵奇怪地问,“狼吃了感冒药会跳舞?为什么?”

    明思泽懒得解答这种没有营养的问题,踢开椅子起身离开。靳叔也跟着走了,对于医学上的问题他没有什么兴趣爱好。

    江浩东看着兴致满满的辰亦梵立刻来了精神,“因为感冒药里有麻黄喊,是冰毒的主要成分。狼吃了就会兴奋,会飘飘然,所以就会跳舞。”

    辰亦梵难以理解地看着他,“所以你就因为这么简单的原因喜欢上学医了?”

    江浩东睁大了眼睛,“什么简单的原因。你不觉得很厉害吗?狼那么凶残可是被医生治得那么听话。你不觉得很有成就感吗?”

    辰亦梵十分不赞同地摇摇头,“没有觉得。”挥舞着拳头,“我觉得一拳把凶猛的狼打死那种成就感会比较好。”

    ……江浩东默默地垂下头,他就是没有那种一拳把狼砸死的本事才想曲线救国好不好。

    靳叔在后园追上正在散步的明思泽,“刚刚孩子们都在,不便问。现在你告诉我,少爷的病情严重吗?”

    明思泽淡淡地扫了他一眼,“睿儿自小有心病,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不过是严重了一点。”

    靳叔脸色有些不好,急道,“你怎么还是这副样子,少爷是你看着长大着。看他这样你也不着急?”

    明思泽有些不以为然,“睿儿这种情况又不会危及生命,有什么可着急。就是偶尔暴躁点,六亲不认点。对周围的人来说危险大了点,对他自己来说倒没有什么危险。”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怎么,怕被涉及而死啊。”不屑道,“也对,你从来都是怕这怕那的。”背着手长叹一声,“当然要是跟睿儿这般子性情,情,直接带着莱茵走了也不会有这些事。世界之大,幽魂岛还容不下你们么?”

    靳叔神色一黯,莱茵是他一生的心病。从来不会有人在他面前提,明思泽却提得这样自然,轻描淡写地刺痛了他的心。

    他幽幽地开口,“就是因为莱茵走了,我才想少爷过得好点,起码,可以健康的活着。”长长地叹了口气,“少爷以前受困于粟基,现在又受困于心病。”自嘲地笑笑,“死我有什么可怕。我是少爷自我折磨,苦了他自己。”

    明思泽看着他那痛苦的样子又有些不忍心,毕竟也是相交了一辈子的朋友。拍拍他的肩膀,“放心吧。有我在呢。能有什么事。”

    确实如此,有明思泽在,他该相信他才是。

    粟基那样狠毒的药,他都让少爷扛过来了。

    “那小右的病呢?”

    “我说你一天到晚怎么跟个娘们似的操心不停的?”明思泽一脸不耐烦地看着他,“你是不是多年没有女人变成基佬了?婆婆妈妈的。”

    靳文一愣,随后温柔一笑,“我真要是喜欢上男人,第一个就追你。黄昏最后一恋。”

    靳叔一惯温雅自幼在靳家受的又是绅士教育,嘴里难得出一句荤段子。此刻见他摆着一副中规中矩的绅士脸打着流氓腔,惊得明思泽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

    “你!恶心。”明思泽抖落了一地的鸡皮疙瘩,傲然离去,“你死心吧,我是不会同意的。”

    看着明思泽仓皇离去的背影,靳叔唇角扬起一抹大大的笑意。原来吓唬明思泽可以这么简单。“不过……”他自己也打了个激灵,“真的好恶心。”

    第二天清晨,左小右是被饿醒的。

    人还没清醒,肚子已经咕咕叫了。

    她一动,夜睿就醒了,捧着从自己胸前抬起的头,在她额间印下一吻,“早上好,宝贝。”

    “唔~”左小右发现自己趴在夜睿身上,怕压坏了他,连忙要翻身下去。可是刚一动,体内巨物咻然膨胀,撑得她不由自主轻吟出声。

    一夜不曾散去的湿热感让她身体瞬间一麻,软软地趴回他胸前,低低的喘息,“夜睿,累不累?”

    她已经没有一点力气,可是她更怕他精力散去,身体不适。

    “我不累,左小右。”夜睿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传统的女/下/男/上,毫不犹豫往前挺进,带着她小腹中留在了一夜的液体往涌去。

    左小右明明饿的要命,可是小腹里因为装着属于他的液体而微微有些凸起。刚刚因为他的冲撞,滚烫的分身搅动着那一潭液体在她体内翻/搅着,撞击着她刚刚清醒的感观,巨大的电流令人她再次陷入朦胧的醉意中。

    可是尴尬的是,左小右的肚子再次咕咕地叫着。

    “夜……夜睿……”左小右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明明是旖旎时刻,她却发出这么不解风情的声响。

    夜睿摸着她微微凸起的肚子,的眼里闪过一抹茫然,仿佛无辜的孩子,“明明喂了这么多,为什么还饿?”

    这个……那种,那种东西怎么可能会填饱肚子。

    看着左小右有些推拒的眼神,夜睿神情飞快一沉,“左小右,我要在里面。”

    那倔强的倔强的语气像极了孩子,可是那森冷的语气却像个大魔王。

    左小右不忍让他失望,轻轻抱了抱他,“那就不出去。”

    可是身子饿得发虚,大脑也有些空白。

    她抱着夜睿承受他的掠夺,意识渐渐涣散,终于在他到达终点的时候晕了过去。

    “左小右?左小右?”夜睿看着她的苍白失去血色的脸,眸色一沉。飞快地从她体内退了出去。按铃叫进了明思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