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六章 男人之间的相惜
    :

    为了让她看起来更可怜一点,夜睿将所有的奶油都抹在了她的身上,让她美好的身体看起来更加诱人。

    “宝贝,给我,给我。”夜睿逼着她看着自己的身体因为他的恶作剧而变成蛋糕的模样,让捧着她的脸让她看着自己如何占有她。

    “宝贝,宝贝,左小右你只能是我的,只能是我一个人的。”夜睿宣誓着,“谁要是敢碰你,我就杀了他。”

    夜睿狠狠地占有她,在她羞涩无比的眼神下吃下了由自己制作的草莓蛋糕。

    “看,左小右,你也喜欢,是不是?”修长的指尖弹了一下傲立的莓尖,夜睿眼里闪着一抹恶劣的笑意。

    “是,你,弄的……”左小右小声的抽泣。身体因为涌动的快意而不断的抽/搐着。

    “就是我弄的,左小右。”夜睿得意的做了最后一次冲刺。

    夜睿终于抽身退开,左小右抖着身子爬下床想去清洗。被夜睿拦住了,“不要洗”伏在她的颈窝边闭着眸子满意地闻着,“都是我的味道。”在她唇边印下一吻,“你是我的。”

    以前夜睿也偶尔会说这样的话,可是今天却说得特别频繁,左小右只道他闹脾气,轻哄着,“不洗不舒服。”

    而且,他们之间从来都没有措施,腿心的湿粘让她走路也不舒服。

    “不要。”夜睿任性地抱住她的腰,“洗掉就再来一次。”

    左小右不敢再来一次只好听话的不洗,夜睿取了衣服重新替她穿上,却是一套的上衣及踝半裙。

    “夜睿,现在是夏天。”左小右有些头疼。七八月份最热的时候,他竟然给自己穿长袖。

    “车里有空调,不易居也有空调。”夜睿淡淡的扫了她一眼,“不穿就别走了,留在家里坐。把一个月的补回来。”

    不要!

    左小默默地伸过手臂,乖乖地穿好衣服。

    夜睿的眼底一片黯然,她为了不跟自己在一起宁愿穿这种能热死人的衣服出门。

    体内还留着属于他的液体,每走一步都散发着属于夜睿荷尔蒙的气息。

    左小右身子软得不成样子,看着夜睿有些无耐,怎么任性的跟个孩子一样。她终是不忍看到他失落的模样,从了他的意。

    去不易居之前,她去后园江浩东的院子看了小澈,见他正跟明思泽认真的学习着,眼底不自觉的温柔,唇角微微上扬。

    这是她的孩子啊,那么乖,那么可爱,那么聪明。

    不想打扰孩子学习,左小右悄然退开。一转身就看见夜睿眸光幽冷地看着自己,眼里闪着一抹幽怨。

    左小右被吓了一跳,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嗔怪道,“你吓到我啦。”

    冲他挥挥手,“我走啦。等我回来吃晚饭哦。”在他耳边印下一吻,向车库走去。

    “我送你过去。”夜睿拉住她的手,往别墅门口走去。

    左小右一走,小澈就默默地抬起头看向窗外,眼底闪过一抹满足的笑意。

    妈妈来看他了,妈妈并没有因为上次他偷偷离开的事生气。

    明思泽拍了拍他的脑袋,“小右很关心你,你就放心吧。”

    看着父子俩对左小右右的依恋,明思泽默默地叹息。

    夜睿已经这样了,小澈长大了可别这样。可惜他不会做父亲,也不研究心理学,不然可以好好观测小澈的心理,这样他长大了起码是个心理健康的孩子。

    默默地叹了口气,夜睿居的人,没有一个人是心理健康的。

    最健康的左小右却被夜睿带着跑。

    车子还是原来的布迦迪轿跑,左小右并不坚持。

    现在的她对夜睿不会说不,不是不敢,而是不舍得。

    车子开到不易居的盘山公路下的时候,夜睿凑到她身边闻了闻,“味道淡了。”

    左小右还没反应过来,夜睿的双手已经穿过她的腋下直接将她抱/坐在自己腿上,将座椅往后一推,拉开了与方向盘的距离,就着她还带着他体/液的身子跳过前奏直接进入了。

    “夜睿~”左小右身子敏感的反应着,脑子却感觉无助又疲累。她的身子刚刚复原。

    “左小右……”感受到她无声的抗拒,夜睿委屈地看着她,“你不喜欢我么?”

    又来……

    左小右抱着他,亲了亲他无辜的眸子,柔声道,“我喜欢你夜睿,很喜欢很喜欢。”

    “左小右~”夜睿掐住她纤细的腰身再一次在她体内注满自己的味道才满意地松开她。心情愉悦地再次发动了引擎。

    左小右撑着头昏昏欲睡,她在怀疑是自己身体太虚弱还是夜睿的体力特别好。

    看来要加强锻炼了,她不想夜睿不舒服。

    夜睿把左小右送到不易居,直接无视左少卿,对左小右柔声道,“晚上我来接你。”

    说着十分旁若无人地在左小右的眉心亲了亲,翩然离去。

    左少卿对夜睿的傲慢已经习以为常了,卜俊杰却一旁握紧了拳头。

    五年前因为夜睿对他的打击他得了抑郁症,虽然从新闻上知道萧夜就是夜睿,知道把自己从佐薰手里救出来的是他,可是他还是无法释怀当年他对自己的羞辱。就像他至今无法真正放下对左小右的感情一样。

    看到卜俊杰眼底的怒意,左少卿淡道,“夜睿人是傲慢些,但他十分磊落,也重信诺。”扫了卜俊杰一眼,“如果不是他,你早就死在佐薰手里了。技不如人该思量自身。”

    左少卿难得说教,这一番话虽然说得温柔,言语之间已经很严厉了。

    卜俊杰脸上闪过一抹惭愧,“是我心思狭隘了。”

    其实很多时候他也说服过自己,告诉自己技不如人,告诉自己夜睿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可是心思没正式放开时,再说的劝说也只是照本宣科的道理,并不能让他真正放下。

    左小右没想到左少卿竟然会为夜睿做说客,神情有些意外。

    左少卿将佣人送过来的奶茶递了过去,轻笑着,“别这样看着我。我跟夜睿合作了五年,至今没有闹掰是因为他信守承诺。”

    “拿下黑市,他许我五五分账。虽然拿下整个雇佣兵团不易居也出了力,但夜睿却是亲自上阵。我不过坐享其成。至今三年,每年五五。这种魄力,不是谁都有的。”

    :若森和西蒙的**部分主要剧情是在夜睿和左少卿联手攻下黑市雇佣兵那一段。若西和西蒙是这场行动的执行者。写两人剧情的同时剧情是如何公下黑市,给佐薰最后一击。广告时间:群号,617295573微博:君子的博雅。到时候两边都po,看大家方便哪个加哪个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