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一章 胡一青之死
    :

    “……我们再也不是门当户对的呆瓜和小孤儿了。”胡一青无神的大眼里不断滑下泪来,可是他的唇角却是上扬的,“后来小优出现了。她跟你那么像,也是孤儿,连名字都跟你一样。跟你一样努力,跟你一样上进。”

    “后来,你跟夜睿那样的人传绯闻……”胡一青眼泪越滑越快,“我不是故意疏远你,而是,我不敢接近你。我害怕我自己会做傻事,我害怕自己会忍不住告诉我喜欢我。小优病了,那么虚弱,那么无助。我好像看到刚上初中的你,被人欺负,那样无助。她跟我一样喜欢了一个不可能喜欢自己的人。我和她在一起依靠她疏远我,讨厌你。那样,你就不会有机会靠近我,不会给我机会让我说出喜欢。”

    “胡一青,没有关系的,胡一青。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从来都没有生过你的气。真的。”左小右的心像是寺里的那口钟,被重锤一下下的打击着,发出沉痛的悲鸣。

    “小右,我最高兴的时候就是上初中的时候,因为,我可以跟你一起被同学欺负,一起挨打。我好高兴。如果我更有本事点,我就可以保护你。”胡一青轻轻地叹息着。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左小右声泪俱下。

    泪水模糊的世界,画面飞闪。刚上初一的时候她因为从孤儿院出来,没有钱买校服影响了班级在学校的整体评分,所以不只是同学排斥她,就连班主任老师都讨厌她,对于同学们对她的暴力虐打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那个时候抱着书包蹲要巷子里被打的时候,她无数次幻想着有一个人会冲过来挡在自己的面前救下自己。

    终于有一天有个人冲了过来,可是结果却是跟着她一起挨打。因为为她出头过一次,胡一青每次都跟她一起被挨打。

    当时胡一青说,因为自己是爆发户的儿子,所以大家看他不顺眼。

    而,原来真/相,却是这样的。

    小小男孩的小小心思,竟然藏了十二年。

    “小右,我很高兴我要死了,我,终于可以告诉你,我喜欢你。再也不怕你拒绝了。我,马上就走了。”胡一青重重的喘着气,声音越来越轻,“小优,她是个可怜的人。是我没本事,没有让她过上好日子。她执念重,伤害了你和你的孩子,请你,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计较……她,有了我的孩子……”头重重地仰在枕头上,气息渐渐弱,“原谅她……吧……”

    “小右,可不可以,再叫我一声……呆瓜……”

    “胡一青,胡一青……”左小右看着那突然变成直线的心电图,没命的嘶吼着,“医生,医生,来人哪,快来人哪……”

    小优赶到的时候就看见左小右紧紧握着医生的手,不断地哭求着,“求求你,救救他……”

    看着医生无力的摇头,左小右冲到门口祈求地看向夜睿,“夜睿,夜睿,带他回夜睿居,让明叔叔救他好不好?”

    小优看着气息尽失的胡一青,失控地扯住左小右,“胡一青为什么为变成这样?他怎么变成这样?是你害的,是你害的是不是?是不是……”

    “少爷,这是在事发现场发现。”一个黑衣人来到夜睿面前,将手里的照片递给夜睿。

    夜睿接也没接,冷眸扫向小优,“给她。”

    小优茫然地接过黑衣人手里照片,憔悴的脸上血色尽失。身子重重地跌撞在墙上,绝望地捂住嘴,眼泪咻然而下,“你怎么这么傻,你怎么这么傻……你傻啊,你傻啊……呜呜……”

    夜睿冷冷地扫了她一眼,“看来是知道怎么回事。”

    看向左小右,冰冷地眼眸里不带一点温度,“走。”

    小优来了,家属来了,她没有理由再留在这里。左小右默默地跟在夜睿身后走出了病房。

    左小右走了,小优失魂落魄地走到病床前,看着他已经失去了血色的脸。无声地哭泣着,“你可真傻。你以为你那想拯救我的那点心思我会不知道么?你可真笨,为了挽救我这种不可挽回的人竟然连命都不要了。”

    雨淅沥沥地下着,夜睿接过黑衣人递过的伞撑在她的头顶,送她上车。

    开车的是一名保镖,辰亦梵去处理今晚的枪战事件。

    一路上,夜睿都没有说话,脸阴沉可怕。

    左小右支着头看着窗外雨幕渐大,也是一句话也没有。脑海里全是胡一青小时候的样子。那个时候,她真的像一只过街老鼠,所有人都欺负她,只有胡一青敢跟她做朋友。

    回到夜睿居,沐浴、用餐,两人仍是一句对话也无。左小右给小澈撑着精神给小澈讲了睡前故事。回到房间坐在飘窗上抱着双/腿坐着,呆呆地看着窗外,默默地哭泣,默默地流泪。

    一整夜,夜睿没有回房间。

    而书房里,夜睿大把大把地吃着药。眼里戾气明明灭灭。

    “睿,你没事吧。”辰亦梵担心地看着他,心里焦急万分。明思泽这个老头子怎么还不来。其实消息才过去五分钟。

    夜睿看着手里的文件,狠狠地往地上一摔,“别苑的人全部送到黑市,让他们死得其所。”

    明思泽一赶到就看到地上扔了一只瓶子,捡起来一看发现里面是空的,脸色都变了,“怎么搞的?吃了多少?”

    “神医,你来了,太好了。”辰亦梵看着夜睿眼里再次闪现的戾气,“十五分钟一次,药效好像不好了。”

    “滚!全都给我滚出去。”夜睿抬手一扫,书桌上的一切一应落地。

    他现在胸口仿佛插着一把利刃,有人握着那剑柄在他的心口来回的抽/插,磨砺着割据着他的心脏。

    脑海里全是左小右。她为胡一青闯着枪林弹雨,她为胡一青伤心流泪,她为胡一青整整一夜没有看自己一眼。

    她去看了小澈,却没有来书房看自己一眼。

    这样的左小右,一定要绑起来,绑起来,她才不会再把自己放在最后。

    可是意识里却还有一个声音在拉着他,不可以,不可以伤害左小右。

    :配角的命运现在就剩下辰亦勋了。或许还有谁?提醒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