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四章 残酷以待
    :

    “夜睿?你怎么会这样想?”左小右惊讶地忍痛看着他,“我怎么会不要你。我只是……”痛得她语气一顿,“不太舒服。”

    “不舒服么?”夜睿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眼底闪过一抹邪恶的光芒,“让我检查看看哪里不太舒服。”

    男人动作极快地推完了自己身上的所有衣物,动作粗/鲁地将遮住她身体的睡裙下摆推了上去。看着她似乎要拒绝的眼神,冷冷地命令,“让我进去。”

    左小右有些惊恐地缩了缩身子,对夜睿她连几乎不会拒绝,特别是他这样生气的时候。可是,身体因为疲惫而干涸,她根本无法去承受他的。

    “所以,你在拒绝我?左小右?”夜睿果着精状的身体。如果是平时他的身体对她来说何尝没有吸引力。可是今天胡一青的死让她哀伤。沾了细雨,头虽然不痛,可是很沉重。身体整体的疲惫让她产生不起任何**。

    “夜睿~”左小右缩着身子哀求地看着他,“可不可以等我睡醒。”

    那样或许会好一点。

    真丝吊带睡的裙肩带褪了一边,露出大半似雪的肌肤,上面还有他留下的指痕,裙摆被他扯到了腰间,露出美好修长的双/腿。因为有些缩着,他的向往处若隐若现。

    这副半遮不露的模样,带着一副饱受摧残的模样强烈地刺激着他去折磨她,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着她在自己的身下颤抖哭泣轻哼低吟。

    夜睿掐住她的下巴,咬牙切齿地看着她,“怎么?有力气为别人男人挡子弹,没有力气跟我做是不是?”

    “夜睿,不要无理取闹。”左小右有些无力,“如果辰亦梵和西蒙有事,我想你也不会置之不理,是不是?”

    “辰亦梵和西蒙为我挡过子弹,我救他们是应该。胡一青为你做过什么?”夜睿看着她的眼里泛起阴毒的光芒,唇角扬起一抹讥讽,“怎么?被他临死前的表白感动了?”突然怒声咆哮着,“是不是?是不是被他给感动了?后悔没有早点知道他喜欢你是不是?”

    “是不是?!”

    夜睿掐住她的手狠狠一甩,左小右虚弱的身子重重歪到了一边,紧缩在一起的腿咻然分开。就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夜睿已经拽住了她的双/腿,狠狠地扯开。

    “不要……”左小右惊恐地看着他,可是已经来不及。

    男人根本不听她的,身子狠狠地用力,毫不留情在一瞬间穿入她的体内。

    不在情潮时干涸的身体像被钝物从中缓缓地劈开了,带着阻碍的摩擦,撕开了属于她的最稚/嫩的肌肤,带着着烫伤般的疼痛。

    纵然感受到她身体的抗拒,男人还是咬着牙毫不犹豫地将她贯穿了。

    “啊~~”左小右痛得忍不住惊声尖叫起来,凄厉的声音撞击着卧室的每一个角落,顺着门缝落到了外面。让听者心惊。

    她痛,他也不顺畅,可是,那种温柔干枯的紧窒感刺激着他,心里的声音在欢呼雀跃,左小右跟自己融为一体了,一点间隙都没有。

    “夜睿,好痛,好痛。”左小右痛得头重重往后一仰,可是却因此挺了腰身,身子向后被拉出一道半弧,玲珑的身线刚好送到他的面前。

    夜睿毫不犹豫握住了她的,低头狠狠地咬着,在她的身上留下一排排齿印,红痕,青紫。

    左小右一声声凄厉的惨成了他最悦耳的催/情剂,让他不断的深入她。随着着他毫不保留的律动,两人接触的下面,渗了殷殷血迹。

    “夜睿,夜睿,好痛,好痛……”左小右的哭声夜睿已经听不见。

    他只听到心里一个声音不断告诉他,“不要停下,不要停下。只要停下她的心里就会装进别人,就会想着别人。不要停,不要停。”

    左小右几次晕过去又几次被折腾醒,夜睿却越来越亢奋,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她已经连尖叫的力气都没有,身体软软倚在他的身上默默的流泪。为什么,夜睿,停下来,停下来,快停下来。

    在她体内释放了一次又一次,感受着她身体从原来的拒绝到后来本能的反应着。夜睿的精神和身体都不断愉悦起来。

    快要到中午的时候靳叔终于忍不住敲了门,“少爷,小右,吃饭了。”

    左小右仿佛听到了赦令,虚弱的眼眸咻地睁开,从他怀里抬起头,声音细若蚊蝇,“我饿了,夜睿。”

    “是么?”夜睿邪恶地挑起她苍白的下巴,狠狠地吻了过去,重重地啃咬着她的唇。重重地撞击着她浮游般的身体,等到她再一次无力的颤抖时才松开了她,语气森然,“喂了一上午还饿?没良心地小妖精。”

    也懒着喊,直接按了床头的对讲,冷冷地吩咐,“送进来,让女佣进来收拾房间。”眸色沉了沉,“送两份餐后甜点。”邪恶地扫了她一眼,“要全部奶油的。”

    关了对讲,夜睿直接抱起她去了浴/室,钻进了浴缸里,开始给她细细地沐浴。而从始自终,他分身从始自终都在她的体内傲/然/挺/立着。

    泡了澡,左小右的疲惫感淡了些,她看着他,眼里带着一丝茫然。明明还是她的夜睿,可是为什么眼神那样陌生,神情那样陌生。

    她颤抖着手抚上他英俊的脸,“夜睿,你怎么了?”

    夜睿一手搭在浴缸边缘,一手掐在她腰间以防她逃跑。漠然地看了她一眼,“你觉得我怎么了?嗯?”

    “生气了?”他没有动,刺激感淡了些,左小右找回了说话的能力,柔声解释,“对不起,我昨晚没有跟你说话。对不起,我让你伤心了。对不起,夜睿。因为我知道你肯定会来救我,所以我才这么任性。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她的声音柔软的像三月的春风,绵绵地扫着他僵硬森冷的心。

    一个声音在他心底轻轻地飘了出来,“左小右,我知道。左小右,我不生气。”

    “知道什么!不要再被她骗了。蠢货!”夜睿暴躁地打断了那个宽容的声音,捧着左小右的小脸,狠狠地吻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