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五章 双重人格症
    :

    左小右被他突如其来的暴怒吓了一跳,还没有反应过来,唇/瓣一痛,微启的唇齿间立刻被他的唇舌攻占,窒息感带着他冲撞过来的快/感深深地刺激着她,轻易地再次将她送到了顶点。

    脑袋里飞闪着一片片空白,让她再次晕了去。

    夜睿抱着左小右回到卧室的时候,餐车已经停在床头,床单也都换好了。

    “左小右,先吃饭呢还是先吃甜点呢?嗯?!”夜睿让她倚着靠枕,美好的身线从高高堆的枕头上蜿蜒到床/上,一看就软/绵绵的十分无力。仿佛只要轻轻一握,她就会被自己的掌心淹没。

    狂野的爆虐感刺激着他不断兴奋起来。

    一直临界在愉悦点快/感只需要他稍稍一动就能让她绷紧了身子感受着他。

    左小右低低哼哼地吟着,像刚刚出生的幼婴连哭泣都没有力气。可是那一直伏在身体里的恐惧感却一直都在。她无力地晃了晃脑袋,“我想吃饭。”

    有过之前的经验,害怕自己再次饿晕过去。身子不知道是因为饿的还是累的一直有些轻微的抖动。

    而且,她一点都不想吃蛋糕。因为,那是他在吃。那种少男少女的游戏,她一点都不想玩。

    浣衣室内,靳叔看着女佣送进来的床单,眸光晦暗不明。

    “少夫人还好么?”靳叔看着女佣问。

    “少爷和少夫人在浴/室,我没有看见。”女佣摇摇头。

    “好,下去吧。”靳叔挥了挥手,看着那满是血迹的床单心里默默地叹息着。小右,可别出事了。

    整整一个星期,左小右都没有下过床。

    她的脑子一直都是晕,视线都是模糊的。

    耳边迷糊糊地响起夜睿间歇性的谩骂,“被骗了还不够么?滚回去。”或者,“不能再相信她,不能!”

    房间里是不是还有别人?

    左小右企图让自己睁开眼去看清周国,可是她睁开了眼睛,周围也是一片茫然。全是刺眼透亮的白光,什么东西都没有。

    就连夜睿仿佛也看不见了,可是分明还能感受到他在自己体内。

    左小右惊恐万分地伸手去摸,人就在她面前,一抬手就碰到了。她立刻紧紧地抱住了,将人紧紧地揽进怀里。

    还好在,还好在!

    左小右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四周都是白茫茫地一片什么东西都没有。

    她谁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可是却能感受到夜睿对自己的爱/抚与碰触。然而最后,就连这点子感受都消失了。

    左小右醒来的时候,一道微弱的光芒从窗帘的缝隙里漏了进来。

    左小右想抬手揉揉眼睛,可是胳膊像被灌了铅沉重重地抬不起来。

    微微回头,就看见夜睿沉睡的容颜,安静的像个孩子。

    她叹了口气,这一次,夜睿的气性可真大呢。比五年中了粟基还让人不可思议。

    挣扎地坐起身,身体每动一骨骼便发现清脆的声响,让她忍不住紧皱了眉头。

    不只是手像被灌了铅,她的全身都像被灌了铅,每走一步都重得让她喘不过气。

    左小右看着盥洗台上的镜子里自己那苍白憔悴的模样,有些嫌弃,勾了勾嘴角,却连自嘲的力气都没有。

    想要出去走走,这个样子是不行的。

    左小右想泡泡澡,没想到泡着泡着就睡着了。眼皮沉的仿佛几天几夜没睡似的。如果不是水太凉,她还不会醒来。

    不过这样一来身子真的轻松了一些,吹干头发看着镜子里的人也精神了些。

    回到卧室的时候夜睿还是在睡。

    真像个孩子。左小右又好气又好笑,把自己也折磨成这样。

    左小右一打开门,就看见靳叔、明思泽,辰亦梵三人焦急地等在门口。

    一听见开门声立刻转过身来,看到她站在门口心里顿松了一口气。

    靳叔看着她苍白的小/脸,关心地道,“饿坏了吧,快吃点东西。”看了明思泽一眼,“你也一起吃吧。”吩咐辰亦梵,“少爷醒了立刻打电话。”

    “怎么了?”左小右看着他们三个一副紧张兮兮样子不由好笑。

    毕竟平时他们三人风格迥异,今天表现这么一致真的有喜剧效果。

    可是,很快,她就笑不出来了。

    “什么?九天?我已经睡了九天?”不,应该是在床间里做了九天,时时刻刻,不眠不休。

    她看着面前堆着五个空了的饭碗和七盘吃得七七八八的碗碟,又有些恍然大悟。难怪,她这么饿,原来有九天她都没有好好吃饭了。

    明思泽严肃地告诉她,“确定地说你们在一起整整八天。昨晚晚上,我给睿儿下了安睡的药。所以,他现在才会在睡觉。”看着她,“所以,你还活着。”

    他们一直等着夜睿能够主动出现,可是没有。到昨天晚上,明思泽害怕夜睿真的会把左小右折腾死,才在每天都送的奶油蛋糕里下了安睡药。果然起到效果。

    左小右脸一红,确实,她自己能长期处于零界点的身体让神智不断崩溃,心中不断加剧,她到呼吸都有些急,就是因为现在心跳还是很快。

    靳叔跟明思泽对视了一眼,温柔地问,“小右,你有没有发现少爷的不对劲?”

    左小右摇了摇头,“没有。”忽而脑海中闪过那冰冷陌生的眼神,皱眉道,“就是生气的时候脾气坏了些。”话毕又自我否定般地摇了摇头,“不过他生气的时候脾气就是不好啊。我也一样的。”

    靳叔吧了口气,左小右对夜睿毫无理由的相信,虽然难得但也让人担心。

    然而明思泽接下来的话却让左小右大吃一惊。

    她惊恐地睁大了眸子,不可置信地摇着头,“不,不可能。夜睿怎么可能会有双重人格?有双重人格的是萧夜,不,是夜睿编出来的萧夜,故意误导佐薰才装的。”

    “不是装的。”明思泽直接而残忍地打断了她为夜睿辩解,“你应该发现五年后的睿儿和五年前不太一样。起码,跟你走之前不太一样。”

    左小右一口否定,“没有,没有不一样。他就是夜睿,就是五年前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