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六章 夜睿的骄傲我用命守
    :

    左小右矢口否认,她的夜睿那么完美那么优秀,怎么可能会是双重人格的疯子。骗人,骗人的,她不会相信。她一点都不相信。

    他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偶尔性子变得快点,偶尔脾气暴躁一点,偶尔会弄痛自己,可是没有什么不同,一点都没有什么不同。

    她努力地说服自己,可是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

    五年前的夜睿在相爱后那样温柔,暖得不舍碰痛自己,偶尔急躁也会在事后温柔弥补;五年后的夜睿性子更加跋扈,更加恣意。他时而温柔,时而狂躁。温柔时低到了尘埃,柔软的目光像温柔的海洋温暖地包裹着她。残酷时折腾她死去活来,而看着她的眼里带着折虐她的满足。

    是,是有那么一点点不一样。可是人的性格本身就是多变的,夜睿发生了一点点变化也很正常啊。就像她原来那么害羞懦弱,可是五后年她也曾流连男人堆中游刃有余。

    每个人都会变,不是吗?夜睿也会变,又有什么不可以。

    看着她眼底的抗拒,明思泽神色更严肃了几分,“睿儿之所以会变成这样,主要还是因为你。”看着她不思议地样子,明思泽毫不留情地告诉她,“是因为五年前的出走,激发了睿儿的心里阴影,才会刺激出了他的阴暗面人格。”

    “阴影?”左小右放在桌子上的手紧紧地拧在了一起。

    所有佣人都被赶出了门外,收拾完餐桌的靳叔回到餐桌前坐下,递了一杯牛奶给她轻叹了一口气,“少爷从小心里就有阴影。你应该感受过少爷的多疑,对一切外人的不信任。”

    左小右默默地点了点头。是,最初来到夜睿居时,夜睿一直怀疑她在勾引男人,只要跟别的男人说一句话,他就会恨不得立刻马上掐死自己。

    “因为,莱茵走之前曾经告诉他,她会用一生去守护他。可是第二天她就在浴缸里割腕自尽了。试想,一个八岁的孩子如何承受母亲在眼前死去的模样。我伺候少爷长大,十三岁以前,少爷从来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每个晚上都会在梦里哭,说梦话,说莱茵说话不算数,好要照顾他一生的可是却不守信用。十三岁以后,他已经学会了控制自己情绪。”

    “你可能会觉得这是一个孩子在无理取闹,可是这是少爷的悲凉。莱茵刚一过世,佐薰为了莱茵和夜氏的资产不惜给八岁的少爷下了粟基。他的最初意识就是因为莱茵放弃了他,所以佐薰才能欺负他。”

    “他思念莱茵思念了二十年,也怨了莱茵怨了二十年。那是唯一给过他温柔的女人,也是唯一欺骗过他的女人。所以,他不允许任何女人再靠近他。”

    “少爷其实很早就喜欢上你了,只不过他不知道要怎么表达自己的感情,而又害怕你跟莱茵一样突然离他而去,他喜欢你又恐惧你会离开。所以那一阵你的日子过得不好,其实少爷也过得不好。”

    靳叔擦了擦眼睛,露出欣慰的笑容,“好在你一直都在。少爷也因为而开始学习喜欢一个人。你也许不知道少爷买过很多如何约会的书,西蒙还写过如何甜蜜爱恋的方案……”

    听着靳叔字字句句的回忆,左小右泪如雨下。原来,不是她一直在单恋,原来,一直以为夜睿都在喜欢她。

    她,真的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

    “后来少爷恋爱了,变得有温度,会体贴,那样温暖。”靳叔看向左小右,眼里有深深的谢意,“能让少爷好起来是因为你。”

    “你让少爷克服了内心被母亲抛弃的恐惧,让他像一个正常一样恋爱,生活。可是……”他的眼里闪过一抹痛色,“可是五年前你的突然出走,让少爷渐渐放下的阴暗面再次苏醒过来。”

    靳叔想到当初那一幕幕,声音突然哽咽了,呜呜着再也说不下去了。

    明思泽叹了口气,接过靳叔地话接着道,“你出走之后,睿儿的人格阴暗面变本加厉起来。那时候他也很痛苦,一方便知道你离开是为了粟基的解药是为了救他,可是潜意识里却无法你抛弃他不告而别。他每天自己跟自己争斗……”

    明思泽没有多说那些场面,但是可以想像夜睿这样高贵冷静的男人狂躁的自己骂自己时的样子,不是可笑,而是可悲。

    明思泽的心性比靳叔要硬一些,陈述事实也果断快些,只讲了来龙去脉和这次夜睿病发的严重性。

    “你回来后,我本来以为睿儿的病情会稳定些。没想到你为了小澈再次在睿儿的眼皮底下消失。你回想一下,那一次少爷是不是不太一样?”

    “而这一次,又是为什么,你该比我们更清楚。五年前睿儿可以说服自己你是为了救他而离开,上一次他可以说服自己你是为了救你们共同的儿子而离开;那么这一次,这个胡一青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我不清楚,但是,在你心里,一个外人难道还不及睿儿重要么?”明思泽怒道,“不说睿儿无法说服自己,我也无法理解。”

    左小右痛苦地摇摇头,“他怎么会有夜睿重要,他怎么会有夜睿重要……怎么会,怎么会……”

    她真的没有想过事情会变得这样严重。可是她怎么办?如果当时眼睁睁地看着胡一青被人打死,什么都没有做,她的余生良心又怎么会安?

    “好了,好了。别骂她了。”靳叔拍了拍明思泽,抹了把眼泪,看着左小右,“明叔叔只是着急了,你不要多想。昨天你明叔叔怕你出事,在睿儿的蛋糕里下/药还是他的主意。”

    嗔怪地看了一眼明思泽,左小右本身也不是什么心理健康的孩子,再被他刺激一下,两人都疯了才好。

    左小右咬着嘴唇,喉咙干哑灼痛,“我不会多想,不会的。”

    “今天我们找你来,是想跟你商量怎么救少爷的事。”靳叔看了眼明思泽,“这是你的专业,你说。”

    明思泽淡淡地说了夜睿的治疗计划。

    “什么?把夜睿关在笼子里?”左小右脸色立刻一变,断然拒绝,“不,我不会同意。我宁愿被他折磨死,也绝对不允许任何折辱他的骄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