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八章 洗干净
    :

    接下来的几天夜睿似乎都很正常,虽然床第间还是很频繁,但是起码可以出门了。

    会在书房处理公事,会去公司开会。但是不管他去哪里,左小右一定要在他视线范围内。

    以前她曾经觉得闷过,可是现在不会,她老老实实地配合他,哪怕上洗手间,她都会跟夜睿指示。

    “夜睿,我想上洗手间,你陪我去?”巡视完新落成的星夜广场,左小右握着夜睿的手撒娇。

    “左小右,你是猪吗?我是男人。”夜睿讽刺地扫了她一眼,可是神情却分外柔软,就连唇角的弧度都那样明显。

    “不,我害怕。”左小右摇摇头死缠烂打。夜睿不过是缺乏安全感,那她就给他很多安全感。告诉他自己有多需要他,有多离不开他。

    夜睿在她唇边亲吻,“好,我陪你。”

    星夜广场的二楼,长长的保镖队隔离开了围观群众。同行的公司高层,无一不赞叹,“夜少与夫人真是伉俪情深。”

    夜睿无视那些拍马的众人对西蒙道,“先走。”自己已经陪着左小右走向了洗手间的位置。

    冷淡的两个字,西蒙立刻会意,对各位公司管理者道,“大家都各自回去工作吧。”

    每一个星夜广场其实都有夜睿的专用卫生间,但是都在大楼的顶层。左小右本来就有些着急,为了哄夜睿又拖了会,一时情急就在二楼公厕了。

    好在是工作日,并没有很多人。

    左小右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夜睿一身华贵的站在洗手门口,站得笔直,一冷幽瞳冷冷地盯着洗手间的方向,仿佛这样目光就能将厚重的墙壁穿透了。看到她出来,眼底瞬间一松,张开双臂膀,叫着她的名字,“左小右。”

    就像五年前那一次次,他张开双臂她迈着轻/盈的步子飞快的冲进他的怀里。

    “夜睿。”左小右甜甜的笑着,飞快的向他冲了过去。

    可是没有撞到夜睿的怀抱,却撞到了一个人。

    “对不起,对不起。”左小右连忙道歉,刚刚她确实是看到夜睿张开手太激动了,所以完全没有注意旁边还冲过来一个人。

    “是你?”左小右弯下腰去扶,却看到他绑满了绷带的手,喜道,“是你,你怎么……”

    那人却一咕噜爬了起来,虽然腿脚有些拐瘸,可是那仓皇的模样让左小右不忍再追。她呆呆地愣在原地,眼底闪过一丝茫然。

    这人到底是谁,一次次救她,可是却一次次地逃走。

    是,逃走。每次救了自己之后就飞快的逃走,根本就不给她道谢的机会。

    “你认识的男人?”夜睿冷冷地看着她的眼神盯着那个男人消失的方向,周身戾气瞬间萦绕。

    左小右下意识点点头,“嗯,算认识,救过我几次。”

    “所以,是你的爱慕者?”夜睿的语气越发森冷,带着凛然的怒气。

    左小右这才回过神来,握住他还没有说话,夜睿已经甩开她的手,“去洗干净。”

    这是嫌弃她刚刚拂过那个男人。

    “好,好。我去洗。”左小右连忙冲进洗手间,再冲出来走到他面前,张开湿漉漉的手,献宝似的给他看,“看,我洗干净了。”

    夜睿冷冷地盯着她,啪,打了一个响指。

    很快一群黑衣人就进来清走了男女洗手间所有人,并拦住了洗手间的进入通道。

    左小右惊讶地看着他,“夜,夜睿……”

    他要在这种地方吗?

    左小右连忙讨好地笑着,“我们先回家好不好,我肚子好饿。”

    夜睿掐住她的下巴,眼里闪过一抹邪恶的光芒,手按在她的肚子上微微用力,“马上,我就会喂饱你。”

    左小右有些燥,她已经二十五岁了,已经结婚已经为人母,在这种地方难免放/荡些。虽然知道夜睿刚刚因为自己生气了,可是她心理多少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你要拒绝我么?”夜睿冷冷地扫视着她,眼里带着不容置喙的怒意。

    “没有。”左小右垂下头,面红耳赤。

    “没有就好。”夜睿一把将她打横抱起,直接进了男士洗手间,扯烂了她的衣衫,没有前奏的直接进入。

    左小右痛得不断地颤抖着,而夜睿却带着惩罚她的满足。

    “左小右,痛么?”夜睿一次次将她贯穿,声音带着十足十的威胁,“你可要好好记住这种痛,下次再敢当着我的面招惹别的男人,我就直接痛死你算了。”没有听到她说话,狠狠地掐住她的腰身,残酷地撞击着,“没听见?!”

    “听,听见了。”左小右痛得身子紧绷着,额头渗出细汗,脸色痛得失去了血色。

    她的身子被顶墙壁上,身子半悬在空中,全身的受力点都在他的身上,痛得连喘气的力气都没有。

    “听见了,就好好求求我。”夜睿不动了,捧着她的脸欣赏着她贝齿轻/咬的凄惨模样。

    “求你。”左小右微头顶在墙上,张着嘴艰难地呼吸,看着他的眼里却满是温柔,“求你,温柔点。”

    夜睿噗嗤一声笑了,捧着她的脸重重亲了一口,“左小右,你真可爱。温柔点怎么能算惩罚呢。我又不是那个笨蛋。”

    左小右知道他说的是谁,是那个被他压制住的会对她温柔的夜睿。

    她却佯装没听懂,闭了闭眼,微微探出点点舌尖,轻轻地描着自己干涸的唇/瓣,眨了眨灵动的眸子,“夜睿,给我……温柔的。”

    捧着夜睿的脸吻了过去,灵巧的舌尖勾住了他的。

    他对她也是有致命的吸引力的,唇齿间的纠结彼此肌肤的接触,让左小右的身体渐渐适应了他的存在,并涌出对他的爱意。

    夜睿掐着她纤细的腰身,狠狠地咬着她唇,闷/哼一声,“小妖精!”

    虽然左小右认错态度良好,但是回夜睿居的一路上,夜睿都没有跟她说过一句话。

    晚饭的气氛也很阴沉。虽然左小右很顺从还温柔,可是夜睿对她的态度都还是很冷淡。分明还是很生气的样子。

    回到房间趁夜睿上洗手间的功夫,左小右偷偷吃了一颗明思泽给的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