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九章 从来言语最伤人
    :

    明思泽的药是剂量极轻的助兴药,可以缓解因为夜睿的粗暴带来的疼痛。

    “你在吃什么?”左小右头一仰,药还刚咽下去就听见夜睿的冷喝声从洗手间门口传来。

    左小右连忙迎了上去,不着痕迹地关上了床头的抽屉,温柔的笑着,“我能吃什么呢,就是嗓子有点不舒服,喝了点水。”

    “是么?”夜睿沉着脸看着她,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我看看什么水要放在抽屉里的。”

    左小右心里一咯噔,刚刚她已经很小心的关抽屉了,没想到还是被他看到了。

    夜睿缓缓地走到床头打开抽屉,修长的手指捏起里面一只白色的盒子。明思泽恐怕就是防着夜睿看见了,所以盒子上在什么字都没有。

    夜睿冷冷地看着她,“这是什么?”

    左小右连忙赔笑着,“是维生素。维生素可以美容么。”

    夜睿淡漠地看了她一眼,“不是嗓子不舒服喝水么?”

    “哈哈,就是不舒服,吃颗维生素喝点水。”撒娇般地看着他,“就是漏说了一句嘛,不要这么计较了。好不好?”

    “好!”夜睿将药盒子递到她面前,“全都吃了,我就告诉不计划。”

    全都吃了,那她怎么受得住。

    看着左小右为难的样子,夜睿眸光森冷,一把掐住她的脖子,“还是根本就不是什么维生素。”

    左小右脖子一痛,呼吸的通道被阻断,喉咙火辣辣地灼痛着。夜睿动了真怒,下手一点没有留情,他的眼里带着狠戾的杀气,“这个世上,最不能骗我的就是你。你敢骗我。”

    左小右想说话,可是夜睿掐得太紧,窒息和疼痛让她不断翻着白眼,只好摸索着摸到药盒子,缓缓地往自己嘴里放。

    夜睿见状这才松了手,却并没有放过她,冷冷地看着她一颗颗将那药往嘴里塞,吃到第五颗的时候他才将盒子扔回到抽屉,语气里带着森然的关怀,诡谲恐怖,“维生素吃多了也是受不住的。”

    一把拉住要去上洗手间的左小右,递了杯水过去,“喝了。”

    左小右会藏药,五年前她就是那样怀上了夜睿的孩子。

    夜睿知道,所以,根本不给她机会。

    左小右这次不敢再犹豫,立刻仰头吞了,张开给做做轻松道,“看,我吃光了吧。我没有骗你。”

    夜睿这才做罢,只是神色还是那样冷峻。

    “睡吧。”难得睡前不索欢,夜睿径自上床。

    左小右听话地上了床。

    因为之前已经吃了一颗了,这会又吃了五颗,药性来得厉害,没过一会身体就已经燥热难当了。

    左小右咬着牙忍了会,小手便试探性地往夜睿怀里探去,见他没有反应便大了胆子往他下腹移去。这种公然挑逗,在左小右还是第一次,有些羞涩,但是本来就是夫妻,又是药性难当的时候她也顾不得体面。

    就在她的手快到腹下三寸时,小手便被夜睿握住了。

    “累了。”淡淡两个字,直接将她拒绝了。

    左小右有些委屈,明明是夫妻可是床第之间从来都是他说了算。她不过一次需要而已。

    虽然知道他有些不一样了,可是心里还是有些难过。

    她本身又是自尊极强的人,主动求/欢被拒,被扫了脸面,再也没有勇气像有些女人那样死缠懒打,纠缠上去。

    “我,去洗洗。”左小右硬是撑着下了床,一吐口声音已经不知不觉带了三分媚意。

    身体里仿佛有无数只小蚂蚁在缓慢地移动,轻轻地啃咬。四肢百骸每一个细胞都像被架在炙烈的火上烤。

    酥/痒难止,灼痛难当。

    像滚油里的青蛙,疼痛着,可是却跳不出来。

    左小右每走一小,光脚的肌肤一踩到地毯,那轻轻浅浅的摩擦感似轻羽滑过肌肤,挠心的痒麻地让她差点摔倒。

    从卧室到洗手间不过几米的距离,她生生走了十来分钟,每走一步就得停下沉沉地喘一口气,扶着墙没命地抖着。

    好不容易进了洗手间,左小右艰难地爬进浴缸里,哆嗦着打开了凉水。

    左小右伏在浴缸的边缘喘着粗气,当那一点点冰凉渐渐漫上她滚烫的肌肤时。她微眯了眼,不由自主发出一声轻叹。

    终于不那么难受了。

    就在这时,洗手间的门被推开了,夜睿束着睡袍大剌剌地站在浴/室门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仿佛欣赏又仿佛是嘲讽。

    “左小右,要真贱。”

    知道他有病,知道他已经不是他。

    可是当这样刻薄的话从他的跟里说出来的时候,左小右的心里还是狠狠地刺痛着。

    “怎么?我说的不对?”夜睿走在浴缸前蹲下,与浴缸里的她对视。漫不经心地撩/拨着那冰冷的池水,唇边有一丝轻蔑,“连水都能让你舒服,是不是?”

    话音落,眸光一凛,带着森然的恨意,“我一次不给你,你就受不住了。往后这样的时日多了,你还不四处找男人啊。”狠狠地掐住了她的下巴,“说,在佐薰那的五年里,没有跟别的男人做了?”

    左小右气得发抖,身子痛痒难当。

    屈辱和疼痛化为不断滑落的眼泪,落到她被药性刺激得艳/丽无比的红唇上。

    她的声音很轻,唇角带着无与伦比的悲凉,“原来,你怀疑这个。原来,你一直放不下这个。”

    原来,令他真正不安的,是在没有他的五年里,她是不是有了别的男人。

    左小右哆嗦着,眼睛睁地很大,悲凉的泪意不断地涌泄着。让他发狂的不是她五年的不辞而别,而是在不辞而别的五年里,她或许有过别的男人。

    呵呵~

    左小右轻笑着,可是下巴被禁锢在他的手里,张嘴就痛。她却仿佛一点都感受不到,不断地呵呵笑着。眼泪伴着笑意,不断落到通红的双/唇里,不是咸的,是苦的。

    夜睿将她狠狠往浴缸的另一端一推,长臂压在她的胸前,眼眸森冷,带着灼烈的拷问,“怎么?辰亦勋的床,睡得怎么样?”

    左小右淡淡地看着他,眼底涌起了一股绝望。

    从来言语最伤人,何况,那字字句句都来自至亲至爱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