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章 夜睿回来了
    :

    五年后的相遇,夜睿从来不曾真正相信过她还是他的。哪怕她不止一遍地说过她只有他一个男人。

    明明他说他信了,可是,事实上,他从来都不曾真正的相信过。

    那从y国到s市,这些时日的美好与恩爱是在干什么?做秀?还是在说服他自己要相信她?

    左小右闭着上,身体酥/痒难忍,而他近在眼前。可是,她再也没有拥有向他索欢的资格。

    她向他撒娇,因为她知道他爱自己;她在他面前卖弄风姿,因为她以为他爱着自己;她在他面前肆无忌惮地生活着,因为她以为在他的眼里自己还跟五年前一样。

    五年……时间真的好漫长。

    漫长到她犯了傻,天了真。以为洁身自好,守身如玉,自己无愧于心他便会一如继往的相信。

    错了,那是她的一厢情愿。她从来没有问过他的意外。没有问过一句,“夜睿,离开你五年,你介意么?你还爱我么?”

    没有。所以回国那天,她在沙滩说一句我爱你,他没有反应;她在床前捧着他的脸亲吻,说一句我爱你,他没有回应。

    因为,他的心底,在嫌弃着自己啊。

    左小右哆嗦着嘴,忍下那一难耐,带着变了音的悲凉,轻声道,“夜睿,去睡吧。”

    他不在眼前,她才可以放肆地哭一场;他不在眼前,她才咬牙熬过这一夜的难耐,不会显得那样不堪。

    她没有责备他的资格,因为五年前选择离开的,是她自己啊。

    自己选择的路,哪怕荆棘满地,哪怕折断了双/腿,她也会爬着走过去。

    哪怕此时一颗心千疮百孔,她也会靠自己走出这一困局。绝不怨他一分。

    左小右的假装不在意并没有让夜睿停下对她的羞辱,反而变本加厉。

    夜睿松开手看着凉水从灌满的浴缸里流了出来。抬手将水头龙关了,目光十分嫌恶地看着她药性下不断涌动的情潮,“怎么?不说?还是想想就已经让你受不了了。”

    左小右没有了他的禁锢,身子缩到离他远一点的地方,下巴虚弱地搭地蜷缩的膝盖上,轻声道,“夜睿,先去休息,好不好?”

    她的声音那么柔软,神情那样温柔。就像在哄一个任何的孩子,带着满溢的宽容。

    “不!我要你说!”夜睿失控地拍击着水面,突然拔声咆哮,眼底带着嗜血的狰狞,“不说,你今晚就死定。”唇角勾起一抹令人恐惧的丧心病狂,“吃了五颗百草香,用水怎么能够满足你!”

    百草香!原来那种药叫百草香。

    左小右轻轻地摇摇头,身体的异样让她吐字越发艰难,“我没事,我只是,吃了五颗维生素而已。不是,不是那种东西。”

    “不说是么?”夜睿打开了浴缸的水漏,那温溢的水立刻汹涌着一点点的沉了下去。

    “别!”左小右想拦着,可是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好在浴缸冰冷,她紧紧地贴着,这样会好一点。

    “告诉我,哪里来的药?”夜睿不再执着之前的问题,声音瞬间温柔下来,眼底带着一丝丝诱惑,“告诉我,宝贝,谁给你这种药,让你去勾引男人的?嗯?”

    左小右叹了口气,脑子里意识渐渐涣散,身子每一处都渴望着他的碰触。身子不由自主向他移去,可是仅有的意识却在紧紧地拉扯着她,让她没有做出那种丢人现眼的事。

    “是,我自己买的。”

    不能说是明思泽给的,那样就意味着她私下见过明思泽了,以夜睿的多疑一定会怀疑自己知道了他有病的事。

    “你还真是嘴硬啊。”夜睿长臂一探,立刻拽住了她的胳膊,狠狠用力,就将已经虚弱无力的她拉到了自己的面前。

    手指利落的剥掉了包裹着她的睡袍,露出已经呈现为粉色的皮肤,看起来像极了刚出炉的奶油蛋糕,十分香甜可口。

    男人的指尖邪恶地在她暴露在空气中肌肤上滑过,看着她在自己的指尖颤抖、压抑、轻吟。夜睿继续诱/惑着,“左小右,告诉我,是不是明思泽那个老头子给你的?”

    左小右咬着牙因为他的碰触身体发出了愉悦的回应。身体对他已经产生了强烈的渴望,仅有的理智在拉着她,“不能说,不能说。”

    左小右摇摇头,“不,不是。”

    夜睿眸光一冷,声音却很轻,“告诉我,是不是想要我?”

    药物侵占了她的身体,吞噬了她的神智,左小右意识里只有一句话,就是,“不是,不是……”

    不管夜睿说什么,左小右只是不断地摇头,哪怕身体被他掌握着,哪怕身体不断地他靠近。她的嘴里说的,从始自终都只有一句,“不是……”

    左小右觉得自己肯定要死了,身体不断的燃烧着,眼前再次出现之前那种白茫茫的样子。

    她听着耳边似乎有夜睿的声音,身体在他的碰触下不由自主的反应着。可是她却再也看不到他的样子,听不见他在说什么。

    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变得轻/盈起来,身体也不那样沉重。

    在最后一抹意识消失之前,左小右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夜睿,好想你。”

    好想那个会宠她疼她,护她如珠如宝的夜睿啊。

    就在夜睿将自己和左小右推到最后一轮顶点的时候,他的到了她那一句轻声的叹息。

    他胯间一紧,脸色瞬间一沉。

    左小右,她果然知道了。

    该死的明思泽!

    所有人都骗他,所有人都开始背叛他。

    很好,很好!

    左小右醒来的时候,体内的异样感让她微微蹙眉。

    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身子立刻被被趴着压在床上,男人身背后抱着她凶残地进入。

    “醒了?!宝贝!”夜睿自身后掰过她的脸亲吻着,眼眸里着一股熟悉的温柔。

    左小右眉心一展,主动迎合了他,低喃着,“夜睿,夜睿……”

    真好,夜睿回来了,她的夜睿回来了。

    夜睿停止律动,温柔地抱着她,柔声问,“他有没有欺负你?”

    左小右一怔,随后轻笑着,“你说什么啊。”

    夜睿伏在她的背上,亲吻着她雪白的天鹅颈,声音带着一丝丝愧疚,“对不起,左小右,我不应该骗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