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二章 爱的是爱我的左小右
    :

    左小右的眼神有些空洞,这几天以来她的视力越来越弱了,不知道是因为没有休息好还是因为之前泡了凉水头痛的缘故。

    可是她的神情很温柔,带着柔软的疼惜,“谁来我都不会走的。”

    “不,你会。”夜睿声音一沉,眼里的沉痛纷涌而出,“你会走。不需要任何来你就会走,只要我告诉你小澈病了,你就会立刻走掉。”

    左小右一惊,“小澈病了,他怎么了?病的怎么样?严不严重。”脸上的温柔转而担心,有些心急,上前抓住了夜睿的手,“夜睿,带我去,去看小澈好不好?不不不,你把小澈接回来,接回来好不好?”她又有些惊慌,“不,不能让他回来,不能让他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

    “你,果然,会走的。”夜睿看着她眼底一片悲凉,眸中有泪咻然而落。胸口堵着一团火,烧得他喘不过气。

    他骗她的,果然知道小澈有事她就会走的。看看她那惊慌失措的模样,她的眼里已经完全没有了他夜睿。

    “如果我告诉你,我的人伏在了左少卿回不易居的路上,你是不是要立刻去救他?”夜睿的眼底闪着幽冷的杀意,语气森然,“你是不是要走?”

    “铛”一声铮鸣,左小右的手铐一松,夜睿冰冷的声音就在耳边,“左少卿要不要去救?小澈要不要去看?你,左小右,要不要走?”

    左小右踉跄着退开一步,单薄的身体仿佛秋风中的落叶瑟瑟的颤抖着,眼泪不断地涌入颤抖的唇内。

    小澈,她要看的,那是她唯一的儿子,是她给夜睿生下的儿子,他们长得那么像。他那么小,那么懂事,从出生到现在都还没有好好感受过母爱。他生病了,一定会很想妈妈的,一定会很想要她的陪伴的。

    左少卿,她要救的,那是她没有血亲却胜似血亲的亲人,因为有他自己才能不因忘记水而忘记夜睿,因为他不惜以拱手千万资产她才能稳定在克莱斯家族的位置,为夜睿守身至今。他对她的恩情,她该以命相报的。

    她,是要走的。

    看着她痛苦抉择的模样,答案已经显而易见。留下来,在他的身边竟然是她需要抉择的事情。

    他,夜睿,在她的心里到底在什么位置?

    夜睿抓着她消瘦的肩膀,双眸猩红,胸口压迫着一阵阵排山倒海的疼痛让他喘不过气,“为什么?左小右,我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

    算什么?

    左小右自己也不懂了。

    明明是最重要的人啊,明明是为了他才努力挣扎着活到今天的啊。可是,好像,有的时候有些人真的会比夜睿重要。

    因为她也不喜欢他们有事。

    左小右捂着胸口沉沉地喘不过气,她糊涂了,被夜睿带入了一个怪圈。好像,自己真的在抉择,在选择离开他去救左少卿。

    可是明明,她爱的人是夜睿啊。

    左小右无措地摇着头,嘴里词句不清地为自己解释,“我,我只是去看看,看看就回来。对,就是看看。”

    是,她是不会离开夜睿的,只要小澈和左少卿没事,她就会回到夜睿身边的。

    可是,为什么,连她自己都觉得这样的解释那样虚弱无力的。为什么夜睿已经变成所有人安好后她的归属。

    为什么?

    精神力已经被折磨的疲惫不堪的左小右已经完全失去了自我精神意识。

    这个世上,爱情从来都不是活着的唯一目的。

    人生,除了爱情还有责任,还有人情。

    对小澈,她是责任,对左少卿,是人情。

    她的主观意识里对此有主观能动概念,可是,精神力逐渐薄弱下,她已经无法将这种意识整理表达出来。甚至,自己都模糊了,到底是为什么自己会需要确定他们安好才会留在夜睿身边。

    左小右有些慌乱地摇摇头,“不不,我不能离开夜睿,不能离开。”抱着脑袋用力地思索着,很辛苦地想着一举两得的解决方案,随后有些兴奋抓住了夜睿的衣袖,“夜睿,不要对左少卿动手,把人撤回来好不好?你,你让小澈跟我视频。”颤抖地伸出手,“把我的手机给我。不不,用你的手机,我们跟小澈视频,好不好?这样,我哪里都不去。哪里都不去。”

    两个精神临时奔溃边缘的人相互折磨着,再也走不出精神世界的怪圈。

    “左小右,为什么你的心里要装着那么多人。”夜睿抓着她瘦骨嶙峋的手放在自己胸前,“我的心里,只有左小右,只有你左小右。”

    他流着泪吻着她,力道越来越大,齿印穿透她轻薄的肌肤,留下一片片属于他的痕迹,他的泪。

    “不要走,不要想他们。”夜睿求饶似地看着她,“我让他们所有人都好好,你不要想他们,不要想他们好不好?”

    左小右瞬间安静下来,不断点头,“好。”但还是紧张地抓住夜睿的手,仰着头看着眼前模糊的他,“我可不可以和小澈视频?我想他。”

    “左小右。”夜睿毫不犹豫贯穿了她的身体,低吼着,“想我,左小右只能想我一个。”

    疼痛让她痛苦的皱紧了眉头,可是身体却出奇的湿润,他感受着她前的未有的舒适,将她的精神卷入自己给予的荒芜世界。

    第一次,在一次次失去主动意识的世界里,左小右喃喃的,不是“夜睿”而是“小澈~”

    她的突变别他更加暴怒。

    “停下,你这样会伤害她的,快停下。”夜睿的意识里有一个急切而微弱的声音在制止着他。

    “她的心里根本没有你,没有,没有。这样的左小右根本不值得你同情,你给我滚回去。”夜睿暴怒着嘶吼。

    “她是左小右,我的左小右,也是你的左小右。你也爱她不是吗?不要折磨她了。”微弱的声音渐渐响亮起来,这也让夜睿更加愤怒。

    “我爱的是爱我的左小右,是心里只有一个我的左小右。不是永远把我排在最后的左小右。不是!你给我滚,给我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