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七章 漂泊的灵魂
    :

    女佣拿过报告单,为难地看了一眼江浩东,有些不知所措,吞吞吐吐地想要拒绝,“夫,夫人,这上面全,全是英文,我,我哪里能看懂了。”

    话刚说完江浩东就忍不住捂脸,完了。

    果然,左小右轻轻叹了口气,带着一抹淡淡的讽刺,“我倒是瞎了,却不是失智了。夜睿居的人哪一个不会英文的?看来这夜睿居是容不下我一个瞎子。”

    站起身,十分干脆的摸索着往外走。

    “你要去哪里?”江浩东连忙拦住她,又狠狠瞪了女佣一眼。

    说谎也不会说个好点的,非要找个这么明显被看穿的。

    左小右摸到墙上扶着,“恐怕我是瞎了,夜睿避我不见,恐怕是嫌弃我了吧。”无畏地淡笑着,“这里容不下我,连佣人都睁着眼睛说瞎话欺负我这个瞎了。我还留在这里做什么?自然是去能容下我的地方。”

    “夫人!”女佣跪在地上泪流满面,“夫人别走。我念,我念就是了。”

    江浩东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这下子,师傅肯定是要打死自己了。

    没两个来回他就把真相给暴露了。

    左小右站在原地没有动,漠然道,“念。”

    女佣也不敢起来,跪在地上照着检查结果念了一出来“……视觉神经长时间经受药物的腐蚀,造成角膜损伤……建议一个月内做视网膜移植手术,否则……”

    女佣看了江浩东一眼,不敢再往下念。

    左小右紧张地竖起了耳朵,追问,“否则怎么样?”没有听见任何回答,立刻厉声问,“说!”

    她一向温和,这样肃重的口气却是五年来的第一次。

    女佣身子一抖,胆怯地看了江浩东一眼,看到他无奈地摆了摆手,只好接着往下念,“否则,将会造成永久失明。”

    晴天霹雳!

    左小右撑在墙上的手一松,身子软软地倚在墙上,眼泪从她无神的大眼里扑簌簌地往下落,空洞的而绝望。

    她的声音很轻,仿佛身体的力气都在这一瞬间被全部抽光了,“夜睿,在哪里?”

    他是不是嫌弃自己瞎了,所以才放着自己自生自灭?还是在为自己的视网膜忙碌奔波?

    “少爷正在为夫人寻找视网膜。”女佣道,“夜睿居在每一家医院都挂下了悬赏。”

    是了,z国不允许**视网膜移植。

    夜睿,会救她的。

    左小右摸着墙往外走,女佣和江浩东跟在身后,直到她回到房间才安心退开。

    江浩东连忙跑到地下室找明思泽。

    左小右摸索着坐在飘窗上,抱着腿紧紧地蜷缩着坐好,竖着耳朵听了会,确定没有人在。才将头埋进双腿间嚎啕大哭。

    她瘦小的身子缩在蜷起的腿间,剧烈的抽搐着。

    这一刻,她似乎有些明白为什么夜睿总是在怀疑自己。因为在知道自己瞎了的一瞬间,她最担心就是夜睿是不是不要她了。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这几天夜睿不在就是因为自己瞎了,嫌弃了。

    她瞎了,再也看不到夜睿,看不到小澈,看不到那些自己生命中那些最重要的人。

    一个月内找到能用的视网膜似乎并不难,但是以夜氏的能力,又怎么会连人都看不见?一定很难找。因为被忘情水灼烧过的眼睛一定很难找到配对的视网膜。

    因为江浩东的不解释,所以左小右陷入某种加深恐惧的幻想当中。

    生病的人最忌胡思乱想,可是生病的人最容易胡思乱想。末日的恐惧感在折磨着她们。对死亡和未知的恐惧在摧残他们。

    左小右在飘窗上整整坐了一下午,她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脑海里搜寻着所有世界著名盲人的典故。

    她一遍遍告诉自己没有关系,没有眼睛没有关系。左丘明完成了《左传》,荷马留下史诗美好的史诗《奥德赛》。

    还有海伦凯勒,她只奢望三天的光明。而自己已拥有了二十五年的光明,海伦凯勒想要看到的那一切,她都看过了,已经足了。

    左小右喃喃自语着,“不要害怕,不要害怕。没有眼睛可以看得见。我记得夜睿的样子,记得小澈的样子。”

    可是,她再也看不到夜睿老去,看不到小澈长的模样。

    左小右哭了一阵,又自言自语的安慰了一阵。她的身体和精神都已经很疲惫,可是她没有睡。她想看到夜睿。

    说到底,是她心里在恐惧着夜睿是不是真的嫌弃了自己。

    她想听夜睿亲口告诉自己,她想亲自去感受夜睿是不是真的不在意自己变成了瞎了。

    其实她跟夜睿一样,都是心里没有安全感的孩子。当了二十年的孤儿,心里的最底层还是住着一个漂泊无依的灵魂。他们彼此互为归宿,

    这一夜,左小右等到了天亮,为了不让自己睡着,她一直坐在飘窗上等。她时刻竖着耳朵在听,一有风吹草动就立刻惊醒过来。

    可是,整整一夜,夜睿没有来。

    左小右昏昏沉沉地熬了两三,第三天时,身子终于受不住昏睡了过去。江浩东立刻给她输了营养液。

    夜睿的神识也很昏沉,可是在盯着屏幕上的画面时却似乎有什么在渐渐苏醒。

    看着左小右坐在飘窗上痛哭的模样,他猩红的眼里不断的涌出泪来,脑海里的画面逐渐清醒。

    五年前某个时刻,他曾经拥她怀里,轻声叹息,“左小右,害你哭,就是我的错。”

    “左小右,我再也不会让你流眼泪。”

    左小右,左小右,左小右……

    他要抱她,左小右应该在他的怀里。

    她在等他,她在找他。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让我去见左小右,让我见左小右。”夜睿挣扎着嘶吼着,“明思泽,放我出去。”

    明思泽听到叫声进来,看着眼前这个仿佛困兽般的难人,心里不免心疼。但是他还是硬着心肠拒绝。“你现在一出去,就会前功尽弃。”

    “我看完左小右就会回来,我告诉她我不在意。我亲口告诉她。她才会安心睡觉。”夜睿吼着,“你没看到吗?她在等我,她需要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