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二章 似有似无的感情
    :

    左小右坐在花园的假山上晒太阳,洁白的纱布包裹着她的眼睛,一袭白色长裙笼住了她纤细的身体,宽大的下摆披散在假山上,让她看起来更加纤细赢弱。

    她的身边蹲坐着一条一直被关着的藏獒鹰犬。

    鹰犬经过很正式的训练,很听话。手术后的这几天都在充当左小右的导盲犬。

    似乎听到什么声响,鹰犬站了起来,左小右笑着摸了摸它的脑袋安抚它坐下,“不用紧张,家里不会有坏人进来的。”

    花园都装着监控不可能有什么人能潜入的。

    鹰犬看了一眼某处,确定没有危险这才又坐下了。

    在夜睿居的入口处,左少卿扶着车门站着,远远地看着左小右的模样,刺眼的阳光让他眯起了眼睛。淡蓝的眸子里看不出悲喜,可是紧握着车门的手出卖了他的担心。

    “喂,喜欢她就去告诉她啊,担心她就去问啊。左少卿,你这个胆小鬼。”傅青玉是跟踪过来的,可是她看着左少卿硬是站了一个小时不进去,窝火的从一辆十分朋克的小车里钻了出来,来到左少卿面前不屑地讽刺。

    左少卿看都没有看她一眼,看着左小右摸索地从假山上下来,牵着獒犬慢慢地往主别墅走。阳光下,她步履轻/盈,看不出是眼睛不便。

    明思泽已经给他打过电话,说过左小右的手术很顺利。他不担心的,可是又忍不住过来看看她。她,也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啊。

    小澈问过他想不想妈妈。

    他想,当然想。他的生命里有两个妈妈,一个是生育他的母亲,还有一个是救他于为难的佐依。在欧家家破人亡之的,佐依给了他拥抱,让母爱在他的生命中持续下去。

    佐依给他的关爱,是左小右从来都不曾得到过。

    他和左小右,或者只有他跟左小右两人才会清楚,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是彼此依偎的唯一的亲情。

    只不过,他又需要向谁解释?谁都不配!谁都没有那个资格!

    看着左小右的身影消失在主别墅的门口,左少卿附身钻进了车内,引擎发动时,淡淡地扫了傅青玉一眼,“不易居已经整理好傅小姐这几日在不易居寄住产生的所有费用,傅小姐结算完就可以离开了。”

    “嗳?”傅青没有回过神来,什么意思?要自己结算在不易居的费用。怎么这么小气,她才吃他多少东西。

    “什么?!”傅青玉后知后觉得地反应过来,“你怎么知道我住在不易居?我明明藏得那么好。神不知鬼不觉……”

    话还没说完,左少卿的车子已经绝尘而去。

    气得傅青玉在原地直跺脚。到底是怎么知道自己住在不易居的。随后又嘿嘿地笑了起来,住了这么久都不拆穿她说明,嘿嘿,说明左少卿对她也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傲娇的脑袋一扬,想要她走,那根本就不可能!

    哒哒跑回自己的小朋克车内,正要跟上去,手机就响了,里面传出一个急切地男音:“小姐,不好了。夫人被绑架了,应该是董叔的人干的……”

    xx@@

    傅青玉问候绑匪的祖宗十八代,飞快地将车子调转了车头往机场的方向冲去。途中不忘给左少卿打电话,可惜对方一直没有接听。

    傅青玉只好给他发了语音消失,着急声音里带了一抹甜腻腻,“亲爱哒少卿哥哥,我要回y国一趟,欠不易居的钱下次一起还哦。”

    说完,电话一扔,眼里闪过一抹冷厉。

    那帮老古董整不了她就抓她妈妈,简直可恨。

    是夜,若森哄完了小澈睡觉,走出房间门时没有看到躲在铁树后的人,俊逸的眉峰勾了勾。叫了声,“若森。”

    “是,少爷。”若森从黑暗处走了过来,“傅小姐回y国了。”

    左少卿淡淡地嗯了一声,“那样最好。”

    生命羁绊的人,还是越少越好。

    若森犹豫道,“好像是傅夫人被董云的人绑了,傅小姐赶回去救人的。我们要不要帮忙?”

    左少卿摇摇头,“不必。她既然接手青鹰,自然该有所承担。”

    优雅的迈着步子往自己的房间走去,走了几步,忽而停住,“没有生命危险不必插手。”

    还是没有办法视而不见。

    若森垂下头,唇角扬起一抹笑意。

    左少卿淡淡地扫了他一上,没有忽略他微扬的唇角,温声道,“听说夜氏有意城北那块地,我也有意投了做影城。”声音有些微妙,“下月招标,你去处理。别让我失望。”

    若森一怔,正想说什么,左少卿已经进了房间,关上房门。

    夜氏z国区,西蒙主持,他过去……想到之前种种,若森默默叹了口气。

    西蒙之于夜睿,就像自己之于左少卿。西蒙定然不会为了自己放弃那块地的,何况现在夜睿的状态,西蒙一定竭尽全力让夜睿少操心。

    揉了揉眉心,不解地转回自己房间。刚刚到底做了什么少爷生这样大的气。都迁罪西蒙了。

    而此时的夜睿居却亮了一夜的灯火。

    明思泽忙碌地在地上地下穿行着。

    夜睿进入到最后阶段,发狂和理智不断争执着,夜睿就像一头被困的野兽,一向干净的脸上蓄满了胡子,幽黑的瞳孔染满了红血丝,就像一头被困住的雄狮,一阵阵怒吼破开静谧的空气,震得人耳膜嗡鸣。

    明思泽和江浩东都戴着耳塞,两人站在夜睿面前交流着数据,笼子周围的发出肉/眼可见的电光。

    “你别想控制我,谁都不能控制我,谁都不能!”夜睿嘶吼着,膨/胀而起的肌肉撑裂了衬衣。也挣松了下固定在笼子里的锁链。

    “师傅,不行,铁链会要被扯断了。我们叫人进来帮忙吧。”看着束在铁笼上空的锁链摇摇欲坠的样子,江浩东脸色一变,这样的夜睿已经达到粟基毒发的力量。要是他突破铁笼出来,夜睿居没有一个人能拦住他。

    “你傻吗?”明思泽狠狠地拍了一下江浩东的脑袋,“睿儿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能让外面那些崽子看见。”

    :左少卿和傅青玉的爱情故事从这里开始。他们的故事里也会有左小右有夜睿智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