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三章 找到夜睿
    :

    心里,明思泽跟左小右一样护着夜睿尊严和骄傲。

    明思泽淡淡地扫了江浩东一眼,“加大电流。”

    江浩东额头沁着密密麻麻的汗,声音都有些哆嗦了,“师,师傅,已经到25hz了,已经超过标准了。少,少爷,会不会顶不住了。我们,我们还是人为控制吧。”

    “放你/妈的屁!”明思泽脸色也不比江浩东好到哪里去,脸上的肌肉都紧张地颤抖着,但是这是夜睿的骄傲,他必须得护着。

    夜睿可以是绿巨人,可以是恶魔,但是,不能是神经病。

    他不允许夜睿是别人眼里的神经病,特别是外面那一帮子天天都跟着他的人。

    明思泽的手有些抖,看着夜睿,克制着有些发抖的声音嘶哑着声音说,“睿儿,一定要撑住。小右在等你。”

    “滚,明思泽,你给我滚。别想杀了我,谁都别想杀了我。”夜睿怒吼着,疯狂地挥舞着胳膊,扯动着锁链叮当作响,铁笼子不断地摇晃。

    他的手紧紧地抓着笼子的铁栅栏狠狠地撕扯着,笼子上的电流飞窜着从他的指尖穿透他体内,超安全标准的电流灼击的他膨/胀的肌肉不断的抽/搐,痉/挛。

    可是他却仿佛没有痛感,铁栏栅的缝隙不断地扩大,展开。

    他怒吼着,“谁都别想杀了我!你们谁都不可以。”

    心里的声音时轻时重,“从来都没有人要杀了你,没有人对你有敌意。我们只是要更加理智地对待左没小右。”

    “她喜欢的是你,是你,不是我。你们都想杀了我,不可能……啊……”一声怒吼,哐当一声铁栅栏被生生扯出一个豁口。

    江浩东苍白着脸,脚下不由自主一个踉跄,额头滚落大滴大滴的汗。

    这下死定了,这种状态下的夜睿可是能赤手打烂机器人的啊。这一拳头过来,他的脑子就要跟砸地上的西瓜一样,脑浆飞溅了。

    明思泽脑门上的汗大滴大滴地往下滚,却再也没有勇气加大电流控制他。再增一个档,夜睿就要被电死了。

    增强的电流,明灭了屏幕上的画面。

    左小右自睡梦中惊坐而起,尖叫一声,“夜睿!”

    鹰犬立刻噌地跳到床/上,来到她身边卧倒。

    左小右抹去额间的汗珠,沉沉地喘着气。

    “鹰犬,我刚刚梦到夜睿了。”而内容她根本不敢说。她梦到夜睿乘坐的飞机失事了。

    左小右摸/到床头的手机给夜睿打电话,还是关机。

    从那天夜睿打电话到现在,整整一个星期,夜睿的电话都是关机。如果说之前是为了找视网膜,那现在她已经动完手术了,他为什么还不出现。

    是不是……

    左小右不敢再往下想。

    手术后的这两天,她拼命地告诉自己不要去想夜睿,不要哭。一切等纱布拆了,眼睛看得见了再说。可是现在,她等不下去了。

    如果眼睛好了,可是她却再也见不到夜睿了,那她要眼睛还有什么意义。

    左小右摸下床,换好衣服,找到自己的包包,确定里面有钱后。拿好拐杖,给鹰犬系上项圈,拿了一件夜睿的睡袍给鹰犬闻,“鹰犬乖,好好闻,我们要去找夜睿。”

    她不知道现在外面正天黑,拉着鹰犬出门的时候,值夜的女佣立刻走了过来,“夫人,您要去哪里?我送您去。”

    “辰亦梵在家吗?我让他带我去。”找夜睿一定要最亲近的人。

    “辰少还在睡。我去叫他。”女佣立刻往后园跑去。

    鹰犬带着左小右飞快地往门口移动着。出了大门,鹰犬还在走,左小右拉都拉不住,“鹰犬,我们要去找夜睿,要出去,不是去后园。我们要等辰亦梵来给我们开车。”

    鹰犬转过头冲她嗷嗷叫了两声,拉着她继续往前,时而还停下来嗅一下。它的抽息声很大,左小右竖着耳朵听出来他是在闻着找什么。心里不由一咯噔,夜睿,难道就在夜睿居里。

    为什么他在夜睿居不跟自己联系?为什么要故意避而不见。

    他不是在意自己看不见,那是为什么?

    左小右跟着鹰犬往后园走去,也逐渐冷静了下来。脑子里不断重复那天夜睿打电话时说的话。

    那天接到夜睿的电话太高兴了,高兴的她都忽略夜睿话语里的紧张和急切。

    夜睿啊,怎么会紧张,怎么会焦急。而且,好像有什么在逼着他挂了电话,最后几句语速那样快。

    “左小右,不要走,等我回来。不要走……”

    他怎么知道自己要走?!

    轰!脑子里炸出一道白光,夜睿在监视自己。他知道自己的状态。

    他在监控室?不会不会,监控室就在楼上,鹰犬应该带自己上楼才是。

    左小右蹲下/身,摸着鹰犬的脑袋,把夜睿的衣服递了过去,轻声道,“鹰犬乖,再好好闻闻。”

    这一回鹰犬进入的是江浩东的院子。

    左小右竖着耳朵静静的听,里面没有人。

    鹰犬带着左小右走到地下实验室,却没有进去而是去了另一个方向。

    左小右的手有些抖,那是夜睿居的地宫所在。有地下广场,也有……审讯室。

    她知道地宫的存在,却不曾去过。因为那里大部分都是夜睿居保镖的训练营。她去并不方便。

    但是,鹰犬去的并不是她所知道的训练基地。

    左小右小心的滑着拐杖往前走,越往前走,身体就越冰冷。那里仿佛是一个冰窟,连呼吸都带着一股刺骨的冰凉。

    越走越深,越来越凉。

    左小右揉了揉开始起鸡皮疙瘩的胳膊,小声问,“鹰犬,这里是哪里?”

    回答她的不是鹰犬而是一声震耳欲聋的嘶吼。

    左小右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脸色瞬间苍白。

    夜睿,是夜睿的声音。

    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她敢肯定是夜睿,是夜睿。

    “快,快点。”左小右加快了移动拐杖的频率。

    这个时候,她再笨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明思泽和靳叔背着自己给夜睿治病了。

    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气愤,左小右的身体直发抖,几次撞到附近的墙壁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