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五章 我们在一起
    :

    她的声音在颤抖,却怕他感受到自己的情绪努力地克制着自己的声音。

    可是她忽略了一点,夜睿不是她,是可以看到她脸上神情变化的。

    她脸上的心疼让他欣慰,让他满足,也让他那颗恐惧的心也渐渐安定下来。

    夜睿捧着她的脸,柔声道,“笨蛋,刚做了手术不要流眼泪。”轻笑着,“我不想再让他伤害你,让他走,我们就都会和以前一样。”

    “不,不,不是的,不是的夜睿。”左小右摸索着捧住他的脸,如果她现在有眼睛,此刻一定充满了柔情,因为此刻的她连面容都那样柔软。

    “夜睿,我知道,两个都是你,都是夜睿。不管是哪个你都是你,我都喜欢。我们不需要去控制他。生气的夜睿,温柔的夜睿,都是夜睿啊。像看不见的我,看得见的我,夜睿都不嫌弃一样。我又怎么会在意夜睿呢。”左小右亲吻着他,声音带着化不开的温柔,“我爱你夜睿,不管是哪一个夜睿,我都喜欢。所以,不用刻意赶他走。他,也是你啊。”

    夜睿的身体渐渐柔软,左小右说喜欢他的,爱他,并不嫌弃他。

    膨胀的肌肉渐渐软化,眉宇间的戾气尽散,他紧紧地抱着左小右,“左小右,你爱我,真好。”

    明思泽看着数据变化,缓缓松了一口气,对江浩东打了个手势。

    江浩东立刻冲了进去,对左小右道,“小澈晕倒了。”

    左小右一惊,连忙道,“把手机给我,我给左少卿打电话。”

    而在此时抱住她的夜睿胳膊一紧,周身冷气再现。

    左小右腰间一紧,仿佛一股力道过来要将她拦腰折断。她知道夜睿在吃小澈的醋。

    左小右忍着没有喊痛,柔声安慰着,“夜睿乖,小澈是我们的孩子。四年前我很辛苦生下他的。”她忍下所有担心轻笑着,“那个时候你天天让我吃药,可是我害怕有一天我报仇回来,你爱上了别的女人,我怕我争不过她们。所以跟江浩东偷偷问了藏药方法。就是想瞒着你生下你的孩子,那样就算你爱上了别人,我也可以告诉她们,我有你的孩子。”

    她调皮的笑了,“我是不是个坏女人?就是不准你喜欢上别人,不准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就是这么自私,这么狭隘。你可不许嫌弃我。也不许嫌弃小澈,你要是嫌弃小澈,说明你想娶别的女人,是不是?想告诉所有女人你没孩子,她们还有机会,是不是?”

    说完还做作生气的别过头,“哼!我一定要把小澈保护好,母凭子贵!”

    夜睿的气息渐渐平复,戳了戳她的鼻尖,“左小右,你怎么这么笨。江浩东那个蠢货肯定是在骗你的。小澈在不易居,有东叔在,就算晕倒了,也该立刻抢救,查出了结果再告诉我们。”

    原来左小右是为了羁绊住自己才生下的孩子。原来她也跟自己一样害怕失去自己。

    夜睿,你才是真正的大笨蛋。

    心里的声音不断强大,“看,左小右她,真的很爱我们啊。”

    “对哦。”左小右听罢嘿嘿地笑着,“我们家有你一个这么聪明就够了,我笨点没有关系。反正有你在。”

    反正有你在……

    这一句话大大地取/悦了夜睿。

    “左小右。”夜睿抱着她,声音渐渐温柔,“想要羁绊住我一个儿子可不够?”

    “难道你还真的想要别的女人?”左小右休佯怒发捶打着他的胸口,“我告诉你,夜睿居有我一半,这辈子,要是敢有一个女人想要进我夜睿居,我一定会把夜睿居推倒一半,看你们住哪里!”

    “左小右,真笨。”夜睿戳了戳她的小鼻子,“想要羁绊住我,光小澈可不够。”咬住她的唇,“再给我生个女儿。左小右,给我生个女儿。这样,我就不吃小澈的醋。”

    原来是这样,左小右脸一红,但还是毫不犹豫地点点头,“好。我们再生个女儿。”

    明思泽看着仪器的数据不断稳定下来,长长舒了一口气。

    看样子算是过了。

    这里空气寒冷,夜睿怕左小右冻着,让她先回去睡。左小右则抱着他摇头,“不,我陪着你。你抱着我我就不冷了。”

    这一夜,在阴暗的地下室,夜睿和左小右在潮/湿的地上睡了一夜。

    虽然江浩东后来抱了自己的被子过来,夜睿还是怕地下潮/湿,硬是把左小右抱在自己身上睡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明思泽整理了所有仪器,解开了夜睿手上的镣铐时惊醒了还在沉睡的左小右。

    “可以走了吗?”左小右摸/到夜睿的手腕,没有镣铐的束缚,却带了一道极重的凹痕。

    左小右心疼揉着,把手抓到自己唇边轻轻地吹着,“痛不痛?”

    “不痛!”夜睿一把将她打横抱起,直接往外走去。

    “泡泡温泉吧。”明思泽拍了拍他的肩膀,拖着疲惫的身体跟着他往外走。

    夜睿停住脚步,没有回头,声音却已经柔软了很多,“谢谢!明叔叔!”

    说完耳尖一红,趁明思泽还没有反应过来前抱着左小右飞快地走了出去。

    明思泽一怔,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看向江浩东,十分不确定,“他刚刚叫我什么?”

    江浩东十分老实地告诉他,“明叔叔。”

    明思泽立刻惊喜地叫了起来,冲着夜睿的背影追了过去,“嗳,我说,我说以后也都这么叫知不知道!”

    可是那幽冷的地下室哪里还有夜睿的身影。

    明思泽抹了把脸,因为憔悴而苍老的脸上露出一抹难以控制的笑容,“臭小子,老子等了等十年才重新听到这么一声。”

    江浩东看着他兴奋成这样,直愣愣地叫了一声,“明叔叔!”

    他也可以叫啊。

    话音刚落脑袋瓜子就被狠狠地拍了一下,“叔什么叔,知不知道什么叫尊师重道。”

    江浩东一脸委屈,“不是您自己喜欢别人叫你叔叔嘛。”

    “你也知道是别人。”明思泽十分无语地看着这个情商为负的徒弟,摇了摇头,“算了,你说了你也不懂。罚你给我搓背。关了这么些天,我都臭了。”

    江浩东再次耿直道,“师傅身上的味确实比少爷身上的都在重些。为什么?明明师傅都在外面坐着。”

    一万头草/泥/马从明思泽头顶奔腾而过。老头满脸黑线,所以他为什么要收江浩东这样的徒弟,一定是上天嫉妒他的才华看他不顺眼,专门找个人来气他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