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七章 成为他的骄傲
    :

    三个月后,左小右在某视台后的化妆间里化妆,她的面前摆着一本书,鎏金的宋体大字下方写着“翻译,左小右”。

    一个月前左小右翻译的这本书果然被评上诺贝尔文学奖。因为她提前翻译完成,在作者荣得诺贝尔奖的之后,也令左小右完成的译本成为国内的畅销书。

    因为这本身就是一本很冷门的书,它的出线令很多人大跌眼镜。所以左小右的文学眼光也成了媒体的热点。

    “夫人,马上就好了。”化妆师有些紧张,不是因为左小右,而是因为左小右身边那虎视眈眈用护犊子人的眼神盯着自己的某个男人。

    左小右感受到她手的颤抖,转头对某个男人道柔柔地笑着,“夜睿,公司要是忙,不用陪我也可以。”

    就是一个普通的采访,他却比她还要紧张。不但带着一队保镖占领了整个化妆室的走廊,自己还亲自在里面监督着。

    “不要。”夜睿傲娇拒绝,“y国的s级逃犯入境了,我们还是小心点。”

    主要是,那个嫌犯,是佐兰。

    很明显,她的出逃就是冲着自己或者左小右来的。

    但是不管冲着谁,她要找的一定是左小右。因为相对于夜睿,左小右更容易控制一些。

    左小右没有说话,看向化妆师歉意地笑笑,“要不然就这样吧,我看也差不多了。”

    再这样下去这位化妆师都要吓了病来了。

    “谢谢夫人,谢谢夫人。”化妆师连忙退了出去,站在门口抹了把汗。默默地从一排黑人中穿了过去。

    都说夜睿宠夫人,没想到竟然宠到这种变/态的地步。

    但是也太夸张了吧,有人越狱就这么小心翼翼的。那她们这些没有保镖的单身狗还出不出门了?

    化妆师摇了摇头,每天生怕自己被杀了,有钱人的这种活法也挺可怜的。

    “爸爸,妈妈……”稚/嫩的声音响起。

    小澈从门口好奔了进来,跑到左小右面前,将手里的一束百合送给她,“妈妈,给你花。”

    夜影则跟其他保镖一起侍在了门外。

    “谢谢小澈。”左小右亲了亲他的脸,柔声问,“小澈怎么没有跟师傅好好学习呢?”

    小澈正色道,“师傅说,今天是妈妈的大日子,我们要来给妈妈鼓励。”指着外面,“师傅和江师兄已经在观众席上坐好了。妈妈你怎么还没有出去?”

    正说着,工作人员就过来通知她了,“夫人,准备候场了。”

    左小右看向夜睿,“带小澈一起去观众席吧。”

    夜睿却握住了她的手,“我先送你过去。”看向小澈,“你有意见吗?”

    小澈立刻摇头。

    夜睿满意地看向左小右,“他没意见。”

    左小右对他这种恐吓式的教育简直无语,只好拉着小澈的手道,“那小澈就和爸爸一起先送我过去喽。”

    “好。”小澈立刻点点头,牵住了左小右另一只手。

    一家三口,缓缓地走在被黑衣人夹道的长长走廊上。

    左小右一身简单的衬衣半裙,知性淡雅,夜睿一身黑色休闲服,强大的压迫感让他生生把一件休闲服穿出了正装的气势。

    小澈跟夜睿一样,也是一身黑色。一大一小,像极了巡狩的暗夜王者,自带冷冽。

    节目录制正式开始,主持人是业界名嘴,语速很快好,前半部分几乎都是她的说。左小右礼貌地倾听。

    “这是一本极冷门的书,左小姐是为什么会选择去翻译这本书呢?而且您身为一个集团公司创始人,是怎么去调整你的工作时间去完成这么庞大的翻译工作呢?”主持人向观众,激动地说,“朋友们,左小右翻译的不只是一个z文版本,还有r文、h/文、f文版。现在这本书在这几个国家,就只有左小右这一个翻译版本。”

    台下响起一片震耳欲聋的掌声,小澈看着台上目光灼灼,原来妈妈很厉害呢。

    夜睿看着台上那个至始至终都很温驯的女人,心里满满的骄傲,那是他的女人,他一个人的。

    左小右轻笑着,“其实公司的事并不是我打理的。都是我学长在打理。我其实是一个没有工作的闲人。所以我有很多时间去翻译。”

    “而我为什么要翻译这本书,其实也很简单,偶尔在书店的时候看到了。很喜欢,就想试试翻译看看。”

    她并非涉世不深的少女,面对媒体她小心谨慎。

    主持人也是个心思玲珑的,见她不愿意多谈也不勉强。毕竟有夜睿为背景,就算为了挖料,她也不敢勉强。便转而问道,“那您能跟我们大家说说为什么您会选择做翻译呢?毕竟您有更多更好的选择。”

    是,她现在有很多选择。但是以前的她没有选择。她必须从所有专业里选择出毕业后容易就业的专业。但是她很高兴,自己选择了外语。

    左小右将目光投向观众席上,唇角扬起一抹幸福的笑容,“因为这是我唯一擅长的事。”

    她垂头轻笑,“是,我是可以什么都不做就可以过得很好。我的爱人他不嫌弃我什么都不会,我的儿子也不会嫌弃我什么都不做。”

    她抬起头看向主持人,“可是,全世界的人都会嫌弃夜睿有一个一无事处的老婆。”她的目光拉得很远,仿佛回到当初与夜睿初遇时,“五年前我还是s大的一名学生。一无所有的我,一无事处的孤儿凭什么可以得到夜睿的爱呢?”

    主持人接口道,“其实你大可不必理会那些闲言碎语。而且,现在你是y国女皇授勋的女公爵,怎么会一无所有呢。”

    左小右摇摇头,“爵位和公司其实都是别人给的。父母的死亡给我留了公爵的衔位。哥哥的帮助,学长的支持让有了我这个投资集团的创始人。说到底,都不是真正属于我自己的东西。”

    “你说的对,我其实可以当自己的闲人让别人去说。可是……”她看向夜睿,看向小澈,眼里带着说不出的温柔,“我不想只沾别人的光。我也想可以成为他们的骄傲。也希望有一天别人在看八卦的时候说,夜睿的眼光很好呢,左小右很厉害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